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未來紀事:竹馬

王正明 / 業餘畫家 2013/12/27 09:54 點閱 3359 次

文/譚凱聰

2014年除夕夜當晚,我等著12年降臨一次的好運,守著牆邊那支破爛的竹馬。

那是老家的古董之一,七個叔叔嬸嬸都騎過,堪稱一代童玩。1990年,馬年的除夕夜,我6歲,在三合院一間堆滿竹簍的倉庫裡找到它。馬頭用竹葉紮成,像根被用到開花的藤條。

當晚我把竹馬放在牆角,在看特別節目看到打瞌睡的時候,跨過新年。在那短短幾分鐘裡,我夢見竹馬跳起來,發出馬匹嘶鳴的聲音,像脫下繃帶似的一層層鬆開竹葉;裡面是一匹雄糾糾的小馬,一把將我甩到背上,載著我跑進一片竹林。

直到年假結束後,我才慢慢感覺到那夢的奇妙影響。擠進明星小學,父母各自升遷(並打消離婚念頭),還有那一年大大大小的幾百次好運。那個馬年只有福,沒有禍。我想像那是竹馬的功勞。

2002年的除夕夜,我18歲,生命中第二個馬年。那隻竹馬因為我小學畢業後就沒有再玩過,已經收在紙箱裡,塵封許久。親友在爭論藍綠議題,我剛成年,被親友灌了幾杯酒後,在沙發上閉起眼睛。

夢境和12年前一模一樣。但這次竹馬跑到一間透天厝前,將我放下來。我想摸摸馬的鬃毛,卻只摸到沙發的皮革。

好運又到。攀上第一志願尾段班,爸媽言歸於好,家裡投資獲利翻倍。隔年我開始每週去心理諮商中心,也開始拿書卷獎。大三,經濟不景氣,我知道家裡的狀況,自己去申請了學貸。畢業那年,父母理性協議離婚,從那時起我就每幾個月輪流到他們各自的家住,直到現在。當完兵出來,在一份22K的工作中打滾幾年,慢慢還清了貸款。

2014年除夕夜,再次迎接馬年,我30歲。第一次挪用存款,給所有弟妹們都發了紅包。坐在透天厝的沙發上,我覺得自己好像在等著什麼。那個夢會不會像12年出現一次的聖誕老人,如期到來?我無法入睡,乾脆拿起那支竹馬來看。它全身的竹葉鬆脫,滿是刮痕,快變回原來那根竹子。大概是沒事可作吧,我慢慢地將散落的竹葉一點一點嵌回原位,就像在撫摸一匹馬的鬃毛。

我想我知道12年前在夢裡,竹馬為何將我放下了。好運是幸福的;只是到某個年紀,人就不需要也不能再要求好運了。那晚我抱著小孩子玩的竹馬,在沙發上睡到天亮。我什麼都沒有夢到;這些年來,我第一次睡得那麼安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