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夢:順耳世界(圖:王正明/文:譚凱聰)

譚凱聰 2015/01/22 23:42 點閱 1599 次

這是個人人笑容可掬、異常「順耳」的夢境。

在夢裡,大家的耳朵不知怎地,將所有聽到的罵人字眼都變成了意義相反的詞彙,「呆」變成「樸實」,「小氣」變成「節儉」,「兇」變成「自信」,「討厭」變成「喜歡」。每個人見到的氣臉和哭臉也都翻轉成了清一色的笑臉。從我在夢中度過的第一天開始,街上和家裡就全都是正面的語言和微笑,好像世界和平提早到來。

幾天之後我才發現:這世界沒有因為用上良善的字眼和表情,就變得比較美好。一個醉漢溫柔地說「我好愛妳啊!」然後毆打妻子;一位陌生人親切問我能否幫他解決困難,然後搶了我的錢包;官員謙卑表示完全接受民間的意見,然後批准開發工程、調高物價和電費(這點倒和現實沒差太多)。

這對我來說還不是最糟的。前陣子我在追求一個女生,試探式地問她,結果她回答我:我不討厭你啊;表情柔和,我完全無法分辨,她是真的喜歡我,或者心中的想法「被正面」了?

從她這樣回答我之後,我感覺見到的每個陌生人看來都像好人,卻都無法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而越是猜疑和焦躁,我臉上的笑臉就笑得越開。這個夢一直沒有完結,彷彿要一直做下去直到變成真實。我一邊等待著結束的那天,一邊懷念著髒話和大怒大哭的表情;至少它們通常都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