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不要成為國旗和國家的奴隷

余杰 / 中國旅美作家 2013/11/07 22:03 點閱 3943 次

張懸國旗事件,許多中國網民罵聲一片,似乎要將當事人五馬分屍才能解恨。他們的仇恨和憤怒從何而來?難道那面中華民國的國旗,讓他們受到了致命的傷害?

這是「六四」屠殺之後中共長期的民族主義教育、宣傳的結果。這種水銀瀉地般的洗腦,使中國的民情、民意接近於德國威瑪共和國末期的「前法西斯主義」狀態。「打台灣、打日本、打美國」的義和團式的叫囂,不絶於耳。即便是某些身居海外的中國人,也未能從被洗腦的狀態下恢復過來。他們缺乏理性思考的能力,也缺乏心靈的寬度和廣度。

【「殺死中國人」】

無獨有偶,美國ABC電視台主持人金梅爾的節目中,有孩童説了一句「殺死中國人」的壞話,招致在美中國人強烈反彈。在他當眾道歉後,發動抗議行動的華人團體仍然催促美國華人登錄白宮網站簽名請願。如果簽名人數達到十萬,白宮必須予以回應。

簽名很快超過了十萬。有評論指出,過去也曾有華人團體發動美國華人登錄白宮網站,抗議中共政權鎮壓政治異議人士,要求美國政府禁止「六四」劊子手和中國的酷吏入境美國,但簽名者從未超過十萬人。看來,某些美國華人相當寬容屠殺中國人的中共政權,卻對六歲兒童的失言和疏忽的節目主持人金梅爾不饒不恕。

【上帝愛每一個人】

為了一面旗幟,為了一句童言,為了國家的「面子」,如此牽腸掛肚、怒髮衝冠,值得嗎?

惟有專制的政府和蠻橫的獨裁者,才會誘騙民眾將「愛國」作為人生最高目標。實際上,人的價值並不依附於政府、國家、民族的價值之上,人之可貴,人的尊嚴、自由和生命不可被剝奪,乃是因為人是上帝所造。

聖經中,上帝並不特別愛某個國家、某個民族(猶太人自詡為上帝之選民,卻被上帝拋棄,兩千多年來顛沛流離、悲苦不堪),福音是給萬國萬民的,上帝愛每一個活生生的人,包括那些不可愛之人、鰥寡孤獨之人、犯罪墮落之人。

在清教徒時代,歐美的清教徒最先釐定人與上帝之關係,「因真理得自由」的人們,由此確立個體的存在意義,並對抗國家主義和集體主義。美國學者彭納指出:「當我們把清教主義和現代集體主義系統相比較時,就顯出了清教主義的個人主義實質。十六世紀的思想家們一點也不信任國家。一個系統的正確性救不了人。」所以,五月花號上的人們,為尋求信仰自由,情願從一個國家航行到另一個國家,從這一片土地遷移到另一片土地。

【有容乃大】

我也因着同樣的原因從中國流亡到美國。我在家門口掛上一面星條旗,從審美上,我喜歡這面旗幟;從它蘊含的自由價值上,我更喜歡這面旗幟。這面旗幟的最可貴之處在於,美國憲法捍衛民眾的表達自由——包括用焚燒國旗來表達意見的自由。它不害怕被人焚燒,所以它有容乃大、無慾則剛。

在一片殺伐之氣的中國網絡上,也出現了一些清醒的聲音。其中,我最欣賞的是一位網友的留言:「看到別人舉起你不認可的旗幟,你可以離開,可是沒有權利叫她放下;聽到不同意的觀點和不接受的信仰,可以辯論,可是沒有權利叫他閉嘴。文明其實很簡單,無非是,避免自己的行為給別人造成不便,接受別人有你不喜歡的行為。一個人能有這樣的修養胸懷,一定能讓別人喜歡。一個國家能這樣,一定能讓世界喜歡。」

如果所有的中國人和台灣人都有這樣的理性與氣度,兩岸的和平就觸手可及。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