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從中介法 看立法的傲慢與無知

醒報編輯部 2022/08/23 12:01 點閱 1611 次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這是法國大革命時期的革命加羅蘭夫人,在走上斷頭台前時所留下的名言。台灣近來推動的中介法,其實就類似打著捍衛民主自由的名義,來強制縮窄台灣言論自由。

中介法最大的問題,不是要管制網路上的違法言論,而是它把違法言論的定義跟開罰權力,都交給了政府。現在各個先進民主國家,都懂得要採取三權分立,甚至還要引進第四權媒體,就是因為了解有權力者,永遠不可能會懂得自我節制。

政府還有多少誠信?

中介法的立法之所以無法得到國人信任,其實乃是因為執政黨不斷擴張權力,令人起疑。任何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媒體,就算不跟執政當局同邊,各國也要誓死捍衛對方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美國,民主黨執政時期,有福斯電視台,共和黨執政時期,有CNN電視台。台灣卻在民進黨執政時,卻撤銷了中天電視台的執照,偏偏後續NCC又力挺華視接棒52頻道,無視其他電視台的申請。

此次就連流出的NCC密件,到底是誰來擔任?誰跟行政院關係比較良好,最後都證明爆料準確無誤。

媒體應力求獨立

有著這些明顯的前科,當政府說自己會秉公處理假訊息,不會藉機去打壓異己,請問政府還有多少誠信,能夠讓人相信?

今天讓中介法不能推出的阻礙,恰好就是政府自己,因為政府已經讓人民無法信賴。在民進黨執政這幾年,我們看到更多的媒體拿出更多的獨立報導,還是媒體以拿到更多的標案生存?甚至就連電視台持有人都可以成為民進黨的主要派系,這樣的民主成績,民進黨要思考,為什麼民眾不能給政府機會?

事前工作嚴重不足

政府的傲慢其實就表現在這次中介法的立法過程的粗糙。可能會有人說這個法案,還在公聽會階段,行政院也已經喊停了。何來傲慢之有?但中介法的關鍵,就是對於言論平台的管控,在這次公聽會上,台灣所有的言論平台一面倒的反對。就連法界跟學界的學者,也全都認為法條內容極為不足,定義跟規範都很含糊。至今為止,基本上沒有看到真正的專家學者,對這套法案是肯定的。

這樣的狀況之前也發生過,就在林智堅的台大論文涉嫌抄襲時,府院黨也是一面倒的支持,但是在政治的聲浪當中,卻聽不到到任何專家學者的背書。政府卻對此茫然不覺,直到最後被民眾的抗議逼得林智堅自請退出選舉。

在台灣這樣的民主自由社會,對言論自由的管控是極為敏感的事情。為什麼在立法過程中,NCC會跟學界存在這樣大的誤差呢?不是NCC不知道學界的反彈,而是權力的傲慢,讓他自以為天下無敵。所以三次公聽會,時間非常緊湊,加上現在民進黨立委實質過半,一旦公聽會結束送進立法院,這套中介法就等於過關了。

人民會自我捍衛權益

在執政了六年之後,民進黨對於民眾的呼聲不是沒有聽見,而是自以為政府可以過濾選擇自己想聽的言論。這種心態,讓政府跟人民越離越遠。

年底選舉很快就要到了,這無疑是給各政黨一記警鐘。權力是會讓人上癮的,不論是哪個政黨,都可以藉由勝選取得權力。但是不論你取得權力再久,或是擁有多大的權力,都要記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權力來自於人民,也可以隨時被人民給收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