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金門看戰地美景 追憶當兵往事

劉東皋 2022/10/24 13:07 點閱 2411 次
從陳景蘭洋樓遠眺太平洋,令人心曠神怡。(淡江大學校友總會提供)
從陳景蘭洋樓遠眺太平洋,令人心曠神怡。(淡江大學校友總會提供)

金門緊張的戰地如今已成為觀光勝地!這是民國75年退伍的我很難以想像到的事。退伍後,有36年間未曾回過金門,15日參加淡江大學校友總會全國大會舊地重遊,眼前所見,早已是物非人也非,毫無戰地印象了。但金門的山水景色、安適的生活環境,加上「前線戰地」的歷史,仍吸引了眾多的遊客。

重返金門 人事已非

在淡江金門校友會與中華民國淡江校友總會安排下,連同眷屬,及淡江大學董事長張家宜所率校方代表,共有近3百位來自全台各地的校友團參加15日至17日的校友活動。隨著遊覽車前往獅山砲陣地、擎天廳及莒光樓的參觀,雖引起自己懷想當年當年當兵景況,卻很難與旅遊的心情相對映。

服役期間,仍處於戒嚴時期,金門戰地入夜即一片漆黑。當年下部隊到台南僅4個月,即移防金門,在金門小徑服役一年半的時間,記得唯一1次放假回台灣5日,返回金門那天已是晚上七、八點,整個金門進入宵禁,暗無天日,遇有路哨,必須喊出當日通哨喑號才能通過。

當年,每個月難得有一天外出休假,有時須「在營休假」;平日每天忙著出操、站哨、做工事、到金門碼頭搬運台灣運來的物資等,部隊就是要讓阿兵哥每天忙碌,才不會有心思想家和在台的女朋友。服役時除了行軍,根本沒有「逛金門大街」這件事。難得的外出休假,到山下或金城,看場電影、泡泡澡、吃吃喝喝,就過了一天。

被武裝的大村落

白天出差做工事,入眼皆是碉堡、哨崗、靶場、軍車及部隊,不是在林區,就是在鄉村小路,對金門的印象,就是一個「被武裝」的大村落,既無大樓,更無現代化建築。

在金門唯一的美好印象是,有次忘了是出公差或休假,某個下午在「官兵休假中心」圖書館悠閒的看著台灣運來的「天下」雜誌,外面一片海景,館中似乎只有我和一位清秀的圖書館理員。僅有的兩、三次交談,來去匆匆未留地址、電話,不久退伍回台,台灣、金門戰地兩隔,也就失了聯絡。

戒嚴時期當兵抽到「金馬獎」,常意味著與在台女友必將因「兵變」分手,終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對金門那段日子幾乎等於生無可戀,因此也很少想要再回金門。當時兩岸只是對峙備戰,戰地生活就如此戒備森嚴;可想見,一旦台灣真有戰事,戰爭帶來的,常是人際的斷裂與人事的全非。


”AA”
金車廣闊的水景,令人心曠神怡。(淡江大學校友總會提供)下同

美景使人心曠神怡

此次隨著淡江校友總會安排的遊覽車到各景點走馬看花,一般遊客可能極感興趣的砲陣地、莒光樓、擎天廳及翟山坑道等,對在金門當過兵的我而言,當時每天都處於那樣的環境,並未覺得新鮮。反倒是在金門水碼頭搭郵輪沿著海岸線觀賞復興嶼、猛虎嶼、大、二膽島、廈門黃金海岸、金門大橋,別有一番風味。

由於過去是戰地關係,金門未遭到過度開發,以前的軍事基地成了觀光景點後,四處仍是廣闊的綠地、湖景與海景。位於金門東南角料羅村外海岸的南石滬公園、位於金湯公園旁的陳景蘭洋樓(即以前的官兵休假中心)、都令人心曠神怡。

部分具有歷史年歲的老街,如模範街、沙美老街,可以看到金門早年舊建築的風情,只是,多數店家一樓皆在販售金門土特產;這也是金門戰地觀光化必然的結果。


”AA”
金門酒廠是金門縣最大金雞母。

金門酒廠可一遊

另一個值得一遊的是金門酒廠。一進簡報大會議廳,服務人員就奉上一口杯酙滿的金門高梁,接待主管邊講解金門酒廠的歷史,邊教大家如何一口喝高樑,更要大家開懷暢飲免費喝;有人一聽每口八年以上純釀的高梁酒可以免費喝到飽,還沒到吃午餐的時間,一口氣已喝了三、四杯。

除了觀光,金門高梁酒已成了金門縣最重要的經濟產業支柱,各式各樣、各種年份難得一見的高梁酒,都可在金門酒廠看到。酒廠的接待主管也是淡江校友,一位看來三十多歲的年輕女性,教起一口杯的喝法很有架勢,想來在酒廠工作很少不會喝酒的。


”AA”
戰備坑道是金門遊的特色之一。

如今的金門早已不是我服役時的金門,說它是前線,其實已非戰地。兩岸人民常透過小三通在此交匯,卻因意識型態與敵意而中斷。一名年已八十的淡江校友馬大姐、坐著輪椅第一次到金門,知道小三通可以直達她的老家廈門,還盼望著下次可以從金門小三通搭船回家鄉看看。這個願望,卻不知何時可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