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良談影〉電影手法刻劃的「安樂死」

梁良 2022/09/19 11:39 點閱 1939 次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旗手逝世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於日前傳出死訊。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旗手逝世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於日前傳出死訊。

法國電影新浪潮的旗手逝世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於日前傳出死訊,證實他在13日以91歲高齡辭世,但對其致死原因語焉不詳。

活下去的關鍵

數小時後,才由家屬透過律師對外聲明:高達是在瑞士執行了協助自殺的手術(assisted suicide procedure),即人們通稱的「安樂死」。聲明還說:「高達無病無痛,只是感到筋疲力盡。」一個素以前衛風格和叛逆思想著稱的名導演,最終竟選擇了這種「認輸」的方式來結束生命,頗令人感到意外,也再次激起了人們對「安樂死」的思辯。

在2018年,高達還執導了他的最後一部電影《影像之書》(Le Livre d'image),可見健康狀況不錯。何況,跟高達同年出生的克林·伊斯威特到現在還既演又導,新作《哭泣的男人》(Cry Macho)今年將公映,可見「年齡」並非決定一個人會否選擇活下去的關鍵,「體能」和「心態」才是決定因素。

閃亮的人生

看一下《我就要你好好的》(Me Before You,2016)這部影片會幫助你多了解一點高達作出如此決定的心態。本片的男主角威爾並非生無可戀的病弱老頭,而是高富帥的英國年輕企業家,但兩年前一個摩托車騎士在雨中把他撞至脊髓受損下身癱瘓,治療一直無起色,自覺已無人生意義的威爾決定到瑞士安樂死。

就在執行的半年前,勞工階層少女露伊莎應徵當他的照護員,她活潑開朗的個性使威爾的暗淡人生一度閃亮了起來。

這對主僕的關係,跟著名的法國片《逆轉人生》(The Intouchables,2011)十分類似。這對男女主角最後產生了感情,威爾想要繼續享受這種肉體有點不便但心靈足夠甜蜜的愛情關係是完全不成問題的,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安樂死的念頭,因為如今的自己已不能恢復成為過去的自己--一個能夠自由自在主宰一切的「人生贏家」。是因為這種帶點傲慢的「自尊心」作祟,才會使威爾(或許也包括了高達?)認為「成為別人負累」的自己已沒有活下去的意義!

AA
《我就要你好好的》劇照。

《我只想說再見》

翻拍丹麥電影《親愛的,我只想說再見》(Silent Heart,2014)的好萊塢片《說不出的告別》(Blackbird)是另一以「家人如何面對安樂死」為題材拍攝的作品,描述蘇珊‧莎蘭登飾演的初老女作家莉莉罹患了漸凍症,覺得生不如死,乃說服其夫協助她䏜藥自殺。

在死前一天,莉莉召集了兒女和好友齊聚家中吃「最後的晚餐」。本已取得默契的送別聚會原先還呈現出文明克制的氣氛,但眼看著至親將死還要強顏歡笑畢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小女兒首先反悔,大女兒更發現父親似乎跟母親的閨蜜在多年前已有曖昧感情,懷疑「安樂死」的內情很不簡單。在這部舞臺劇味道濃厚的家庭片之中,母親「堅決赴死」的信念從頭至尾沒有動搖,因為她也是個性十分強勢的人,可見當事人本身的「求死意志」才是一切的關鍵。

AA
《說不出的告別》劇照。

協助自殺是「謀殺罪」

在法律上,「自殺」並不違法,但協助別人結束生命卻會被起訴「謀殺罪」,這不是十分矛盾嗎?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視電影《死亡醫生》(You Don't Know Jack,2010),對此問題有深層次的討論。

巨星艾爾·帕西諾飾演的傑克·凱沃基安原是個驗屍官,但在1990年代初「安樂死」一詞仍未流行時,傑克已開始為病人提供免費的「死亡顧問」服務,「客戶」對他都非常感激。傑克的作為讓他成了全國性的名人,但也引起很多人的抨擊。

密州檢察官一再對傑克「協助自殺」的行為提出起訴,但在高明的辯護下,他總是獲得無罪釋放。最後傑克產生了「自我膨脹」的心理,竟然越過紅線,親手為病人注射毒液。

檢察官逮到痛腳,直接以「謀殺罪」起訴傑克,這一次幸運之神就不再眷顧傑克了!本片製作精良,主題嚴肅卻不沉悶,能讓人對悠關生死的問題作出認真的思考。

AA
《死亡醫生》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