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黑色喜劇動作片 布萊德彼特演衰運殺手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2/08/07 12:09 點閱 1415 次

《子彈列車》是部大堆頭的黑色喜劇動作片,看大明星布萊德彼特扮演衰運連的殺手,是最大賣點。而卡通化的人設與殺手過招,降低了血漿猛噴的血腥味,是部娛樂性的商業電影。

成龍式打鬥風格

男主角布萊德彼特飾演的衰運殺手瓢虫,在子彈列車有限空間中,運用隨機可得的東西如手機、水瓶、餐車、行李箱來打鬥的招式,如果你是成龍的影迷,對這種隨興的打鬥方式,應不陌生,儘管他身手難比成龍,但看他少見的喜劇演出也相當逗趣。

曾導《死侍2》的導演大衛雷奇和成龍一樣也是武打演員出身,曾是布萊德彼特長期合作的替身,而影片最大的趣味點就是看布萊德彼特總是備受挫折,卻意外致勝。

處處暗藏殺機

這部改編自日本推理小說家伊坂幸太郎原著《瓢虫》的電影,布萊德彼特飾演曾遭槍傷的殺手瓢虫,經心理治療後「復出」,原本以為只是出一趟簡單任務,代替另名殺手當車手,到子彈列車上拿一只手提箱,就可完成任務下車離開。

但不料他輕易取得手提箱後,在列車上遇到五位殺手,各個都要他的命,他拿到手提箱卻下不了車,就算新幹線每站僅一分鐘停車時,都充滿危機。

這部美日合作的電影,登場人物龐雜,加上回溯各殺手的背景,節奏走得很快,但在電影前半段花了不少篇幅雕琢殺人如麻的雙人搭檔「檸檬」(《永恆族》布萊恩泰瑞亨利飾)與「蜜柑」(《天能》亞倫強森飾演),兩人護送日本黑社會大魔頭白死神被綁架的兒子和裝有千萬美金贖金的手提箱,竟然人財兩失,他們恐遭不測,因此想盡方法找代罪羔羊脫險,但陰錯陽差,始終無法脫困。

角色設定風趣

片中殺手的人物設定相當特別,例如布萊德彼特每每在拚死相搏中,會說出一連串網路上盛行的「心靈雞湯」,讓自己被爆打,挨打機會比打人還多。而檸檬則著迷於英國兒童卡通影集「湯姆士小火車」,還隨身攜帶卡通貼紙,以卡通火車不同的性格來判斷撲朔迷離的人心。

而貌似無辜少女的「王子」(《厲陰宅》喬伊金飾)和「毒蜂」(《小丑》薩琪畢茲飾)都是宛若蛇蠍的女殺手。「惡狼」(饒舌歌手壞痞兔飾)和「白死神」(麥可夏儂飾)則是心狠手辣、殺人無數,卻對妻子深情無比的怪咖。真田廣之飾演的黑社會長老則是有情有義,老謀深算又有武士道精神的正面角色。

娛樂、商業性強

成龍的喜劇武打,會盡量「不見血」,但大衛雷奇的喜劇武打則像昆汀塔倫提諾的《追殺比爾》,血漿猛噴。子彈列車是日本東京到京都的高速火車,時速可高達270公里,全程不到2小時25分,而電影片長2小時零6分,由車裡打到車外,再加上回憶戲碼,陣亡的不下百人。

這部快節奏的娛樂電影,觀影有如打電玩,而其中還有明顯商業置入的痕跡,某礦泉水在片中不但有關鍵性情節,還有很多商標大特寫,是好萊塢電影罕見如此明顯的商業置入呈現模式。

影片打著華麗卡司的招牌,儘管珊卓布拉克隱身幕後,和《死侍》男主角萊恩雷諾斯的現身,都只是驚鴻一瞥,但自有其銀幕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