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祖詒/【總統與我】 我的遺憾篇(5-5)

張祖詒 2022/06/11 09:51 點閱 1426 次
我所看過的那些蔣主席親批檔案文件也從此不再出現。因之我在本書中乃有公開檔案的期望。(網路截圖)
我所看過的那些蔣主席親批檔案文件也從此不再出現。因之我在本書中乃有公開檔案的期望。(網路截圖)

本書前三篇提到一些帶有懸疑性的話題,其中最受國人關注的,當然是有「二二八」事件當時南京中央政府處理「二二八」經過的檔案及文件。

只追究首惡,其餘免究

我在本書中明白說過,凡我所閱過的檔案卷宗內,隨處都有當時國民政府蔣中正主席親自核批的電報,親筆所寫的手諭,或是親口示喻的筆錄等等,無不三令五申,嚴令中央軍隊要善盡保護臺灣同胞生命財產安全的責任,不得有任何報復行動,以致損害臺胞權益。對滋事民眾,只許追究首惡,其餘一律免究。同時嚴令所有軍政人員,一體遵守,否則依抗令論罪。

以上所說的檔案就是俗稱「大溪檔案」的一部分。白紙黑字,清清楚楚,我都一一親眼看過,並且保存完好,無任何可以置疑。

那是國家憲法尚未施行前的中央政府處理「二二八」事件的負責態度。之後行憲,政府遷臺,並出現執政政權輪替新制,而繼任者竟罔顧當年事實真相,誣指蔣中正主席是「二二八」事件「元凶」。而我所看過的那些蔣主席親批檔案文件也從此不再出現。因之我在本書中乃有公開檔案的期望。

期許政府表態而不得

今年一月廿二日蔡總統親自出席七海文化園區蔣經國總統圖書館落成典禮,並致詞釋放善意,於是我竟有了天真的想法,以為今年「二二八」七十五週年紀念時,可能追隨蔡的善意之後,會有不同以往的表態。

但我確實太天真了,今年中樞紀念「二二八」事件的模式,一如往昔。所有參與人員一概老調重彈,絲毫沒有新的善意。

最意外的卻是今年三月十三日現任國史館長陳儀深用個人名義,以中文原稿請人譯成英文投書TAIWAN NEWS(台灣英文新聞),他對本書有所評論,原不足為奇,但其投書立論乖謬,曲解史實,而且既不敢坦白承認那些原稿「大溪檔案」中蔣中正主席親批關愛臺灣同胞的文電案卷依然完整存在,也不敢否認近年來暗中製造各種藉口,將之割裂分散,再各別編入其他書類,因之所謂「大溪檔案」不復完整。這是主事者的基本目的:「消滅大溪檔案於無形」嗎?

消滅大溪檔案?

我不知投書是陳君的個人意見,還是政府單位的策略運用?特別是他「告洋狀」的心態為何?社會似有了解的必要,以維國史不容掩蓋的莊嚴性與完整性。

孰知隔了幾天,我又從網上發現陳君在今年三月一日《自由時報》的「自由廣場」專欄已經刊登一篇名為〈政府檔案與「二二八」真相〉的文章(這大概就是陳君投書台灣英文新聞的中文原稿),我才恍然儆醒,原來他們早從一九九七年起(李總統登輝主政時期),已經開始把「大溪檔案」中有關蔣主席關愛臺灣同胞的所有手諭、電文,以及手批令文等重要文件(當時稱為「大溪檔案」),予以一一裂解,分散編入其與史實不符的所謂《國史館藏二二八檔案史料》上、中、下三冊。

淹沒蔣主席愛台手諭

之後從二○○二年至二○二一年,更把「大溪檔案」的所有重要文卷更名為「特交檔案」或「特交文電」,分別編入同樣與史實不符的《二二八事件檔案彙編》共二十九冊,從此「大溪檔案」已經消失於無形,再也不能以原有樣貌重見天日。

其實「大溪檔案」在那年代,真是國家極重要史料,直到現在亦復如此。主事者憑著學術良知,只是舉手之勞,便可回復原狀,把歷史中真相還給國民大眾,這是本書作者唯一的期望。

活著能夠說出歷史真相的人,已經不多。我會往生,但我寫的書將會永久存在,它將代替我成為永遠的見證。

全憑政治意識型態治史,將是「國史」的蒙塵與蒙羞;我對公開蔣中正主席親批文件檔案的期望不會改變,如果現實權力迫使落空,那就是我寫本書最大的遺憾。

從略的遺憾

其次,是我在書中時常叨唸的兩句話:「您走得太倉促了,您病得太冤枉了。」很多有識之士,與我有此同感者不少。

對一位多年前往生總統的病史病情,要作全盤複核,有其必要,但也有極大難處。因為醫生之間,同窗師友之間的情誼,不可能完全不影響到客觀的研判,自屬情理之中,應可理解。因之有位高明人士,作了「從略」的建議。這「從略」兩字,意境高遠,出諸於深度素養,至為欽佩。

可是科學立場,追求真理永無止境,「從略」高見,依然不無遺憾。

遺憾少進一言

至於李登輝在民國七十三年擔任臺灣省主席任內,於省議會答復黨外議員聯合質詢時所云:

「中國歷史沒有拋棄臺灣,臺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對這兩句話真誠度的考查,已無必要。因為李氏在二○○七年應邀赴新竹清華、交通二大學聯合會請李演講時,有大陸交換學生提出問題,問李當年答復省議員質詢是否真心誠意?而李竟邊笑邊答:「那在當時,我非那樣答復不可。」所以李對黨國的忠誠度,早已被他自己否定,毋庸再加贅述。

因之,我於經國總統的少進一言,仍覺不無遺憾。

總統與我:政壇奇緣實錄
作者:張祖詒

一九七二年六月,蔣經國先生接任行政院長,是張祖詒先生與蔣經國先生的奇緣起點。直到一九八八年一月蔣經國總統辭世,張祖詒先生始終是蔣總統的重要文膽,親身見證臺灣政壇的風雲起落。

一百零四歲高齡的張祖詒先生,感負歷史責任,以兩年的時間,伏案追憶他與蔣經國總統的工作與情誼,親撰《總統與我》,重現那個時代的治國與施政理念,彌足珍貴地記錄了經國先生真實的性格與行事。

《總統與我》生動描述總統與作者之間不為外界所知的一些互動實錄,讓我們對於經國先生「以天下為己任」的精神、親民愛民的無私胸懷,都有了深刻的體會,也對於國家領導人的典範,領悟更深。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2/02/10
定價:400元

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