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延長役期、增購武器 不如創造和平紅利

醒報編輯部 2022/08/03 14:41 點閱 1543 次

有媒體報導,蔡總統在7月中召開的「國防軍事會談」中,觸及「義務役役期延長為一年」的議題,初步規劃95年次以後出生男性適用兵役新制,且在2024年總統大選後正式上路。

國防部隨即否認,並表示有關兵役制度改革議題,必須綜合考量敵情威脅、防衛作戰需求及部隊訓練能量等配套措施,以符合現代化戰爭的需求;全案刻正蒐整各界意見研議當中,尚未定案。

延役案呼之欲出

其實,國防部並未否認「義務役役期延長為一年」,只是考量到此一政策轉變,可能引發青年群眾的疑慮,造成政治上的衝擊,因此對於幾乎勢在必行的政策,只好說是「尚未定案」。

何況,七月中來台訪問的美國前國防部長艾斯培,對台灣防衛能力提出「類指導棋」的建議,包括應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加強徵兵制度,延長義務役期至少一年,並讓台灣男女參與義務役,同時加強後備動員能力等等,無論內容和時機都極度巧合,更證明媒體報導所指的「義務役役期延長為一年」,95年次以後出生男性適用兵役新制,且在2024年總統大選後正式上路完全符合事實。

義務役延長一年

未來的國防預算在美方的壓力下,也一定會提高到比照美國,也就是至少占3.2%GDP的規模,女生將來要當兵也是即為可能。

因此,不必等到「定案」,現在就是討論義務役役期延長為一年,以及國防預算提高等等是否得當的時機。除了政治因素之外,更要兼顧現實轉換及對經濟社會的衝擊。

預算與訓練兩大難題

就現實的轉換而言,有專家根據國防部的預算,計算現行服四個月軍事訓練役的役男,若延長為一年,預算員額高達7.76萬人,可能產生役男等當兵大塞車,與訓練場地不足而無法提供充實訓練等兩大難題。

而且隨著兩岸敵意螺旋上升,關係越趨緊張,戰備任務吃緊,又需要參與訓練新增兵源,戰備人力本身無法依據原本進度完成各項戰技訓練,新增兵源也得不到紮實的訓練而淪為滯留的冗員,最後可能降低整體素質。

何況,延長役期極可能引發青年及其父母的反彈,最早也要拖到下次總統大選過後才會上路,過渡期拉得越長,軍人戰力就越受影響,反而讓台灣限於不安全的境地。

勞動供給緊縮

最後,因為年輕人延長服役長達一年,會造成勞動市場的供給緊縮,從而造成工資上漲、勞工短缺的問題。而目前國防預算已經占了中央政府總預算將近16%,超過經濟發展、教育支出,延長役期並採購軍火,都會大幅增加國防支出,又會進一步排擠經濟發展和人力資本的投入,影響經濟發展。如果又引發軍備競賽,恐怕經濟將付出慘重代價。

總之,與其擴充戰備,將國多的人力、資源投入國防,戰爭之下沒有贏家,但傷害經濟卻是事實,何不現在就從改善兩岸關係著手,設法降低兵凶戰危的風險,進而創造和平紅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