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就這樣到天明

蕭旭岑 2022/11/08 11:20 點閱 1722 次

去年當我寫完「十大華語唱片」時,朋友問我,你有沒有遺珠之憾?當然有,怎麼可能沒有呢?

既然選了十張華語唱片,不可能盡如人意,我豈非必須對著滿屋唱片懺悔:「對不起感謝你陪了我這麼多的美好時光,但是很抱歉,現在就只能是它,不能是你…」就像地球即將毀滅,你要帶著誰搭上諾亞方舟?這是必須要抉擇的,有選擇就會有遺憾。

有選擇就有遺憾

人生就是如此,有選擇就有遺憾,遺憾是人生裡絕無可能避免的東西。我們常說「遺珠之憾」,其實有時不必到遺珠,即使是遺落一片葉子,只要是你珍惜如己者,仍會心痛難受,甚至追悔一生者,亦所在多有。

但是遺憾也是人生的一部份,只要看破這點,遺憾就會轉成人生的印記,讓自己拼湊起來更完整。求不得、愛別離、放不下,都會留下遺憾,讓我們試著把它轉成人生的印記,儲存在自己的記憶卡內。

黃韻玲的《憂傷男孩》

既然遺憾是免不了了,只有透過書寫記述,透過言說寄情,把遺憾徹底地攤在自我面前,攤在他人面前,讓遺憾以某種形式的存在,某種實體的樣態保留下來。我話說太多了,其實我要講的就是黃韻玲1986年的唱片《憂傷男孩》。

我的好友「聲色Sounds Good」主人林珮如,日前在「聲色」主牆面展出1986年發行的經典專輯。那年有李宗盛首張專輯《生命中的精靈》發行,林慧萍的《走在陽光裡》、那年頭流行的大合唱《快樂天堂》...等等,以及,黃韻玲的《憂傷男孩》。

珮如說,這些歌串起了她1986的青春。我也是,對我來說,這幾張唱片跟陳昇《貪婪之歌》(1990)的意義庶幾近之,都是有著生命的刻度在上頭的。尤其是黃韻玲(暱稱小玲)的《憂傷男孩》。

電子合成器流行樂

從小學鋼琴,有深厚古典音樂基礎的黃韻玲,國中時就與許景淳等人合組「四小合唱團」,參加第三屆「金韻獎」獲得優勝,發表了第一首創作〈永恆的生命〉,而她也是在這次比賽中認識了「華語流行音樂教父」李宗盛。

黃韻玲讀國立藝專時,李宗盛邀請她為電影「小畢的故事」寫主題曲,這是她正式投向樂壇的敲門磚。專科畢業後,黃韻玲進入滾石唱片,1986年,她與沈光遠合作,在滾石唱片推出首張專輯《憂傷男孩》,採用大膽而前衛的電子合成器流行樂(Synth Pop)編曲風格,讓當年才24歲的黃韻玲一炮而紅。

這張專輯帶起一股新音樂運動,讓黃韻玲甚至有了台灣「合成器流行樂」風格教母的外號。黃韻玲包辦了所有作曲及編曲工程,甚至合聲編寫及樂器的彈奏。當中的〈結婚喜帖〉中間的法語對白等,在當時都算是很有新意的創舉。

黃韻玲的《憂傷男孩》,是我私心非常喜愛的唱片,〈改變〉、〈你是唯一〉、〈我是你的〉等都是我非常非常喜歡的情歌,有著淡淡的憂愁與甜美。〈就這樣到天明〉尤其是我的銘心摯愛,我唸書時,常常放著這首歌,一直到夜深人靜…

如此感傷甜蜜

把你的
溫暖放在每個夜裏
把你的
關懷放在每個夢裏
哦......啦.......
讓我們 就這樣到天明
哦......啦.......
讓我們 就這樣到天明…

這首歌架構非常簡單,歌詞也就這幾句,但旋律如此感傷甜蜜,讓人懷念不已,可以不斷播放,從夜深人靜,一直放到天明。它串起了我整個十九歲到往後人生的歲月,到現在還包覆著我,深深悸動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