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只是想喝一杯柳橙汁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6/09 11:13 點閱 1204 次

難得他不用加班,可以準時回家,她提議去餐廳吃飯過生日。他卻找了許多理由拒絕,她的臉色愈來愈暗,眼眶發紅,委屈地說,「我朋友還去五星級飯店度假慶祝生日,我只不過想要一起吃頓飯。我們多久沒有上餐廳了?」

這段疫情期間,為了避免感染,他們幾乎都在家解決餐飲問題,心窒悶、身壓抑,是必然的。聽了她的抱怨,他在心裏嘆氣,只好讓步,打聽到一家餐廳,顧客不多,相對安全。各自點了兩道菜,她不想點湯,想喝果汁。

自己榨果汁

「這家的柳橙汁很特別,加了檸檬汁,特別好喝。」她說。他瞄了一眼價目表,一杯220元,有點貴,他雖然出得起,卻皺皺眉,忍不住說,「回家自己榨。」「你會榨嗎?」她幽幽地問。他向來不下廚,被她堵住了嘴。

她知道他不會輕易妥協,只要不合他心意,就會找一堆歪理。果然,沒過一會兒,他看似好心提醒說,「餐廳的廚師榨果汁,肯定沒戴手套,細菌、病毒如果進了果汁…」

她的思維隨即被他帶偏,聯想到廚房裡的畫面,廚師榨果汁割破了手,紅紅的血絲滴進橙色的果汁裡,像一條紅色的蟲,隨著她喝進口腔,游過食道,穿過胃壁,鑽進血管裡…,愈想愈噁心、愈恐怖,頭皮抽麻,立刻說,「我不喝了。」他又贏了,不喝就不喝吧!勉強的施予,怎麼想都不是味道。

女孩的心思

她慢嚼著原本喜歡的菜餚,卻吃不出滋味,這頓求來的生日餐,果然無法帶來歡愉。

她聽說過,他曾為前女友排隊買芒果冰,曾為初戀女孩在寒流天熬夜買音樂會的票,他不是不懂主動給予,那是因為他在乎,而她開了口也很少得到,莫非是她在他心上的比重很輕?還是,他倆已經結婚了,所以不想討她開心?可是,他婚前也沒有主動付出啊!

她喜歡棒球賽,他說看電視轉播就好了;她想看電影,他卻從廣告開始就呼呼大睡;她要去香港聽歌劇,他不想請假,她自己去了香港,卻差點遭到搶劫….。種種跡象顯示,他並沒有很愛她,說不定只有一點喜歡或好印象,跟她結婚,只是適婚年齡到了,看她的條件也不差。

我以為你懂

整個晚餐進行中,她很安靜,幾乎沒有出聲,他應該知道她不開心了,卻沒有任何安慰的話語,起身結了帳。

回家的路上,經過住家附近超市的路口,她私心以為,他或許會靠邊停車,下去買幾個最近上市的美國香吉士,100元四個,價錢正適中。結果,綠燈亮了,他又發動車子,晃過了超市。

車子停在家門口讓她先下車,他要去找停車位,她望著馬路另一頭說,「我去附近走走。」不等他回答,她快步走開。

愛情毀於果汁?

到水果行挑了香吉士,請老闆打成汁,滿滿一大杯,很陽光的金黃色彩流動著,她的心裏卻是雨天。

坐在路邊的行人椅上,捧著柳橙汁細細啜飲,一口又一口,想把心情轉為晴天,卻更加陰鬱,畢竟已經時過境遷,這杯果汁失去了該有的意義。柳橙汁終於喝完了,起身,離開,把果汁杯扔進垃圾桶,肚腹卻整個發脹,充滿了氣,還是變調的果汁?

進了家門,在玄關換了鞋,意外見到餐桌上擺放著一杯橘色的柳橙汁,他正在廚房清洗榨汁機,垃圾桶上方堆疊著幾個香吉士的果皮。

孤單的柳橙汁

她淡淡看了一眼,沒有停留,逕自走入臥室,洗澡、更衣,上床面朝牆壁睡覺。
許是胃裡的果汁叫囂,午夜她憋不住起床,經過亮著夜燈的餐廳,柳橙汁孤單地站在餐桌上,等待著她的靠近。

她坐在餐桌旁,盯著柳橙汁。他從未用過榨汁機,費勁榨了果汁,是向她賠罪示好嗎?若不是三更半夜,她真想去他耳邊說一聲:「謝謝!」

「祝我生日快樂。」她輕聲對自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