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艾爾段邁向獨裁之路 (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12/29 10:41 點閱 1831 次

艾爾段以整肅媒體為開端,正逐步帶領土耳其由民主轉向獨裁,企圖成就個人的鄂圖曼帝國偉大哈里發的權力慾望。

身為伊斯蘭主義者,艾爾段雖統治政教分離的國家,卻從不諱言要揚棄世俗國家,以重塑穆斯林土耳其,成為土耳其第二位國父的圖謀。從這個角度就能理解艾爾段近期內諸多引發爭議的言詞和作法,包括公開宣稱發現美洲的,不是哥倫布,而是伊斯蘭水手;強調按照伊斯蘭律法,男女本來就不平等,女子就應該在家中照顧家庭;容許高中女學生穿戴伊斯蘭頭巾;鼓勵廣設伊斯蘭學校,教授宗教課程;強制中學恢復教授古老的鄂圖曼土耳其語,而不是凱末爾所頒布的拉丁化土耳其文。

艾爾段當選總統,創造任何民主國家頻傳貪腐醜聞、壓制反對陣營、封鎖網路言論,人民不斷抗議獨裁專制的情況下,還能保有政權的「民主奇蹟」。為全面掌控政治權力,就任總統後即複製普丁挑選梅德韋杰夫(Dmitry Medvedev)擔任總理的模式,指定前外長達夫托葛魯(Ahmet Davutoglu)接掌正義與發展黨(AKP)並擔任總理。艾爾段在另有「蘇丹」(Sultan)的稱號,遙指有如鄂圖曼帝國的最高統治者。對此,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特別為艾爾段換上全套「蘇丹」服飾做封面,影射其意欲成為帝國至尊的政治野心。

國內政治經濟的結構性因素,也是造就艾爾段得以大權獨攬的原因之一。土國政壇與AKP中靠裙帶關係擔任政府要職者不在少數,對任命達夫托葛魯出任總理都噤聲不語。而大多數享受艾爾段創造的土國經濟奇蹟的庶民或社會菁英來說,面對過去抨擊艾爾段箝制言論自由強力鎮壓反政府示威,或逐步走向伊斯蘭化,剝奪公民權利,或影響民主深化的「土耳其之春」行動的聲浪,也逐漸選擇沉默。都是助長艾爾段得以強勢主導政局,遂行種種違反人權的作為,漸次走向獨裁的幫兇。

至於國際社會對艾爾段的暴君行徑,也因政治的現實只能視而不見。土耳其位於歐洲、中東及俄羅斯之間的戰略性地位,擁有歐亞國家中最優越的地理位置,可以輕易進入阿拉伯世界、伊朗、歐洲、前蘇聯共和國,及所有地中海國家。艾爾段得以甘冒被歐盟拒絕加入的風險而恣意妄為,不顧民意反對和輿論批判倒行逆施,主要原因在於國際社會最能發揮制衡力量的歐盟與美國,除經貿之外,在敘利亞內戰、伊朗核武爭議,以及打擊IS 軍事行動上,都必須求助土耳其。西方國家既須仰賴土耳其扮演權力平衡的角色,對其內政也只能選擇沈默不干涉。

只有獨裁統治的國家才會讓社會陷入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穆克(Ferit Orhan Pamuk)所說的「存在一種恐懼的氛圍,每個人都在害怕,言論自由已經降到最低等級」的景況,這就是被土耳其深喉嚨「阿弗尼」(Fuat Avni)形容為暴君的艾爾段及伊斯蘭政黨AKP統治下的土耳其。一言以蔽之,艾爾段正通過肅清異己、追緝政敵、報復媒體和強制教改的手段,朝著超越凱末爾,邁向獨裁之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