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挺獨家電影院 懷舊時記憶

蕭思源 / 自由業 2013/09/03 12:09 點閱 2015 次

媒體報導「台東人挺『獨家』電影院」,喚起塵封多時的情感記憶,心中不免戚戚焉,有著萬般感慨!新聞報導稱,四年來,台東縣是全台唯一沒有電影院的地方。其實,在自己的老家苗栗,電影院還「倖存」者,不過一二。台灣絕大部分鄉鎮,電影院早都絕跡多年,現實生活中,多半的人也都遺忘了還有電影院存在,這是時代變遷,不能不接受的事實。

空蕩孤寂的舊戲院

有好幾次抱持著懷舊心情,徘徊於苗栗市「興國」戲院(以前的「國際」戲院)門口,不見售票窗口有半個買票者,就是沒有勇氣跨進電影院去,深怕電影院內空盪孤寂,徒增感傷。

如果對以前那個年代的電影院還存有印象,大概就是戲院門口的櫥窗貼著很多電影海報,有位阿嬸,拿著成串繫著棉線的木牌,神氣地坐於車棚下,看管寄放的腳踏車,還有戲院裡頭那一排排的長條木椅,偶爾會發現有隻老鼠從椅子底下竄出,四周牆上掛著旋轉電扇,邊吹著涼風,邊發出喀拉喀拉聲響。

孩童最是在意的,是那個小小的糖食、枝仔冰販賣部,還記得有賣燒酒螺、蠶豆花哩!放映電影還有中場休息時間,廁所溢出陣陣的阿摩尼亞味道,半個世紀之後,都還熟悉記得那獨特氣味。

小時候,記得有多次在學校大禮堂看電影,學校大禮堂只夠容納六七百人,各個年級同學還是分批輪流看的,當時只是覺得新鮮熱鬧,同學們又叫又跳打招呼,感覺好興奮。

還有幾次是由老師帶隊,排隊整齊徒步到電影院看早場電影,依稀記得當時是要繳五毛錢的,大概是學生半票再加團體票的優惠價格吧!總之,對這些都還存有鮮活印象,只是現在都已成為過去。不知台東鄉親挺「獨家」電影院,充滿人情味的熱情之外,能否再尋得這些舊時記憶?

期待電影院復業

新世代的年輕人早已遠離電影院,現在都市裡頭的電影院早已全然改觀,號稱是「影城」,豪華舒適不在話下,更是強調聲光視覺享受,不像以前鄉下電影院那般寒酸簡陋,但卻也失去了舊時看電影,那種充滿期待興奮的情感氣息。偶爾看見台北人颱風假都擠進電影院去,只覺得那是都市人時髦新鮮,人家躲颱風都來不及,台北人卻覺得無聊,想到電影院湊著熱鬧氣氛,這和昔日到電影院看電影有著深深情感是絕然不同的。

其實,電影既是文化也是藝術,更是具有社會教化功能,無論是懷舊、休閒育樂,亦或知識文化學習,上電影院看電影是調劑生活重要的一環,應該加以鼓勵提倡,如此方能體會,台東鄉親期待電影院復業,何以是這般的殷切相挺。

對一般民眾而言,看電影是知性的文化學習、視覺官能享受,也是可以舒緩心靈的休閒娛樂。對鄉下人而言,連電影院都沒有了,想看場電影是多麼困難,更何況電影票價動輒一張數百元,鄉下人顧三餐比看電影要緊,哪會捨得如此的奢侈浪費?沒有足夠票房,電影院經營肯定難以為繼。

僅鄉親力挺難持久

台東鄉親挺「獨家」電影院能夠挺多久?這樣子的挺法會很辛苦,很是令人擔心,又再貼出永久「整修內部」的告示。地方政府何不與社區發展協會合作,撥出部分鄰里自強活動經費或善用公益彩券社會福利回餽金,定期在村里活動中心或借用學校操場放映電影,藉此機會加深村里居民情感交流,也照顧及年長與弱勢者。

甚至中央政府的文化部也該藉此機會協助電影事業發展,用獎勵金協助電影深入鄉鎮,這些都該是務實而可為的,龍應台部長的行事風格向來是劍及履及,應該會注意並重視此細微的文化深耕工作。

看見「台東人挺『獨家』電影院」深有感觸,這些是全民都該挺,每個鄉鎮、每個村里都該挺,尤其是,政府更該拿出實際行動帶頭挺,多做一些有意義的文化娛樂,相信可以消彌社會上的一些無謂爭端。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