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繪】這一場毒箭雨

王正明 / 業餘畫家 2013/12/23 09:16 點閱 1876 次

文/譚凱聰

窗外喊殺聲慢慢安靜下來,已經有十多天了。我躲在這間倉庫裡不曾離開,誰知道出去會怎樣?

記憶中,「箭雨」最早是類似日本那種讓人砸東西發洩的綜藝節目。食安廠商、貪污官員或嫌犯被觀眾拿玩具弓箭圍射洩憤;10分之1的箭塗有輕微毒素,中箭者互看一眼,開始手腳麻痺、上吐下瀉。

這節目火紅壓過所有歌唱選秀,蔓延到街頭,成了全民運動;畢竟弓箭比槍便宜,而且箭頭塗料從泥巴、辣椒到糞便都有,老少咸宜。

開始失控其實並非因為有人終於用上了真箭頭或蛇毒,而是對別人放箭的理由太多:官員無能,親戚交惡已久,鄰里失和,還有宗教、性向、統獨、種族上的種種分歧。

只是模仿戰爭的遊戲,人人這麼說著,背起弓箭;來維持治安的軍警也被埋伏殲滅。這裡,連戰場都不算,因為已經分不出敵我。

混戰數月後,城內終於漸漸安靜下來。可能外面的人談和了;也可能已經沒有人了。我該出去看看嗎?但他們也許還埋伏著呢,誰知道出去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