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另類版本的花木蘭史詩

余杰 / 中國旅美作家 2013/12/31 09:19 點閱 2100 次

我瞭解台灣基督徒為民主自由奮鬥的歷史,是從高俊明牧師的回憶錄《十字架之路》和《獄中書簡》開始的。如果說林義雄是台灣的曼德拉,那麼高俊明就是台灣的屠圖主教——高俊明將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變成了擲地有聲的信仰告白:「最後我要感謝天父上帝,用這些患難來磨練我的心靈,我仍確信上帝的愛與公義是最後的勝利者。」在書中,最打動我的部分,是高牧師與妻子高李麗珍在基督信仰光照之下的真情與摯愛。

每一個勇士背後都隱藏著一個更加勇敢的妻子。尤其是與掌權者抗衡、逆時代潮流而上的先行者,在承受巨大的逼迫和壓力的同時,家人、妻子也與之共患難。由謝大立牧師整理的口述實錄《見證時代的恩典足跡:高李麗珍女士口述實錄》,讓我看到美好的生命如壓傷的蘆葦不折斷,純真的信仰通過生命的馨香代代傳承。

有信仰的人與沒有信仰的人,都會遇到各樣的苦難,但反應有所不同。美麗島事件爆發,諸多黨外人士被捕入獄,高牧師也成為階下囚。姚嘉文的妻子周清玉對高師母說:「我們好像是痲瘋病人一樣,大家都不來我們這裡。……我們覺得你很平安,好像有盼望一樣。我們都沒有,每日哭,眼淚當飯吃。我們也很希望、期待有那個平安。」

這也是我自己的切身體會。當我和妻子被共產黨當局非法軟禁在家的時候,那麼多老師、同學與朋友,以及平常顯得正義凜然的自由派知識份子,一夜之間全都銷聲匿跡。惟有教會中的弟兄姊妹毫不畏懼地前來探視和安慰,探視不得,也為我們代禱和守望。

在高俊明牧師入獄那幾年,便衣一直跟蹤和監視高家的動向。就連家庭禮拜,員警也來查。當時,教會每月有一次禁食禱告會。有情治單位特派的人來參加。有一位女性特派員假裝很親切,好像她也是基督徒一樣,就說:「我是某某教會的。」大家知道這個人要特別注意。她很自動地幫忙大家,高師母等人要去哪裡,她也跟去。有一次,一位牧師故意捉弄她,禱告會的時候,牧師就說:「請某某姊妹帶領禱告。」不會禱告的她,從此就不敢再來了。

多年來,高李麗珍不僅積極參加台灣本土的民間組織,如婦女發展中心、終止童妓協會、真愛家庭協會、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等;而且投入諸多世界性的基督教和人權組織之中,成為時代的見證人,影響了無數人的生命。

聖經中說:「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趟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這句話像是對著高李麗珍說的,也是對著為愛和真理打那美好的仗的所有基督徒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