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歲月》重遊翡冷翠

朱全斌 2023/10/03 17:55 點閱 3221 次
翡冷翠中央市場,在送走了疫情之後,川流不息的觀光客有如注入的新活水,讓大家都想要揮別陰霾,重拾嶄新的生活。(作者提供)
翡冷翠中央市場,在送走了疫情之後,川流不息的觀光客有如注入的新活水,讓大家都想要揮別陰霾,重拾嶄新的生活。(作者提供)

義大利的佛羅倫斯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也是妻子在世時我們很喜歡去的城市。距離上次造訪已經將近十年,這回重遊,期待中也帶著幾許感傷。

在米蘭被搶

這次旅行有兩位晚輩相陪,其中一位先行出發,我們約好在米蘭機場見面,沒想到才下飛機,就接到他被搶的消息,驚嚇不已。原來是他搭的火車因為碰到強勁風暴以及冰雹而停駛,中途被放鴿子於一個偏僻小站,慌亂中遭歹徒摸走隨身箱,讓我心裡犯滴沽,該不是此行的不祥徵兆吧。

一路並不順利地由米蘭到了佛羅倫斯,我們在一間公寓落腳,落難的學生決定要收拾好心情,不能讓意外毀了期待已久的假期,否則損失更大。我很贊同他的正面思考,失去的都是身外之物,旅途中累積的快樂記憶才是無法被竊取的,所以一定要以淡定的態度面對。幸好,在友人的幫助下,他很快地補辦了護照,之後就恢復平常心享受假期了。

翡冷翠與徐志摩

當年徐志摩為了忠於原名Firenze的發音,創了翡冷翠這個譯名,這個名字帶來晶瑩剔透的聯想,非常適合這個充滿文化及藝術遺產的城市,我也決定一路都要用翡翠的意象來提醒自己要保持純淨之心,盡情地享受這些瑰麗的寶藏。

以前跟妻子旅行,行程都是由她規劃,她帶路我隨行,雖不用動腦,但是因為沒做功課,記憶都不深。這回我調整了心態,事先就想好要去的地方跟想做的事,並盡可能地實踐,因為到了這個年紀,去每個地方都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因此份外珍惜。

市場二樓的美食區

記憶的重溫被列為是重點之一,以前妻子來到翡冷翠,第一件事一定是去逛中央市場,滿足她對食物的熱情。這回雖然沒有她,我也帶著儀式般的心情將之列為第一站。到了市場,卻發現跟記憶中不一樣了,不但店家增加了不少,店面的擺飾及販賣方式也變得多樣化起來。

位於市場二樓的美食區,更是過去沒有的新發現。在送走了疫情之後,川流不息的觀光客有如注入的新活水,讓大家都想要揮別陰霾,重拾嶄新的生活。

我帶著兩位年輕旅伴,到共和廣場去尋找以前每次來我跟妻子會住的地方,那是一間民宿,位於一幢古老建築的三樓,面對著廣場,打開窗就可以看到川流不息的行人以及旋轉木馬,廣場的另一頭是一家百年老店Caffè Gilli ,我們旅居時,妻子每天都必定要到這裡來喝黃昏酒。

古城的記憶

我們在店裡坐下來,我點了杯跟往常一樣會點的白酒,在店外街頭藝人的手風琴樂聲中,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正在此時,旅伴忽然翻開了妻子寫的那本《義大利小城小日子》,一句一句地朗讀起來。文章中記載著當年我們在此旅遊的點點滴滴,透過旅伴清脆的嗓音,她的文字彷彿也成為了翡冷翠這歷史古城的一部分。


”AA”
。我點了杯跟往常一樣會點的白酒,在店外街頭藝人的手風琴樂聲中,許多回憶湧上心頭。作者提供)

記憶穿透了時空的距離,在這詩意的片刻,我忽然醒覺,只要認真用心地活,一切的生命經驗都不會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