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金視窗〉蔡、馬都舉債 小英財運佳卻更費錢

黃耀輝 2023/09/06 17:51 點閱 2962 次

隨著總統大選的逼近,蔡政府和馬政府誰舉債較多?何者比較遵守財政紀律?成為朝野政治攻防的焦點。我們有必要站在公平的立場,就同樣以「八年」的時間尺度,用客觀的數據詳細剖析,才能比較馬、蔡的高下。

預算執行是關鍵

就中央政府的累計債務而言,馬政府八年的債務淨增數確實為1.7兆元。但蔡政府拿至今年6月底(僅七年)的累計債務數來說明至今只舉債不到五千億,並不客觀。因為從預算數來看,112年底的累計債務預算數為6.67兆元,「實際數」要看今年稅收狀況及特別預算執行進度而定。

按照去年及今年經濟成長率低迷的狀況判斷,今年稅收極可能短徵;而前瞻建設因執行效率偏低,壓低了舉債數;若執行力提升,則舉債數就會大增。至今年底的「實際」累計債務極可能超過6.67兆元。也就是蔡政府上任時承接的5.4兆債務,七年來債務淨增數可能高達1.3兆元。

加上113年預算仍將舉債接近2千億元,則蔡政府「八年」舉債約為1.5兆,其實和馬政府八年的舉債數差不多。

馬執政環境大不利

其次,馬政府八年受到國際大環境逆勢的不利影響,一上任就因美國引發的金融海嘯造成經濟衰退,98年稅收嚴重短徵2,538億元;101及102年因歐債危機衝擊國內景氣而損及稅收,八年的稅收超徵總數僅802億元。而蔡政府過去七年(105年~111年)的稅收超徵則高達1.33兆。再看看全國稅收,馬上任(97年)才1.76兆,蔡政府上任(105年)已增至2.22兆元,111 年更高達3.25兆,或可說是馬政府的「財運」比蔡政府差了許多。

反之,蔡政府如果將超收的稅課收入,好好「理財」,將之用在減少舉債、增加還本與累計賸餘等,其實可將累計債務降至4.1兆。可惜卻是累積債務不減反增,還淨增加了1.3兆,顯然是蔡政府把「超徵」的豐厚稅收,「超花」在五項特別預算2.2兆所致。相對於馬政府任內的稅收不理想而不得不舉債,蔡政府稅收超乎預期卻仍然繼續高築債台。

蔡未儲蓄超徵的稅

更可惜的是,蔡政府並未居安思危,沒把超徵的稅收儲蓄起來。預算籌編原則強調的「應考量人口年齡結構變動之影響,審慎規劃收支額度及中長程財務計畫,以因應高齡化及少子女化對財政之衝擊」,蔡政府應加以檢討。

再看看「潛藏債務」。馬政府104年底的政府潛藏債務17.75兆元。蔡政過去七年憚於改革勞保實收費率遠低於平衡費率的沈疴,使得 111年底勞保的潛藏債務未提存金額為11.5兆,預估今年底將增至12兆,讓潛藏債務突破19兆,蔡政府這七年增加了1.25兆的潛藏債務。

不應用預算撥補

政府常以「潛藏負債屬未來社會安全給付事項,可由改革(如提高費率)來挹注,不一定會發生」,作為不列入累計債務的理由。問題是,蔡政府竟還用預算撥補進3千億,嚴重違反社會保險財務自給自足的財政紀律,更使勞保的潛藏債務成為「一定會發生」的債務。

如果將蔡政府八年來的中央潛藏債務16兆和累計債務7兆合計,中央政府的實際債務至少超過23兆,約與2022年GDP 22.66兆元相當,中央債務占GDP實際超過100%,和許多先進國家的財政窘況十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