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是偷懶還是尊嚴?

陳敦源 2023/02/09 09:58 點閱 2469 次

遠在歐洲的法國,因為政府的退休措施想讓退休年齡延後兩年,而引起了史無前例的大罷工,還有就是類似台灣的軍公教的年改,如果沒達一定年資,退休者無法請領全額退休俸。

法國最有名的諷刺政論雜誌Charlie Hebodo在今年一月份的一個雜誌封面上,用一個人自己釘上自己棺木的漫畫,來表示她必須工作到死的諷刺。

工作到最後一刻

事實上,我對於自己這份工作是非常喜歡的,雖然自己一直嚷嚷要「裸退」,但是,自己的老師William H. Riker就是當教授當到生命的最後一天,資深教授所帶來的人脈、經驗與豐富的身分地位,何樂不為?怎麼會有人這麼不喜歡工作呢?

前一陣子,英國伊麗莎白女王也是工作到最後一刻,從長照的社會成本與個人臨終磨難程度來看,這都是上了年紀者進入人生終點站的典範,因此,能夠健康地工作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應該是一個「莫大的祝福」吧?法國人是否是太浪漫的,也不愛工作(很懶嗎?)上街頭抗議政府不應該摜破人們可以不工作領錢的退休美夢?

爛工作像傭兵

該期雜誌的社論標題是「工作:華格納的傭兵請準備您的退休」,內有兩觀點:其一,愛工作不想退休是菁英貴族階層的偏好,一般拿「爛工作(包括會害命)」(shitty job)的人都想退休;其二,由於工作都很爛,一般人除了賺為錢沒有啥抱負,因此,大家像是「傭兵」(mercenaries)一樣工作。

對於貴族階層來說工作到老是一個特權,而對勞工來說是在爛工作中如「類奴隸」揮汗一生後僅有的尊嚴,這就是這次法國反年改的最核心論述!

看起來這樣的論述的確能夠引起法國勞工階層人們的共鳴,當然,這是一個左派的階級論述,內中也隱含工作內容存在天生的不平等,因此,政府必須要保證勞工人生最終的尊嚴。

工作不該壓過上帝

最後,這些信息讓我學到兩件事,第一,今後不應拿喜歡自己的工作來要求他人,因為工作可能本來就要「討喜」(likable),但不是所有的工作都是討喜的。

第二,資本主義將工作用來評量個人價格,共產主義將工作當作階級壓迫的工具,我個人比較喜歡基督信仰中的「呼召」(Vocation)的概念,不管是甚麼工作都一樣。

工作之於人是很重要的人生價值試金石,但是,它當然不該壓過上帝創造個人的尊嚴,而這個尊嚴的實現,是要看個人回應上帝原始創造的目的而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