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偷窺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9/01 13:37 點閱 1387 次
自此,她每天夜裡跟他道晚安,期待在夢裡跟他相逢,晨起再也不願意賴床,歡天喜地的跟他訴說早晨的美好。(Photo from Pxhere)
自此,她每天夜裡跟他道晚安,期待在夢裡跟他相逢,晨起再也不願意賴床,歡天喜地的跟他訴說早晨的美好。(Photo from Pxhere)

穿過正午37度的高溫,衝進電梯,她的腦袋昏昏脹脹,幾乎要中暑。想到談得不順利的案子,還要趕著修改企劃案,焦躁的心情極度渴望降溫。此時突然一眼瞧見已在電梯裡的他,彷彿一股腦喝下冰涼爽口的愛玉冰,她不由得多看了他幾眼。

炙熱的眼神

或許是她的眼神太炙熱,男人略覺尷尬地微咳一聲。她困窘地往後挪移身體,卻還是忍不住把目光藏在他的身側,繼續偷窺。

怎麼會有這樣的男人?少見的乾淨清爽,炎熱的氣溫下,額頭和鼻頭竟未冒出油光,面部五官不粗獷也不那麼韓版,嚴格說起來,算不上帥得亮眼,倒是看著舒服,自帶一種讓人渴望親近的親切感,尤其是他一對內雙的大眼睛,更是透著希望與光彩,好像任何困難到他手裡,都能迎刃而解。

想起跟氣候同樣高溫的選舉,她的結論是,這個人若去選民意代表,即使是素人,也會有機會當選。

窺探以致寢食難安

由於對他過於專注,下意識跟著他走出電梯,才發現自己下錯樓層,瞄了一眼他進入律師事務所的身影,一邊猜測著他是律師,還是要打官司的客戶?一邊回頭改搭另一台電梯上樓,心裡隱隱有絲希冀還能遇見他。

之後,她偶而會遇見這位「親切男」,不曉得對方對她是否有印象?很想鼓足勇氣跟他打招呼,可是,好幾次他身邊都有人作伴,往往都在小聲交談,她不好意思打攪。

就在這短促的偷窺中,她的心有了異樣反應,竟然開始喜歡上他,一天沒見到,就寢食難安。因為日有所思,夜裡還夢見他好幾次,在她創造的迷離幻境中,輪流扮演著不同的男主角。

舉手投足臆測吃醋

可是,根據她幾次的觀察,已感覺他倆不屬於同個生活階層的人,即使認識了,也不可能有交集,就沒刻意打聽他的身份。只要能夠看到他,竊竊心喜就能供應她好幾日的歡快。

某天,親切男身邊出現一位濃妝女,包臀裙、高跟鞋、假睫毛以及噴灑過度的香水味,讓她皺起眉頭,不覺懷疑男子的品味,究竟是他外遇的對象,還是準備打離婚官司的妻子?

更讓她氣惱的是,濃妝女靠那男人很近,在擁擠的電梯裡,竟似乎刻意地把豐胸貼向他,他倒沒有推開,只是略略皺眉。她忍不住想要拍拍濃妝女的肩,請她讓讓,手剛舉起,濃妝女似乎猜出她的企圖,轉過臉狠狠地瞪她,還刻意挪移身軀,擋住她投向他的視線。

溫暖的笑容每天問早

接下來的日子,無論她在哪個時段搭電梯,再也沒有遇見他,即使午休或下班時間搭電梯到律師事務所門口,也是次次落空。於是,她夜裡反覆作著失去男主角的夢,就像失戀般無精打采、意興闌珊。

早晨,手機鬧鈴響了好幾次,她才懨懨地起床,過去那期待上班的昂然鬥志,也揉入縐巴巴的床單中。她無奈地雙腳先後落地,走向窗戶,邊伸著懶腰拉開窗簾,竟嚇得她眼睛瞪得大大的、張開的嘴都合不攏了。

原來對面12層大樓的外牆,竟然…竟然貼著一幅他巨大的圖像,是競選市議員的海報,偌大的標語寫著,「你的問題 我看得見」,而照片中那清爽乾淨的面容赫然就是親切男,正用著他招牌般地溫暖笑容跟她打招呼。

她用充滿愛戀的眼神凝視他,再也不會擔心被人阻止或干擾,也不用做電梯裡的偷窺女,心情簡直飛上了天。自此,她每天夜裡跟他道晚安,期待在夢裡跟他相逢,晨起再也不願意賴床,歡天喜地的跟他訴說早晨的美好。

一定要當選喔!她想,這樣她就可以常常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