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淪陷 朝野都難辭其咎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3/20 19:36 點閱 2246 次
學運再起,朝野都難辭其咎。圖為學生及民團佔領的立法院議場內部一景(photo by 方家敏╱台灣醒報)
學運再起,朝野都難辭其咎。圖為學生及民團佔領的立法院議場內部一景(photo by 方家敏╱台灣醒報)

反對服貿協議學生佔領國會,引發國際媒體高度關注。阿拉伯之春會在台灣重現?或是台灣會成為泰國、烏克蘭民主的翻版?

從阿拉伯之春到最近的烏克蘭反政府運動有一個同的特徵,就是學生運動先行,帶出社會運動,政府或因權力傲慢,或因無力回應訴求,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導致更大的政治動盪。星火燎原,在國會淪陷之後,網路滿是邀請人民「入陣」的聲音,才會有人擔心是否會將國外的民主悖論在台灣複製。

【台灣民主發展傲人】
台灣走過全世界最長的戒嚴,從威權轉型到民主鞏固與深化,這期間,並未通過政變推翻政府,這是台灣民主發展傲人的成就,也是華人世界成功的民主實踐經驗。

1990年的野百合運動,成功讓萬年國會走入歷史,這一次,學生攻佔國會的目標就是重審或退回服貿協議。二戰後曾任法國文化部長的安德烈.馬勒侯(André Malraux),於1944年離開避居德軍的城堡,前往參加地下抗德運動,在寄給朋友的信裡寫到:「我現在沒有地址了」。

【憂心中國移民湧入】
這些學生人人都是「馬勒侯」,因為擔心服貿協議黑箱作業,會讓中國資本輕易進入台灣服務業,因為憂心協議會引發中國移民湧入,會讓他們失去居住之地,於是,走上街頭,攻佔國會。

或有指責學生踐踏國會尊嚴,試問,長期以來,立委習於只問藍綠不問是非的問政態度,為下次選舉搏版面激情演出,國會議員不尊重自己,延宕議事、擱置法案、議事效率及問政品質倍受質疑,於是,民眾跟著不尊重立委,不尊重國會,代議政治失靈,學生只好訴諸直接民主。

【在野黨耍政治心機】
任何情緒性的語言,任何污名化的言論,只會刺激更大的抗爭風潮,竟有立委指責這些學生是暴民,試問,如果這些學生是暴民,敦令致之?不就是指責學生的立委諸公。

學運再起,朝野都難辭其咎。多少曾是野百合學運出身的政客,一旦進入國會殿堂,有了權力的加持,卻只為個人政治算計。在野黨見機不可失,通令北北基桃民代配合學生運動,拉長服貿戰線,政治心機斧鑿皆是,「搭便車」的心態昭然若揭。

【危機丟給王金平?】
執政黨從來沒有設定最壞劇本,只相信以國會多數動員表決,服貿協議一定會通過,萬萬沒想到學生會佔領國會,既無劇本,就無對策和因應之道,慌亂之餘,只能把化解危機的責任丟給王金平。殊不知,這次事件的導火線,正是國民黨立委強渡關山,將服貿協議逕付院會表決。

面對服貿爭議,朝野協商取得一紙實質審查的協議,最後卻是執政黨片面毀約,朝野之間的誠信基礎已危如壘卵,可預見的,後續風波必然不斷。但眼前學生罷佔國會的事實也必須解決,否則,國會因此全面癱瘓也非全民之福。

【馬總統應智慧解決】
前總統李登輝處理野百合學運的經驗,將會是馬英九總統的他山之石。整起事件也可以提供社會反思,即便我們在短時間內不能去改變誰,焦點也不在於反對什麼,重要的是我們要建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