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看台灣 環境破壞怎麼救(20131227醒報人物現場)

陳昱穎 2013/12/27 20:15 點閱 5730 次

專訪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汪中和

整理:張菀庭、李慕義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很難得邀請到中央研究院地球科學研究所副所長汪中和老師與我們分享環境遭到破壞、生存環境受到威脅的問題時該怎麼辦?

問:最近接二連三,大家都感覺台灣的環境問題叢生,您是一位地球科學的研究者,多年來看見地球和台灣被破壞的現象,最近一部當紅的電影《看見台灣》,我想汪老師早就看過了。請汪老師談談看完後的感想,電影想讓我們看見的是什麼?

【《看見台灣》體檢】

汪中和:我想《看見台灣》大部分的台灣人都已經看過了。這部影片是用不一樣的角度讓我們看見自己生長的土地、我們的家園,這是過去一般人不容易看到的。我們做地球科學研究時,會和他們一樣進行空拍,有衛星,有遙測。但是像齊柏林一樣坐在直升機上去拍攝觀察,這是非常獨特的。這部電影讓我想起莫拉克風災過後的《正負2度C》,這兩部影片都是紀錄片,但是重點和涵蓋的內容其實完全不同。我覺得《看見台灣》的品質不但非常好,傳達的訊息也非常的重要。

問:《看見台灣》讓我們從畫面中看見很多地方的水土保持、排放廢水和山地掏空的現象,除了影片中的這些以外,汪老師您還看到什麼?

汪中和:地球科學研究者所能看到的,不只是從空中看見我們的家園,也從地表第一手去接觸這些環境問題,也會觀測台灣地底下的變化,這種變化一般人不容易體會到,但這是地球科學研究員重要的研究面向。所以我們能從空中、地表到地底下進行觀察。

問:我認識汪中和老師很多年,醒報人物現場也訪問過汪老師許多次,汪老師針對台灣天災人禍提出很多次呼籲,不過不像《看見台灣》這部電影讓大家、政府動起來,我想汪老師這次應該是很樂見的吧?

汪中和:沒錯,以前莫拉克風災時,政府也受到很大的衝擊,我們也看到政府有完全不一樣的政策措施。這次《看見台灣》用更廣、更長期的觀察,帶來另一種刺激和衝擊,讓政府、企業、民間,大家都了解身處環境的危機。我覺得這是非常正面的,不只讓大家省思,也讓大家有動力往前,知道該採取哪些行動。

問:有一句話是民氣可用。過去政府也想做些事,想整治環境、劃定危險區,可是法規常遭企業攔阻,民間意見也總是有很多反彈。汪老師是不是也認為政府可以藉這次機會趕快做些事?

【台灣的「健康檢查」】

汪中和:我覺得這就像身體檢查,讓我們看到檢驗報告單,一看發現不得了,有那麼多紅字、超標、不及格。這是非常大的警醒,告訴我們需要盡快採取行動好好面對。

問:從《看見台灣》之後,政府感覺開始動起來了,民間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我們只有一個台灣,應該好好的保護。但是,就在此時,我們就「看見」兩件大事,一個是北京、上海的霧霾隨風飄散到台灣,所以台灣空氣汙染懸浮微粒指數相當高。另一個是日月光排放重金屬廢水,造成居民身體健康威脅,汪老師有什麼感想?

汪中和:我覺得環境議題一直都在發生,過去就已經出現了,只是自古已然,於今為烈。現在看到問題越來越嚴重,衝擊越來越深沉,不只是台灣,世界各國都是一樣。您剛才說的空氣汙染,我們剛好處在下風,所以我們受到的影響和中國大陸受到的影響相比,其實還是有一段差距,他們比我們還要嚴重,受到的影響比我們還要深遠。

問:我們先從空氣汙染來講,這段時間在高雄有很多懸浮微粒,台北有時也是霧濛濛,這些與我們呼吸進來的物質,都會影響我們身體健康對嗎?

汪中和:會的,尤其是空氣汙染。聯合國已經正式公布,空氣汙染是危害身體健康的最大兇手,它也是致癌因子之一,所以空氣汙染真的非常嚴重,不但影響生活品質,更影響身體健康。

問:空氣汙染這問題,個人好像很難改善,除了戴口罩或者不出門,好像就沒有其他辦法讓空氣變好一點?

汪中和: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對個人來說滿被動的。但其實還是要從個人動起來,如果個人不配合的話,將來空氣汙染還是沒有辦法好轉。

【人民有義務參與】

問:比如說什麼?

汪中和:比如說,中國大陸的霾害是台灣空氣汙染的主要來源,第一個是它的環境受到破壞,所以不管是沙塵暴或者是由於石化燃料造成的霾害和懸浮微粒,都是因為人類活動所造成的環境破壞,歸因究底還是人。所以如果我們人本身不去改變修正,問題就沒有解決的良方。

問:但是工廠並非小老百姓可以管得了的,應該是政府要去管理。我們現在可以做的應該是少騎摩托車、少開車,其他重大運輸或工廠設備我們沒辦法趕走啊!

汪中和:這講得非常好,過去我們都是默默承受,被動因應。現在大環境已經開始不一樣了,我們可以決定澎湖不要賭場,國光石化不要推動,這是個人努力匯聚起來的結果。也就是說,政府規劃的政策,我們人民有義務、權利去參與,甚至改變。

問:汪老師的意思是我們要呼籲我們的生存權,大家要團結起來為我們居住的土地向政府、企業、鄰居發出聲音,顧及整體的健康。

汪中和:一點也不錯,這是我們自己的土地,如果我們不發聲,最後受害的還是我們自己。

問:我們看見台灣環境被破壞,看到霧霾問題和排放有毒廢水排放問題,都覺得環境破壞影響到生命財產安全,實在是孰可忍,孰不可忍。這些問題都不是我們小老百姓可以解決,我們一定要發出聲音。

剛才汪老師有提到,這些廢水會致癌,空氣汙染會影響呼吸系統。可見民眾長期受害,我們都不知道原因是什麼?許多人罹癌,一方面是環境問題,一方面是食品問題。我們才知道,原來身體狀況不好,是被整個環境所影響。我想問一個是天災,一個是人禍,這段時間不管是空氣汙染或者是水汙染,您覺得人禍部分比天災還要多?

汪中和:這是非常好的問題。以空氣汙染來說,目前人禍和天災各占一半,也就是說空氣汙染本來就會隨著地表,例如沙塵暴、沙漠化,還有環境微塵太多都會帶來嚴重影響。

人禍,就像我們的車輛、工廠、發電廠,所排放的懸浮微粒加劇了空氣汙染的程度。所以又有天災又有人禍,比例是一半一半。以美國來說,他們發現每一年空氣微塵裡有一半是從中國越洋飄送進來的。

問:但這坦白講,之前有問過環境專家,如果我們氣壓流動快一點,這些空氣汙染是可以被吹走的,可是如果氣壓滯留,髒空氣就會一直留著,人在裡面活動就會受到影響?

汪中和:是,就算是氣流流動快速,但如果髒空氣源頭持續產生,也是沒有辦法解決。所以根本之道,還是要把源頭治好。所以就算氣流是動態的也好,靜態的也好,如果塵霾來源不減,我們永遠都會受到影響。

問:大陸如果把霧霾飄到台灣來,經過海洋時,會不會也讓海洋生物受到影響呢?

汪中和:會的,但是它的影響有好有壞。因為一方面它有可能是營養鹽的來源,另一方面可能會讓海洋的照射陽光受到影響。當灰塵大的時候,太陽光的照射會受到抑制,因此日照會不足,影響海洋基礎生產力。一旦海洋基礎生產力受到影響,後面的食物鏈就會出問題。

問:國內最近較為嚴重的問題,是最大晶圓半導體日月光,有好幾個廠房涉嫌排放廢水被逮到,可見不知道已經偷偷排放多久了。請教汪老師,這些廢水是不是沒有辦法處理?

汪中和:日月光這件事情真的非常不應該,廢水當然是可以處理的。當初在設廠許可營業時,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環境影響評估要求的條件就是廢水排放一定要達到法定合格的標準,所以一定要具備廢水處理設備。可是我們現在發現日月光不但規避、甚至蓄意欺瞞,也因此讓環境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害,這是非常不應該的行為。

【日月光蓄意欺瞞】

問:可見他不願意花錢,因為廢水排放處理要大量費用?

汪中和:廢水處理當然要投資,營運管理也需要操作的費用,這是成本的一部分。日月光把錢省下來,賺取額外的價差,變成利潤,這個利潤是不應該要的。

問:我猜廠商的心態上應該是這樣:排到後勁溪裡,後勁溪就會流向海裡面,跑到海裡面就會不見。是不是很多人都是這樣想,比如家後面有個水溝,心想丟點垃圾在裡面沒關係,認為垃圾會跟水流跑,是這樣嗎?

汪中和:過去我們的想法都以為地球是最大的垃圾場,所有東西不是往河裡丟,就是往海裡放,希望有一天大自然會用它的消化能力把這些東西處理掉。

我們現在知道,這已經不可能了,因為人類所排放的廢棄物、廢水,其實遠遠超過地球所能涵容的範圍,所以人類等於是慢性自殺,我們不斷累積這些廢物與毒素在我們的環境當中,最終它會反過來傷害我們每一個人的健康與生活品質。

問:水若是被汙染了,水裡的生物也會被汙染?

汪中和:而且會進入生物的體內,被攝取、吸收,最後回過頭來進入人類的身體中。

問:日月光這麼大的工廠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更小、更無資源的廠房是否更是得用這種投機方式經營?

【稽查疏忽甚至縱容】

汪中和:這是全世界很多國家共同面臨的一個問題,這些問題其實追根究柢是由於政府的縱容。我們有法令跟規範,但是我們沒有嚴格執行,所以政府在這方面一定不能卸責。廠商當然很可惡,但是回過頭來,我們現在知道,如果只靠政府、靠廠商,那是絕對不可靠的,一定要我們自己警覺、注意,糾舉出這些破壞環境的行動,現在已到了每個民眾要一起發揮力量的時候。

問:政府有法令又不執行,這其中牽涉到人性問題,地方的環保單位發現了這些現象後,可能應付了事,也可能收受賄賂,與地方大廠妥協。老師可否教我們一些方法,去注意到環境迫害的徵兆,讓我們懂得能夠即時發揮公民力量?

汪中和:這要從從政府的執法來做起,以日月光排放廢水的案例來說,政府不是沒有法令規定,可是我們環保稽查人員過去的作法,是在放流口採樣,而非實際地到工廠裡檢查,其實廠商非常聰明,把排放出去的廢水混入了自來水,真正的廢水用暗管排到環保人員不會去注意的地方,這是相當可惡。

其實如果直接進入工廠稽查,事情馬上就可以一清二楚,所以這是我們的政府在執行時輕忽、大意,或者是有意縱容了。

汪中和:工業區排放的廢水含有非常高濃度的重金屬以及有毒的廢棄物,甚至於強酸、強鹼,對於河川的危害非常非常嚴重。過去台灣在二仁溪就有廢五金的處理廠,它所排放出來的廢液,使二仁溪成為台灣第一條死亡的河川,河中沒有溶氧,沒有辦法生存生物,等於是一灘死水。

但只要政府願意整治,成立河川巡守隊,由社區去守望、檢舉,發揮功能,就能看到二仁溪不斷改善,現在二仁溪已經恢復了它過去的清澈景象。

工業區對河川,甚至於周圍的農地也可能造成汙染,河川若是滲入地底下,地底下的含水層可能都會受到汙染。所帶來的衝擊跟影響遠遠超過以往。我們很高興這樣的情況終於被發現了。我們現在應該痛定思痛,希望這樣的事情以後不再發生,我們還能亡羊補牢。

問:後勁溪的水以及水中生物、流經的水域都有很大的汙染?

汪中和:後勁溪過去本來就是一條汙染很嚴重的河川,所以它本來就不應該用於灌溉,也不能做為飲用的用途。河川裡汙染耐受度較低的生物都已經消失了,能夠在裡面生存的,都是汙染耐受度非常高的生物,其身體中所含的重金屬含量非常非常高。

【中生物活得痛苦】

雖然這些生物看起來是活的生物,但若我們去解剖的話,一定會看到牠們肝腫大、身體變形,牠們在那樣的環境中其實活得非常非常痛苦。

問:我們的法令常常缺乏適當的賠償或救濟,所以有許多惡人做了惡事卻讓好人受害?

汪中和:現在我覺得有些盼望了,在2006年台灣通過了一部行政罰法,過去日月光被發現到汙染,最多只能罰到60萬,對他來說不痛不癢。行政罰法不一樣,是根據你的行為,過去所得到的不法利益,現在都可以全數追繳,追繳就沒有上限,是我們政府的尚方寶劍,應該好好的去用。

問:有許多地球的破壞是無法逆轉的,是嗎?

汪中和:一點也沒錯,地球雖然有自癒跟回復的能力,但是需要時間,所需要的時間可能很漫長,千年、萬年甚至10萬年,最後都能復原。可是我們人類無法等待這麼久,若是我們不能在有限的年月中導正,最大的受害者還是人類自己。追根究底,談這些事情都是為了我們自己好。

問:本來我們台灣被稱為福爾摩莎,但是我們的國土非常脆弱,我們應該如何保育國土?

汪中和:現在環境變遷,氣候變化越來越激烈,加上人為汙染,我們受到的衝擊越來越大,不但是我們自己的問題,這是地球村的時代,別人的問題也會丟到我們家裡來。我們沒有辦法不去注意到其他人,我們一定要注意並採取行動保護自己,面對這種情況,我們國家要完全改變思維,要用全新的方式因應,我們所有的措施都要具有前瞻性。

台灣面對中國大陸、印度的影響,也會受到連帶波及,我們就要想辦法,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怎麼樣可以保護自己,還可以存活下去。國土規劃法、溫室氣體減量法、能源稅等等都是我們國家未來需要積極推動並執行、規畫的。

問:是否應把工廠集中一起,規畫好整體環境汙染防治措施,徵收若干費用,才能解決問題?

【全民教育共同監督】

汪中和:政府現在其實都在做,但是做得非常不足,這是在縱容這些廠商的不法。所以這需要全民教育,並且政府需要嚴格執法,我們的廠商需要非常嚴謹地遵守法律。我們的工業發展跟環境保護不必然是敵對的,應該是相輔相成的,我們需要好的環境,可是我們若沒有經濟發展也不行,這兩者應該互相調和。

台灣政府應該好好思考,我們全民更應好好把關。現在政府的決策不能跟以前一樣,以前是菁英決策,由上而下,現在的決策是由政府、企業、民眾「共同設計、監督、執行、承擔」。

主持人:所以我們的老百姓也不要再偷懶了,大家都要站起來保護我們的環境。今天非常謝謝汪教授接受我們的訪問。

閱讀全版請見:http://issuu.com/anntw-epapre/docs/1225a0405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