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公務人員做甚麼才算傑出?

陳敦源 / 政治大學公行系教授 2013/11/12 10:48 點閱 2615 次

考試院日前頒發公務人員傑出貢獻獎,今年已經舉辦第15年,是全國跨部會、跨領域的公務人員獎項,獎勵有熱忱、積極、對國家有奉獻的公務員。今年個人獎項共8人獲獎,可獨得20萬元,團體獎可獲得30萬元。

不過,立委質疑本屆公務員人員傑出貢獻個人獎大部分皆為薦任9職等以上的高階主管獲得,基層公務員勤奮工作,卻都讓主管「好處全拿」。此外,本屆個人獎獲獎原因千奇百怪,有人因為「在立法院向立委闡明修法急迫性與必要性」就獲獎,還有人因「以獸醫技能開刀,圓滿移除蒙古野馬腸內糞石」獲殊榮。

在美國唸書的時候,體會到美國人草根的精神,就是「獨立自主」。他們寧願自己挽起袖子作公共事務,也不願讓政府過多的介入,舉例而言,為何那麼多的槍擊新聞,也還回轉不了美國人民要擁槍的意念,這指出美國人認為「安全」是要自己掌握的,他們相信,自己作是實踐的真理。

相對而言,台灣人比較像「媽寶」或「爸寶」,很會說,但手腳很短;不知是文化的傳統,還是威權的圈養,台灣人在重大事件的關頭上,最愛問:「政府在哪裡?公務人員都在幹甚麼?」政府因為選票的關係,也逐漸迎合這樣的社會氛圍,強調讓「人民有感」,但是,人民感受不到的事,就真的不重要嗎?

「移除蒙古野馬腸內糞石」到底重不重要?當然,比起柯文哲不可思議的葉克膜救人事蹟,除非是「移除人民心中對政府的糞石(政治便秘?)」這樣解悶的作為,都沒有資格得傑出公務人員獎?這樣的論點,只是暴露台灣社會追求無限制的民粹,進而壓抑公務專業重要性的另一個明證;堪稱精英的立委與考委,都同一口徑,台灣這場民粹大夢,還真是睡得沉。

更可怕的是,我們為什麼那麼容易就認同這樣的說法?原因在於,我們買門票到動物園,看見蒙古馬活生生在眼前,不會想到政府花多少錢,讓我今天可以看見這些動物;當然就更不知道,政府還需要獸醫來看顧動物們的健康;我相信,哪天「圓仔」因為便祕而掛了,我們又會說:「政府在哪裡?公務人員都在幹甚麼?」但是,在源頭的地方,我們不認為堂堂中華民國公務人員,為動物解決便秘的問題,是值得頒發傑出公務人員獎的!

台灣競爭力之所以「悶(發生便秘)」的原因之一,就是「媽寶」與「爸寶」當家,而政府中的政務領導為了選票,就「任憑」一般人看不見的專業被輕看與蹂躪,束手無策;到頭來,台灣結構改革的機遇,就在一天一天的虛耗當中,逐漸流失了。

民主除了人民當家之外,也要有能力的專業人員起來負起責任,民眾有時必須理性自願地接受專業意見;不然,治理專業被民粹洪流吞噬的後果,是由「媽寶」與「爸寶」自己來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