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王老先生講故事之99》感謝盾牌何其多!

王建煊 2022/07/12 10:57 點閱 1320 次

在中學唸書時,看到學校頒發優勝錦旗或銀盾,十分羨慕。想到若我也能得到一面錦旗掛掛,或抱個銀盾回家該有多好。

後來由於各處演講或參加的慶典多了,經常收到銀盾或紀念牌。因為太多了,常無處可放,但又不能隨便丟掉,因為上面都刻有名字,反而十分困擾。

感謝銀盾無處放

但是因為實在太多了,總得加以處理。所以我先把銀盾外的玻璃罩除下,放到垃圾箱裡;但又怕玻璃會傷到收垃圾的人,因此玻璃也要裝箱包好,以免散落。然後將銀盾上刻了名字的那塊牌子取下來,疊在一起放在儲藏室。紀念牌則用螺絲起子,慢慢將黏在木牌上刻了名字的金屬片,取下來疊在一起,放到儲藏室裡,木板則丟進垃圾箱。

即使如此,放在儲藏室的金屬片仍然越疊越高,佔去許多空間,而且容易刮傷手,不得已只好把它們拿出去埋在地下,後來又覺得不妥,便將包起來丟進垃圾箱,但心中仍然害怕會被人家撿去,讓致贈的單位尷尬。總之,擁有盾牌已不再是小時候嚮往的事,反而變成一種負擔。

送卡片或捐款更實惠

這些盾牌的製作費用都不低,送的人除了花錢外,還要花人力向店家訂做。我們接受的人,要搬回來,還要花這麼多心思來善後,回想起這整件事,實在既浪費又滑稽。但是大家都這麼做,又能怎麼辦呢?

其實大家可不可以移風易俗一下呢 ? 以後不要再送銀盾或紀念牌。有的地方我只是去致詞幾十分鐘,他們也致贈一個紀念牌給我,放在家裡久了,根本不記得那是在甚麼場合、甚麼人送的了,毫無紀念價值。

如果一定要送,乾脆折合現金作為捐款,反而實惠的多。否則改成小卡片,或用印刷精美有護貝的感謝卡,贈者及受者都很方便。總之,不希望再有盾牌之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