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王老先生講故事之154》只怕不得好死

王建煊 2022/09/28 10:12 點閱 1793 次

有個朋友說他立志得心臟病,因為心臟病死得很快。但是患有心臟病的人卻時時活在緊張中,深怕一不小心就再見了。

痛快地離開

有人則說,最好有心臟病,但自己不知道,這一來病發時走得快,而平時又不擔心害怕。另有個朋友說,他要常常到國外旅行,飛機坐多了,遇到墜機的機率自然增大,飛機失事,多數也死得快,且可獲賠償,家屬可多一層生活保障。

談來談去,都是同一個心願,就是希望離開世界的時候,能夠以比較痛快的方式離開,因為看到很多人逝世前被病痛折磨的悽慘,感同身受的情緒特別強烈,似乎有提前看見自己未來悲慘情境的樣子。

病痛的折磨

在十大死亡原因的統計中,癌症總是名列前茅,去年癌症仍蟬連首席,平均每天有八十人,每十八分鐘有一人死於癌症,因此人人談癌色變。有的癌症病患,必拖至最後身體、錢財、家人精力、親情都熬乾了,才結束生命,想來自然十分恐怖。

這也是為甚麼安樂死始終是大家談論話題的原因,但一般人並不符合安樂死的條件,因此只有寄望某些快速結束生命的方法,如心臟病或墜機等。甚至有人不願生命活得太長,據一家雜誌的調查,台灣有七成的人,不希望活過百歲。

新生命的開始

人生在世打拚終年,結局不好者,潦倒一生;結局好的,也是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黄昏。黃昏之後乃是一遍寂靜的黑暗,想到這裡就 會覺得生命了無意義。

當然這是悲觀論者所看到的人生,樂觀者,尤其是有信仰的,看法就會截不同。例如耶穌基督,祂屬世的肉體倒下時,祂的生命回到天家去。世界是我們的中途站,不是終點站。屬世生命的結束,乃是屬天新生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