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永續目標難達成 寄望氣候變遷委員會

醒報編輯部 2024/07/04 13:10 點閱 1426 次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是2015年通過的一個全球性發展議程,涵蓋了社會、經濟、氣候、和環境的各個層面,主要目標是到2030年實現一個更具韌性和更加繁榮的世界,並保護地球的生態環境與資源。

永續發展要加油

然而,上(六)月28日聯合國發佈的《2024 年永續發展目標報告》指出,距離原訂完成期限僅剩六年時間,目前取得的進展與實現目標相去甚遠。17個永續目標之中,僅有17% 推動順利,近一半的目標進展甚微,超過三分之一的目標停滯不前,甚或出現倒退情形。
聯合國表示,受到2020年新冠疫情大流行影響,再加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與戰爭衝突不斷升級,和日益嚴重的氣候暖化的衝擊,嚴重阻礙了永續目標的實施。

集體努力的失敗

報告顯示,解決飢餓、創建永續城市、緩解氣候暖化、以及保護陸地和水域的生物多樣性,是特別薄弱的幾個項目。例如,大氣層溫室氣體濃度創下歷史新高,2023年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年,氣溫升幅已接近「巴黎氣候協定」1.5°C的臨界點。

在2022年近60%的國家面臨中度至異常高的糧食價格,極度貧窮人口增加了2300萬人,飢餓人口增加了1.23億人。在暴力不斷升級的情況下,死於武裝衝突的平民人數激增了72%,截至2024年5月,被迫流離失所者的人數接近1.2億人。

教育與社會方面的進展也令人失望,全世界只有58%的學生在小學畢業時達到了最基礎的閱讀水準,55%的國家缺乏禁止歧視婦女的法律。更嚴重的是,發展中國家的外債一直居高不下,約60%的低收入國家面臨龐大的債務困擾,需要更多的資金援助,可是世界各國合作的意願卻是空前低落。

這些現象清楚顯示全球集體努力的失敗,2030年永續發展的目標正遭遇根本無法實現的困境;不僅如此,全球在能源轉型方面也步履維艱,困難重重。

全球能源轉型未達標

今年三月在美國德州休士頓舉行的國際能源會議上,沙烏地阿拉伯國營石油公司執行長就不客氣的指出,全球能源轉型正面對幾項殘酷現實而碰壁。首先,化石燃料在2023年占全球能源供應比率,仍然高達81%;天然氣已是全球能源供應主流,自2000年來需求量成長近70%;煤炭價格也依然創新高。
目前風力發電與太陽能,占全球能源供應比率,加起來仍不到4%;然而全球過去20年來在能源轉型上已投入逾9.5兆美元,但替代性能源在應用規模上,還是無法取代化石燃料。

未來能源轉型能否成功,將由占全球人口比率逾85%的非洲、拉美和亞洲等發展中國家左右,可是這些地區再生能源所占比率還不到5%,除了中國大陸有資金與技術的優勢外,絕大部分國家無法負擔成本高昂的替代性能源,而已開發國家又吝於伸出援手;因此在可預見的未來,成熟又相對低廉的化石燃料,還是難以從這些國家退場。換句話說,「巴黎氣候協定」要在2050年達成碳中和的目標,終究可能只是南柯一夢而已。

臺灣碳排進度落後

我國環境部於六月25日公布的最新版「國家溫室氣體排放清冊」顯示,2022年我國溫室氣體淨排放量高達2億6千多萬公噸二氧化碳當量。按照我國2050淨零路徑,溫室氣體減量目標需在2025年降低10%,2030年減碳~25%;可是目前只比2005的基準年減少1.8%,進度是遠遠的落後。在排放源之中,以能源部門排放最大宗,占了總排放量的90.9%,因此若不快速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減碳的目標根本達不到,處境與全球的現況一樣艱困。

今年下半年環境部將研擬第三期(2026~2030年)溫室氣體階段管制目標,總統府也宣布成立氣候變遷委員會,正是政府極佳的時機,立即務實評估淨零路徑嚴重滯後的影響,檢討能源政策 (如低碳核能的維持、再生能源的加速推動),以及更強化氣候變遷調適的工作,這是國家安全當前最要緊的優先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