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大卡司《阿姆斯特丹》諷刺喜劇批判多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10/16 10:10 點閱 1422 次

在好萊塢片中不乏描述美國去他國策動政變的劇情,理由當然是美國要保護人權與擔任拯救世界和平的正義之師。在《阿姆斯特丹》這部大卡斯的好萊塢片,則以1933年發生在美國本土,一宗由華爾街商人策動意圖推翻羅斯福總統的政變為背景。

以《派特的幸福劇本》拿下奧斯卡最佳編劇的大衛歐羅素,採取荒謬喜劇的手法,用外表滑稽的悲劇人物,諷刺了美英聯手的情報體系,也批判了上流社會的虛偽,及一直存在的種族歧視問題。

與上流社會格格不入

劇中與紐約上流社會格格不入的白人醫生伯特(克里斯汀貝爾飾)、常要費力撿回跌出眼眶的假眼,力爭上游的黑人律師哈洛(約翰大衛華盛頓飾)是他在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一起受傷的戰友,兩人為戰後返鄉卻未得傷殘退伍軍人服務,而伯特因為照顧又窮又殘的病患,被勢利的岳家認為不體面逐出家門。

哥倆回憶起當初在歐洲戰場披著法軍制服參戰受傷,送到阿姆斯特丹的醫院,結識特立獨行的美國護士瓦萊麗(瑪格羅比飾),瓦萊麗是位達達主義的藝術家,專門蒐集傷患身上取出的彈片創作藝術品。

二男一女結下生死不棄的盟約,哈洛並和瓦萊麗成為黑白情侶。


”AA”

(Photo by 20th Century Studios)

「愛鳥」情報員

瓦萊麗身分神秘,為替伯特尋找義眼,介紹他們結識以玻璃公司為掩護的英國情報員(英國諧星麥克邁爾斯飾)與美國情報員(麥可夏儂飾),兩人同為賞鳥愛好者,但名為愛鳥,卻捕捉瀕絕的珍希鳥類做成標本。

伯特先行返美,因故入獄,瓦萊麗隔海成功營救伯特後卻失蹤,哈洛隻身返美力爭上游成為律師,與伯特合作服務戰友,而戰友(克里斯洛克飾)則經常為黑人與退伍軍人發出不平之鳴。

12年後,兩人意外捲入一椿離奇的父女謀殺案,為開脫罪嫌找權貴擔保,竟意外在豪門與瓦萊麗重逢,發現她原是豪門千金,當年因營救伯特身份暴露,返美後即被哥哥(奧斯卡影帝雷米馬利克飾)與嫂嫂(《后羿棄兵》安雅泰勒喬伊飾)以精神異常禁錮。


”AA”

(Photo by 20th Century Studios)

攀藤摸瓜

三人攀藤摸瓜,找到為退伍軍人福利振臂疾呼的將軍(勞勃狄尼洛飾),意外揭露了意圖推翻推行新政的羅斯福總統的神秘商人組織。

編導大衛歐羅素以一戰後的背景,將阿姆斯特丹塑造成烏托邦,唯有在此黑白戀不會受到歧視。並藉古諷今,批判上流社會的虛偽、又以「護鳥」暗諷美英聯手的情報組織名為保護實為戕害。


”AA”

編導大衛歐羅(網路截圖)

實力派演員到齊

男主角克里斯汀貝爾的造型與精湛演出,再次証明他是實力派演員,但是曾演《天能》約翰大衛華盛頓在此片是大放光芒,丹佐華盛頓有子傳衣缽,虎父無犬子,應是明年奧斯卡的熱門,而瑪歌羅比演出美麗又另類的女藝術家,則為影像帶來藝術風。

大衛羅素想要觸及的議題太多,流彈四射,又以現實與回憶交錯的方式快速剪輯,觀眾有如坐在快轉的咖啡杯中,雖不費力,也感頭暈。包括麥可邁爾斯在片中莫名其妙的一段「沙舞」,讓人有丈二金剛之感,唯有勞勃狄尼洛出現時,宛如定海神針。不過若以荒謬喜劇視之,而非歷史劇看待,則一切都可解釋。


”AA”

好萊塢明星眾星雲集(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