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權政體正腐蝕台灣根基

李武忠 / 大學兼任教授 2013/12/12 09:25 點閱 1756 次
全民必須發揮「公共精神」,重新奪回屬於公民的發言權。從台灣白衫軍興起、反核運動、王貴芬事件等都讓我們看到曙光與希望。(photo by Nisa Yeh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全民必須發揮「公共精神」,重新奪回屬於公民的發言權。從台灣白衫軍興起、反核運動、王貴芬事件等都讓我們看到曙光與希望。(photo by Nisa Yeh on Flickr - u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

近來政府部門處理黑心食品、稅制改革、經貿協議等議題時,總讓民眾感覺到政府官員態度傲慢缺乏同理心,似乎處處在維護廠商財團的利益,完全無意回應民眾的訴求。

其實財團透過政黨或個人的政治獻金來影響政府決策,在國外早已不是新聞,即便號稱民主先進的美國由於競選所需花費越來越高,使得金權政體(Corporatocracy)的觸角越伸越長,無論哪個政黨當選後很快就把政見和選民的託付拋在腦後,全力為有錢有勢的財團服務已演變成國家危機。

【財團影響無遠弗屆】

儘管爆發「佔領華爾街」的激烈示威活動仍然無法改變金權遊戲規則,而台灣正步上同樣的後塵。在台灣雖然沒有合法的利益遊說團體,但是財團對於民意代表、政黨的影響力依舊,只要選舉需要募款和遊說金權政體就永遠存在,能像上次總統大選時小英所掀起的小豬熱潮恐怕真的是異數了。

財團影響力無遠弗屆。不僅執政黨以刺激經濟為由,公然為財團減稅、放寬外勞僱用限制,還積極透過國際經貿合作途徑(如服貿、FTA等),犧牲弱勢產業權益來換取財團的利益;連在野黨在涉及企業和勞工權益法案的立場和力道,也遭到部分支持者的質疑是否受到財團的遊說,兩岸服貿協議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即便身為最高民意殿堂的國會所做出的決議,往往和民意產生極大的落差。

同樣對於台灣農業的關心和重視也只出現在候選人選舉的造勢場合,當選後無論藍綠還是靠向財團,繼續容忍財團到處圈地的行為,優良農地被財團大量竊佔。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民眾不應再天真的以為「改朝換代」換個人就可以有好日子過,一再成為被鼓動利用的工具。

【民眾無能為力】

特別是全球化創造出新的經貿環境其結果造成所得分配更加不均衡,不僅本地基層勞工工作機會大幅被剝奪,生活更加困難,中產階層也淪為新貧階層,只有財團一面從自由市場賺取巨額利潤,一面則透過政府修法對高所得個人及企業給予大幅減免所得稅,讓富人賺進更多的錢,再用金錢去掌控政府不斷營造對他們有利的政經環境,而這正是台灣當前社會的寫照,台灣民眾對此雖然深惡痛絕卻也無能為力。

要打破金權政體,縮小貧富差距,「診斷經濟學」大師薩克斯(Jeffrey D. Sachs)認為全民必須對政治有心有感才能矯正金權政治的弊病。

在台灣老年族群對政治普遍冷漠疏離,應該讓他們瞭解金權政體攸關他們的醫療保險退休、養老、照護等福利措施,進而關心政治支持改革;中年族群雖然較關心政治,對政府施政多有意見,但對於大變革則趨於保守甚至有既定的政黨色彩,應該藉由切身的薪資停滯、健保調漲、年金縮減、購屋困難、子女教育、中年失業等議題,鼓勵他們勇敢打破被壟斷的國家財富。

【重新奪回發言權】

最重要的是年輕世代對於現今面臨的高失業率、高工時低薪資、高房價等困擾,應該鼓勵他們透過所熟稔的社交網路、通訊電信等數位科技結合公民力量,對政客和財團控制下的金錢帝國和權力寡占予以反制,要求政府決策公開透明化並接受民意檢驗,避免私相授受和密室協商的陋習,充分發揮「公共精神」重新奪回屬於公民的發言權。從台灣白衫軍興起、反核運動、王貴芬事件等都讓我們看到曙光與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