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一世:林治平的生命故事》

醒報編輯 2023/10/26 18:27 點閱 2183 次

本書是林治平教授一生的生命故事。三十五歲那年,他以義工身分投入只賠不賺的「傻瓜事業」,當年只是一份「探索生命意義,分享生命經驗」的宇宙光雜誌。
後來,雜誌發展成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全方位朝向全人與找人的目標邁進。
「我在宇宙光固然作了五十年的義工,也付出了不少生命中寶貴的東西。但是五十年來所獲得的生命回饋,親眼看到許多人,因著宇宙光的工作潛移默化,而產生生命終極意義的改變,我心中就充滿感激、深覺不配。」

宇宙光剛開辦時,沒有什麼本錢,在那樣的環境下,上帝竟讓我去參加了1974年葛理翰(William Franklin Graham)牧師在瑞士洛桑召開的世界福音會議。

參加福音會議 大轉機

當時聽說葛理翰召開這個大會,很多華人傳道人都很積極參加,我開始是一點都不動心,因為我沒有錢,宇宙光也出不起錢。

有一天,一輛黑色轎車開到宇宙光羅斯福路辦公室門口,坐車的人還蠻神氣的,車子一到達就有人幫他開門。原來坐車的那位黑人竟是世界福音大會的祕書長,他進到我們地下室狹窄的辦公室,告訴我,希望邀請我出席世界福音會議。

去做什麼呢?因為大會籌備人員要在開會期間辦一份中文快報,委由一位香港文字寫作者擔任負責人,這位負責人希望我能去參與編輯工作。

接著他說,因為他們邀請我去擔任編輯,所以所有的費用由他們支付。既然是這樣,我便答應參加,而且那時宇宙光剛剛成立,正需要連結一些國際資源,所以洛桑世界福音會議就成了我的首次出國之旅。

參與這次國際性的大會,帶給我很大衝擊。首先是大會非常正式,所有與會者都西裝筆挺;而且會議中有非常多講義,每個人都拿到很多資料,需要在會前閱讀準備。

嬉皮當講員?

有一天,我在會場看到有個人竟然穿了一身嬉皮裝,褲子破破爛爛的,我覺得很奇怪,這場會議不是很嚴格嗎?怎麼會有人穿這種奇裝異服?

好奇心驅使下,我偷偷靠近想看他的名牌,一看竟然寫的是講員(speaker)啊!我更是嚇了一跳,在那個年代,嬉皮給人的印象就跟流浪漢一樣,奇怪,大會怎麼會請嬉皮來演講呢?

我趕快翻查會議資料,發現他講的題目是「如何向嬉皮傳福音」,難怪他會穿著嬉皮裝,這讓我感到很震驚!於是去聽他演講。他說,你們要向嬉皮傳福音,首先要自己是嬉皮,然後要接納他們的身分,站在他們的立場,講他們聽得懂的基督教的話語。他的這段話,也成為我對福音預工的定義。

以前教會人士提到「福音預工」,通常是指傳福音的最前哨,也就是,面對不信的人,必須要直指他們不信之處,讓他們能接受信仰觀念。但我覺得這樣的方式不太對。

耶穌講「撒種的比喻」,農夫出去撒種,種子如果落在路旁、土淺石頭地上、或是荊棘裡,這三種都沒用,只有落在好土裡的才能夠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參馬太福音十三:3-8、路加福音八:5-8)

福音預工經營好土

所以,有四分之三的土地是不要撒種的,四分之一的土地才是要去慘澹經營的。那麼,什麼是「福音預工」?福音預工就是要去研究土地人性本質,土淺石頭地啦、路旁啊、荊棘雜草地都不要撒種,而是要找到那一塊好土再去耕耘,就可以結實三十倍、六十倍、一百倍。

我在世界福音會議所看到的畫面、所聽到的演講,讓我更加了解福音預工的內涵,於是把這個觀念跟宇宙光的福音預工連結在一起。宇宙光剛開始推展福音預工時,遭到許多人指責,批評我們好像在搞當代思想,而不是純粹福音。

但我說明我們是在找一塊好土,鑑定為好土之後,再小心的撒種,然後小心的照顧他,才能夠結實纍纍,而不是隨意撒種,讓種子枯死。所以宇宙光在傳福音這件事上,向來是先訂好計畫再傳,如早期出版的見證集,就是站在非基督徒的立場,以寫故事或寫小說的方式,讓他們能讀進去並且讀懂。

當然,福音預工不僅是消極的尋找好土,撒下福音善種,以求豐碩的回收;福音預工更積極的在「壞」土中辛勤耕耘,先把不利福音種子落土生長的「壞」土變為好土,然後再播撒善種,以求百倍回收。

那次大會對全世界福音工作有相當大的影響,包括創辦了專門向華人傳福音的「世界華福中心」(簡稱華福)。在那之前,由於華人分散在世界各地,並沒有一個相互連絡、分享資源的組織,很多地方也還沒有建立教會,王永信牧師是當時非常重要的福音領袖,上帝感動他在1976年創辦華福。華福的召開,很自然是由他擔任總幹事,我和王永信牧師也因此開始有往來連繫。

學習服事上帝

當時,我們幾位年輕傳道人,有的大學才剛畢業,一個個滿腔熱血,但是熱血往往會燒過頭,常覺得不知道老一輩的在想些什麼?總覺得他們趕不上時代。我們這群年輕氣盛的人,很多想法雖然非常膚淺,但常常堅持己見,不稍退讓,自以為是,認為是在堅持真理。

記得當華福創立時,大家研議要簽一個「告全球華人教會書」,就是一份文告,我們幾個年輕人對某些措辭另有意見,並不贊成,於是,其中有一位雖然簽了名,卻在旁邊寫上「我反對」三個字,這份文告就這樣被毀了。

然而王永信牧師十分謙卑,與我們誠懇溝通,表明他很看重我們,也很重視我們的事奉。之後幾十年,他沒有一絲芥蒂、沒有一點為難的支持宇宙光的工作,幾乎隨傳隨到,令人敬佩感動。一直到他九十多歲退休以後,宇宙光在美國辦推廣會時,他再怎麼忙都仍然自己開車前來,上台呼籲懇請大家支持宇宙光。這樣一位長輩,讓我衷心感激,我跟他學到的不只是一點點,而是一個服事的榜樣。

我當時在華福只是一個同工,因為我不是牧師,也不是神學院的老師,但是感謝主,他們仍然安排我作專題演講。我曾經講過文字工作、視聽工作,後來也糊裡糊塗被選為董事會的副主席之一。我從來沒有競選過,但是就一直被選上,直到2022年辭去職務,交由年輕一代繼續推展。

獲選十大傑出青年

瑞士洛桑福音會議結束後,我接著到美國去推廣宇宙光。因為過去我們一直在學生工作有所投入,適逢那個年代美國的教會有很多華人的查經班,只要有大學就有查經班,查經班的學生們很喜歡我們去演講,許多查經班都聽到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的分享,為宇宙光事工的推廣,建立不少連結。

在美期間,我住在一位老同學家裡。有一天早上我起床後走到客廳,看到老同學手上拿著一份報紙。他看到我,半句話沒講,就哈哈哈的狂笑,笑到整個人從椅子上往後翻倒(不誇張,真的翻倒了)!

看到他的反應,我很好奇問他:「什麼事那麼好笑啊?」

「林治平,你看你看,」他指著手上的中文報紙,一副不可置信的口氣:「你竟然獲得『十大傑出青年』欸,哈哈哈⋯⋯笑死我了!像你這樣⋯⋯」說到這兒,他突然打住。我也一副不可置信的,把那段新聞從頭到尾仔細閱讀。

真的是我!我竟然莫名其妙獲得中華民國第十二屆十大傑出青年獎,太不可思議了!當時的我,內心的感受真是五味雜陳。一方面,我知道老同學沒講出口的話:「像你這樣壞事幹盡的人,竟然是十大傑出青年!真是笑死人了!」因為年輕時我們是一掛的,他非常了解我做了什麼狂事;另一方面,我也在心中默默感謝上帝:「主啊,這個獎實在不是我努力去求來的,心裡只有感恩。」

又得傑出校友獎

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當選十大傑出青年,我不像其他獲獎青年,有轟轟烈烈的事蹟,我就只是做了很多不同的工作,譬如陪伴年輕人、藝術團契演出舞台劇之類的。

後來在1993年,我又得到台南二中為了紀念創校八十年而頒發的第一屆傑出校友獎,與我同年獲獎的還有歷史學家許倬雲教授。許教授在海內外皆是知名學者,受大家敬佩,我怎麼會與他並列得到傑出校友獎?當年因事務繁忙沒有去領獎,也許這些獎項本來就是我不配得的,受之有愧吧!

母校將獎座寄來,深覺溫馨。上帝在我高中時期拯救我,呼召我來事奉祂,又賜我殊榮,得到母校的關愛與鼓勵,令我感動不已。

2020年在東吳大學創校一百二十週年慶祝活動中,有一項「第五屆傑出菁英校友選拔」活動,我竟然名列44位當選者中。我也是糊裡糊塗,不知為何會獲獎。我在東吳大學就讀期間,沒有什麼亮眼的表現。唯一讓母校覺得高興的,就是當年東吳政治系畢業後,我考取了政大外交研究所,雖然是最後一名考取,但仍是東吳畢業生第一個考取政大外交所的人,當時石超庸校長還在週會時特別提出表揚。

獲得這些獎項實在是上帝對我特別的恩典。就像上帝呼召我進入宇宙光服事,一個人能被上帝揀選,進入上帝的事工計畫中,親炙上帝豐盛生命的澆灌同在,是何等有福啊!(章文/輯)

《傻瓜一世:林治平的生命故事》
作者:林治平, 田疇
出版社:宇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