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該相忘於江湖

彭菊仙 2023/01/17 18:37 點閱 3022 次
對我來說,陳老師仍然是一個親切可愛的大姐姐,我們一起漫步南門校園,除了一起沈湎於青春諸多回憶。(彭菊仙臉書)
對我來說,陳老師仍然是一個親切可愛的大姐姐,我們一起漫步南門校園,除了一起沈湎於青春諸多回憶。(彭菊仙臉書)

有人說,真正聰明的人,記憶力都很差,不糾過往,只看現在。但我覺得記憶力也不能差到記不得別人的好,特別是關鍵時刻拉你一把的人,即便短暫交會,不該相忘於江湖。

想起良師益友

這兩三年進入更年期,身體狀況不少,一不舒服起來,我就特別不可自拔地糾著過去,糾著過去的好人與好事,方能忘記現在的大病與小恙。於是,我的生命清單中孵出一個個待我道謝與感恩的人影:良師、益友、兒時玩伴、好麻吉….

第一個想見的老師是我讀南門國中一年級的導師陳素滿老師。42年前,我13歲,陳老師只有27歲,滿腔教育熱忱與對學生全方位的關注。當時的我,長了滿臉青春痘,個頭很小、又黑又瘦,對自己的外觀相當自卑,且完美主義的我總是給自己極度嚴苛的高標準,從早到晚緊繃地用功讀書,沒拚到第一名就自責到想死。

觀察出異常

當時家裡一團糟,爸爸病痛纏身年邁退休,媽媽又處在非常不穩定的更年期,但為了家計,每天還得到工廠當女工掙錢養家,晚上回到家更得照顧生病的父親,爸媽倆三天兩頭大吵大鬧,家裡的氣氛總是陰鬱晦暗。

有一天,陳老師在課後把我喊到辦公室,拿出我的心理調查問卷,問我為什麼我的功課那麼好,人緣也好,也覺得我長得挺可愛的,卻總是看起來抑鬱寡歡,特別是問卷的結果讓她相當擔心,因為我是全班問卷裡呈現心理問題最多也最嚴重的學生。

陳老師主動幫助學生

從此之後,陳老師似乎特別關心我,常常在課後一對一的關心開導我。暑期輔導時,我勾選不參加,陳老師又把我叫到辦公室。

我回答她:我自己能夠讀書,我也自認非常自律,所以我不認為我一定要參加暑期輔導。事實上,我當時只是覺得可以為家裡省下一筆費用,所以決定不參加暑期輔導。陳老師大概揣測到我的真實想法,於是主動幫我辦理了無需繳交輔導費的手續。

不會相忘於江湖

如今40多年忽焉已過,我仍點滴在心頭。只可惜,陳老師只教了我一年,但是這一年卻是我焦躁憂鬱青春裡的一道暖光。事隔44年,終於和這位大姐姐見面了,當年她27歲花樣年華,如今70人生更要精彩開始。

對我來說,陳老師仍然是一個親切可愛的大姐姐,我們一起漫步南門校園,除了一起沈湎於青春諸多回憶,如今亦師亦友,更多了熟年的相知相惜,不再只是單方的關心與指導,叨叨絮絮親如老友般說天說地說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