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同告別式? 桃園地景節挨轟

范捷茵 2014/09/11 20:33 點閱 2996 次
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11日拿著哭泣的月兔與黑貓圖,控訴縣府浮濫徵收,破壞地景節展覽的地景,讓許多居民遭迫遷。(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11日拿著哭泣的月兔與黑貓圖,控訴縣府浮濫徵收,破壞地景節展覽的地景,讓許多居民遭迫遷。(photo by 范捷茵/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范捷茵台北報導】桃園地景節在軍用基地上,擺上超大白兔與多項藝術品,希望遊客欣賞地景之美。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11日卻舉著哭泣白兔牌子,痛批縣府力推航空城計畫,導致基地上的文史建物將遭夷平,地景節形同「告別式」。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呼籲藝術家共同撤展表達抗議。

日前桃園地景節開幕,邀請黃色小鴨之父霍夫曼新創作「月兔」,並展出多位藝術家作品,閒置已久的海軍基地上湧進許多遊客。

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11日卻批評,地景節強調軍用基地的人文歷史,但航空城計畫卻要剷除基地上的古蹟,包括日治時期興建的耐爆指揮所、氣象觀測所、掩體與機堡等,雖名地景藝術節,其實等於是向土地作「告別式」。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指出,閒置的基地已有深約5公尺的水泥鋪面供跑道興建使用,縣府卻堅持在北邊易地徵收。最高行政法院明確解釋,土地徵收是「最後不得已措施」,並須兼顧公益與私益,但政府卻常將徵收視為優先手段,以幾場公聽會、舉手表決,草草決定許多居民的居住人權。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秘書王寶萱也說,航空城計畫一改再改,除了居民被迫遷,海軍也被遷至屏東基地,原計畫改建的機場跑道,最後竟規劃為住宅與商場,徵收面積也從745公頃到擴至4千公頃以上。

徐世榮除了致信藝術家霍夫曼,希望他了解藝術節背後的體地徵收問題外,他也向參展、表演的藝術家呼籲說,「這個地景藝術節,其實是為了要遮掩背後不堪、迫害人權的土地徵收,懇請藝術家朋友能一起關心當地,了解即將被迫遷的人民與他們的人權,不要當成政府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