核武談判 影響擴及中東各國、肯亞百餘基督徒死 肇因內部治理問題、信仰自由與婚姻自由 美兩州意見拔河 (20150410 醒報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5/04/12 11:54 點閱 1290 次
伊朗核計畫主要位置。(photo by Wikipedia)
伊朗核計畫主要位置。(photo by Wikipedia)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受訪者: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教授)
整理:周佳蓉、陳昱穎、鄭宇晴

一、核武談判 影響擴及中東各國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伊朗核武談判問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總是一再遇到困難。西方國家希望伊朗限武,但他卻用各種藉口及條件不限武,請嚴老師跟我們談談,伊朗限武到底有什麼困難?

嚴震生:伊朗擁有核能,但他本身是產油國,並不需要核能發電。當他具有核能廠,就會產生誘因,以濃縮鈾製造核武。西方國家擔心他們無法有效處理核廢料,也擔心伊朗會分離核能作為軍事核武之用,因此採取制裁。

【制裁生效 伊朗低頭】
大家認為假使西方國家願意接受伊朗自己的核武限制,即可解除他對伊朗的軍事制裁,從這次談判後達成的協議,顯示伊朗已說服西方國家,伊朗的核武在於和平用途。

其中包含專門用以分離濃縮鈾的離心機,伊朗願意從1萬9千台減少至6千台;同時也關閉一個離心機做為研究中心,並且不會研究濃縮鈾的問題。濃縮鈾的儲存量到達一定程度時即可作成核武,針對這部分,伊朗也願意降低儲存量,並讓國際原子能總署到現場檢查監督。

伊朗現在有能力製造核武,若沒有跟西方簽協議,大概2、3個月之間就能發展,但因達成協議而擋下其核武發展。我認為伊朗願意接受自我的限制,是因為他希望能趕快解除經濟制裁,他擁有技術,未來要發展也不成問題,可以說伊朗是以退為進。

問:這裡看出有兩個問題,國際間僅對準伊朗,但其他國也有核能及核電,為什麼伊朗成為眾矢之的?另外,顯然國際對伊朗經濟、工商業的制裁已奏效,使其不得不低頭。

【五強拒他國擁核武】
嚴震生:其實台灣也有發展核武的能力,以前也被關注過,即使到了現在,國際原子能總署還是會不定時檢查我們,以防我們累積濃縮鈾,或儲存任何發展核武的材料。

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5國,加上德國與伊朗進行談判,而常任理事5國與印度是目前全世界公開擁有核武的國家,而其餘想要擁有核武的國家,都被認為不適合,諸如北韓、伊朗、伊拉克以及巴基斯坦都想發展核武,但他們也被視為是不負責任的國家,所以不讓他們擁有核武。

然而對伊朗來說,核武是國家用來對抗外敵有效的武器,而他現在願意做讓步,西方制裁將會結束,也會對中東局勢產生衝擊,包含沙烏地阿拉伯還有產油國也會擔心,一旦經濟制裁結束,石油也將回到經濟市場。現在油價已很低了,擔憂以後會不會更低?

【談判將影響中東】
另外沙烏地阿拉伯是產油國中最多的,他能有主導權是因擁有經濟制裁權。然而位居第3大儲油國的伊朗將進入市場,馬上衝擊沙烏地於OPEC的主導能力。而由於伊朗是什葉派、沙烏地是遜尼派,因此沙烏地阿拉伯也不願意看到伊朗跟西方和好,雖對於西方國家是好事,但許多中東國家皆不願見到此狀況。

問:由於牽涉到石油市場,並影響到全世界,我們都很關心伊朗跟6強的核武談判。另外,談判也牽涉到伊朗與以色列及沙烏地阿拉伯之間的矛盾,彼此皆擔心自身實力的消長。談及核武,似乎每個國家皆想擁有,當擁有了核武就能增高自身價值,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嚴震生:有人認為說,各自擁有核武能達到恐怖平衡,愈多國家有核武,就愈沒有人敢動用核武,因為害怕他國也以核武報復,這叫作「刺蝟理論」。但另一方面,有些國家認為只要擁有更多的核武,在他國攻擊時不只能消化,還能有下一次反擊的能力,到最後又成為軍備競賽。

當然,我們並不樂見此情形,因為各國擁有的核武已經可以毀滅世界很多次了,希望人類不要朝這方向走。

二、肯亞百餘基督徒死 肇因內部治理問題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在肯亞發生很嚴重的恐怖攻擊,而這場校園屠殺慘案的罹難人數已經超過一百多人,這件事也引起全世界的緊張和壓力,這些聖戰組織到底是不是還在製造恐怖,請嚴老師分析。

【肯亞周遭矛盾多】
嚴震生:肯亞是東非的一個國家,和索馬利亞有銜接的地方,索馬利亞幾乎全國都是索馬利人,是全非洲少見的非多族群的國家。可是很多索馬利人住在肯亞或衣索比亞,有一個「大索馬利」的理想,就是希望把所有索馬利人居住的地方,統一成為一個國家,所以過去才發生索馬利亞和伊索比亞的衝突,或是索馬利亞跟肯亞之間的矛盾。

肯亞過去是屬於軍閥割據、無政府狀態的時候,他跟索馬利亞聯手支持了一個中央政府軍,把伊斯蘭青年軍趕出了首都奈洛比,伊斯蘭青年軍的勢力過去曾經控制肯亞南部很大的一個地方,之後就削減了,所以非常懷恨肯亞,認為肯亞協助政府軍打擊他們。

【大學及購物城屠殺】
第二個,還有很多索馬利人在肯亞,結果肯亞對索馬利人是那樣不好的態度,我覺得基本上的矛盾就在這裡,所以才會有約2013年在肯亞奈洛比的購物中心恐襲事件,當時的攻擊造成67人死亡,而這次的賈瑞沙鎮大學是在奈洛比的東北部,靠近索馬利亞的地方,有148個學生加上軍人和警衛死亡。

其實只有4個恐怖份子,但他們帶著機關槍掃射,像是在執行死刑任務,他們抓了這些學生一個一個問,如果是基督徒就殺死,如果說自己是伊斯蘭的穆斯林,他也會出問題考他,如果發現撒謊,也就把他殺掉,所以很有針對性。

這一次就是攻擊基督徒的學生,這些學生很可憐,他們是從西部來的,肯亞有一個計畫是讓西部的學生在高中畢業後,到東部大學讀書,他們是技術生,然後又在復活節準備宗教活動的儀式之前,竟然發生自己受難,非常諷刺。

這場攻擊非常受到全世界的關注,肯亞也進行報復,在索馬利亞進行空襲青年軍的據點,但看起來這樣的恐怖攻擊和仇恨,可能會引起後續更多的衝突。

【避免悲劇再演】
問:剛剛嚴老師提到針對性的恐怖攻擊非常恐怖,明明學生只是在準備受難日的活動,卻成了受難者,這樣的屠殺是不是會造成冤冤相報的效應?肯亞也不是省油的燈,是不是會做某種程度的報復?這類的事件會不會再重複發生?其他校園的學生要怎麼辦?

嚴震生:肯亞是一個多種族、多宗教的國家,伊斯蘭在北非是最多的,在西非也不少,在東南非如阿拉伯也有很多的信徒,所以發生這一場悲劇之後,肯亞的穆斯林清真寺委員會的會員就出來譴責說,「你們只是邪惡的罪犯。」所以很不希望看到這樣的對抗,因為肯亞本土也有很多伊斯蘭人,又有基督徒,未來是否會冤冤相報,這當然是肯亞的政府不願意看到的,但肯亞也要對它的安全負些責任。

從1998年美國大使館在肯亞被攻擊之後,不到20年之間,肯亞發生的恐怖攻擊大概是北非之外最多的地方,上一次是針對西方的遊客,因為在購物中心都是西方人居多,而以前在肯亞西方旅遊勝地的魯巴撒海港的海岸邊,也發生過攻擊。是否是因未警覺性不夠?有這麼多肯亞的索馬利族的人被青年軍所吸引,到索馬利亞去接受訓練後,再回來攻擊肯亞,所以這些是肯亞要做的,要達成族群的和解,特別是在邊境,不讓伊斯蘭的青年軍滲透,這都是需要加強的空間。

問:對,另外一個話題是聖戰組織或極端分子的作為,其實讓很多穆斯林反感,這次就可以很清楚看到肯亞的清真寺譴責,肯亞的外交部長本身也信奉伊斯蘭教,也非常生氣說,「不要稱他們為伊斯蘭教徒,他們只是罪犯。」您怎麼來看到這個後續?會不會有更多如IS極端組織闖的禍,會歸咎給穆斯林?

【肯亞應正視矛盾】
嚴震生:我們看到過去大家比較擔心的是蓋達組織,最近這一年多是IS,然後在西非奈及利亞有博柯聖地,也是遜尼派的,那索馬利亞青年軍和蓋達組織有很密切的來往,所以我們看到的不只是恐怖攻擊,而是恐怖組織彼此的串連,包括交換情報、帶人受訓,最終釜底抽薪的辦法還是肯亞自己要找出矛盾,例如社會貧富不均的狀況要改善。

另外,肯亞也是出名的貪腐社會,當做任何事情都要賄賂,確實會讓人民有挫折感,所以政治要連結社會的財富平均,不能差距太大,這些被邊緣化的年輕人去加入鄰國青年軍組織,進而回頭攻擊自己的國家,令我覺得這相當不幸。當然也要有些治標的辦法,如邊境的共識等,最佳的治本辦法還是在治理做更多的改善。

問:嚴老師您去過東非,能否跟我們介紹一下?

嚴震生:肯亞真的是很漂亮的一個的地方,天氣很好,溫度大約二十多度,海邊熱一點,但是首都(奈洛比)氣候更是非常怡人,肯亞中間是一個大峽谷,西非最大的維多利亞湖在附近。加上咖啡也是很出名的,所以它應該是一塊非常富饒的地方,而且最近才發現有石油。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的說明。

三、信仰自由與婚姻自由 美兩州意見拔河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美國印第安那州和阿肯薩斯州最近先後通過「宗教恢復自由法」,引發許多討論,甚至變成文化戰爭,可否請嚴老師分析?

嚴震生: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指出,人民有言論、宗教、出版和集會自由,而宗教自由分為兩部分,一為不能強使別人加入宗教,也不能設立國教強迫人民信奉,二為「free exercise」,每個人有自由表達信仰的權利,然而這兩部分有時會互相衝突。

問:因為一個人的自由信仰可能會冒犯到別人的信仰?

嚴震生:不一定冒犯到別人的信仰,而是冒犯到社會風俗。例如美國猶他州的摩門教,過去有一夫多妻制,然而這在美國世俗文化中是不能接受的,目前仍在尋求妥協。

【自由與信仰】
又如美國阿米什人,穿黑服、不用電、開馬車,過著非常樸實的生活,他們不喜歡把孩子送至學校,認為小孩只要把英文學好,能與外面的世界溝通就夠了,剩下的義務教育只會愈學愈壞。他們的信仰如此,美國政府最後也尊重了。因此自由信仰的行使,有時會和社會現行法律衝突。

而在印第安那州和阿肯薩斯州的例子中,印第安那州認為,若人民的信仰不贊成同性戀,為何要強迫人民聘用同性戀,或是忍受工作場合有同性戀?這件事起因於一位披薩店老闆不願意為同性戀婚禮準備餐點,結果挨告。

這是很難評量的,如過去不讓黑人進入店裡,現今看來為種族歧視。過去為種族議題,今日為性傾向議題,能否堅持宗教信仰而不讓步,是現今問題所在。

問:令人好奇的是,那間披薩店老闆最後結局為何?

嚴震生:這件事後來引起軒然大波,最後政府通過了修正案,不允許任何商家以客戶的種族、膚色、宗教、性傾向來決定是否提供服務,然而,教會與宗教團體則摒除在外。作生意是一回事,教會、宗教團體聘請工作人員又是另一回事,因為這是他們的信仰。

而保守的阿肯薩斯州作為沃爾瑪購物商場的總部所在地,十分擔心政府規定不能拒絕聘請同性戀員工,因為只有教會、宗教團體才能這麼做。

【法律的界線】
其實美國人也很希望有一條法律能夠保障他們的行為不會被當作違反人權,因此有了這條法律後,對教會和宗教團體是有保障的,他們如果不聘同性戀,也不會被告了,因為法律保障他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因此我相信,這條修正案一定會送到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也有些宗教信仰是會被妥協的,如印地安人有吸食大麻的習慣,依照他們的說法是,飄飄欲仙可以更直接和上帝溝通、談話,但大麻在社會上是毒品,不能使用,最後訴諸法律的結果仍無法通過,這是由於法律有明確的規範。

甚至美國南部有些從加勒比海進來的傳統宗教,現在仍有殺鳥祭拜的儀式,在美國保護動物的氛圍下也遭禁止。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宗教自由有時和社會價值衝突,究竟是宗教價值正確,抑或是碰到社會文化就必須妥協。

問:這真的是兩難,若是那家披薩店真的不願意賣給同性戀,他可以把自己轉為宗教組織附設餐廳。

嚴震生:然而對外開賣就不行了。

問:即使是如此,蘋果執行長庫克仍認為此法歧視同性戀。

嚴震生:美國日前第一次超過50%的民眾支持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並皆認為此修正案仍歧視同性戀。而不能接受同性戀的人們,也總要找到自己的空間,通過法律保障自己的宗教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