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老長官曹文生司令

廖天威 2022/07/13 16:10 點閱 1791 次

前總政戰部主任曹文生上將11日辭世。曹是我在軍旅生涯服務期間,無論公私場合互動、親身經歷與親眼所見,少數(唯二)真正敬佩的國軍高階將領之一;另一位是前總政戰部副主任執行官許思敬中將。

調升軍管區司令

1991年10月,當時國內甫完成國慶閱兵大典。軍中盛傳擔任閱兵指揮官的陸軍第六軍團司令羅文山中將,頗獲高層賞識,預計調任憲兵司令一職。

誰知,到了8月1日,來接任憲兵司令的竟是李登輝的總統府侍衛長曹文生中將,跌破大家的眼鏡。因為,曹與前任相差11期,與羅文山也差了9期,被稱為是「坐直升機上來的」。

行事堅毅不衝撞

曹司令上任,但包括副司令與政戰部主任,都是他的學長,曹只比參謀長和副參謀長資深;在講究「論資排輩」的軍中倫理之下,領導可謂十分不易。然而,曹文生的個性果決、卻非強勢;行事堅毅、卻不衝撞,很快就坐穩位子。

這可從幾個小地方看出:第一、曹就任後數月,正逢行政院長郝柏村辭職下台,透過關係希望在憲令部內保留一間辦公室。雖然當時李郝交惡,多方揣測曹來自總統府內,可能很難同意此事。誰知曹作風開明,隨即答應,並且十分禮遇郝,也訓令部內多方配合。可見曹重視倫理,有其堅持但圓融的一面。

不是你想要就可以

第二、當時軍中有「軍政交流」的人事安排—即官校畢業生要歷練基層政戰職務,而政校畢業生也有半年擔任排長的必要經歷。憲兵一度因為幹部短缺(包括缺乏政戰經歷職缺),還發展出政校畢業生可以升遷(歷練)連、營長的制度。有一次,曹親自主持基層幹部座談,即有一位政戰軍官發言表示希望派任連長一職。

曹是官科將領,當然表示嘉勉和歡迎;但隨同參加的政戰部主任卻表示,囿於職缺關係,恐怕結束歷練後,很難適時再派政戰職務,「不是你想要就可以的」。當時場面一度尷尬,因為主任此舉,就好像直接給司令「洗臉」;但曹不動聲色,沒有發怒,也沒有收回成命。我在當場,印象深刻。

重視官兵生活

還有幾個有關曹的領導作風的小故事。他很重視官兵伙食與環境,常常一早叫駕駛兵開車,隨機視察營區—包括獨立據點或是連駐地等。一進營區,就與官兵一起吃早餐。他要求伙房早餐一定要準備熱食—炒青菜、煎荷包蛋等;只要是以豆棗、花生等罐裝食品來填充的,主官必定「提頭來見」。

他的觀念新穎,不像一般軍事將領徒然要求軍紀,卻不重視官兵心理。他特別要求人事、制度、管理和休假正常,而且不是「官樣文章」和「文書表報」式的看表面,而是真的訪查部屬和官兵,在「官兵身上找答案」;這令各級主官、管都很緊張,知道司令是務實的人,都不敢打混摸魚。

親切慰問

我在憲令部服務時,曾有相當一段時間擔任部內大小慶典場合的司儀,包括週(月)會、部慶、晉任布達與春(秋)祭典禮等,常近身與曹司令接觸,更會跟著上(五指)山祭拜勳舊,對司令的為人作風,觀察更多。

他常會親切問我,「廖輔導長,下一站去哪裡?」「還有多遠?」「待會兒要做什麼?」等。有一次,記得已經是最後一次擔任司儀,典禮結束後,我看司令一人還在貴賓室閱讀資料,本想利用機會合影留念,卻怕打擾而作罷,事後想來,都覺可惜。

親自前來弔唁

離開司令部後,我前往憲兵學校任職,卻遭逢先父車禍過世。因為與當時的總政戰部副主任黃偉嵩中將係屬同鄉,黃中將特別關心父親身後事,還親自前來參加公祭。沒想到,連曹司令和當時的憲兵主任王將軍,也親自前來弔唁;可見曹的處事圓融、體恤部屬的作風。

更多年後,在一位教會長輩的安息禮拜上,我見到曹親自來參加,揣度他也是主內的弟兄,很感親切。今年五月,知道曹司令因中風住進醫院,一度危急,很覺震驚,也為他禱告。

12日晚間,知道他已安息,心中感觸與不捨,特地提筆紀念。曹司令、老主任、老長官,願您安息,家屬得安慰, 上帝親自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