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讓世人更了解真相

吳秀蘭 / 退休老師 2013/09/16 13:02 點閱 1721 次

昨日讀了貴報第十版〈我見我思──不知悔罪的日本〉一文(魏世昌先生大作),深有同感。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殺害多少千萬的中國人,及其他亞洲人,還有徵召多少的台灣、韓國婦女做慰安婦,卻從來沒有表達過哀悼之意,或公開悔罪道歉之詞,卻反以受害國之姿(廣島、長崎的原子彈爆炸,傷亡近15萬人),博取世人同情,今年美國也派駐日大使,參加廣島核爆65周年紀念會。

但日本人有沒有想過,在南京大屠殺,約兩個月的期間,就殺了30多萬的人,這是多高的比例,而且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老百姓,他們慘遭活埋,屍首遍野;或整批人被趕到長江邊,集體被射殺,血流成河,然後丟到江裡。

日本軍官甚至把砍人頭,當做競賽遊戲,看誰人頭砍得多;對婦女姦淫擄掠,連嬰兒小孩都不放過,而且手段之殘酷毒辣,令人髮指。(註:請參考張純如著《被遺忘的南京大屠殺》一書,天下文化出版 1977 / 12 / 5)。 當你看到當時醫生、宣教士、記者所留下來的日記、照片,南京大屠殺恍如「人間煉獄」,只能用「慘絕人寰」來形容。

更可惡的是,日本政府扭曲史實,淡化日軍的惡行,在高中教科書中,對中國的侵略,只說「進出」中國,對南京大屠殺的野蠻罪行,隻字不提,或說那只是訛傳。日本「軍國主義」的思想,以及「併吞鄰國」的野心,竟以「解放東亞殖民地」的藉口,合理化其侵略的動機,讓受害者,越發加深記憶裡的傷痛、憤怒與沉重。

然而,還是有少數,有良心的日本大學生,不滿日本政府睜眼說瞎話,昧著良心,抹滅歷史事實,乃發動自力救濟,於1983年組織「和平船」團隊,其宗旨為:「反省過往戰爭,建構未來和平。」用創新的方式,探求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受害者的真相故事。

25年來,他門已航行60次,繞行地球40圈,宣揚無國界、種族、膚色的愛,與人間真誠的互動。(今年2013年五月,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曾頒發「熱愛生命勇士獎」給日本和平船的船長吉岡達也)。

十八世紀英國哲學家愛德華柏克(Edward Buke)就曾警告:「Evil flourishes when good men do nothing(好人不出來伸張公義做些事,邪惡就到處蔓延)。」當我們聽聞這段日本侵華的歷史悲劇時,我們是不是要做些事,讓更多人了解真相?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