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5/26 14:11 點閱 1547 次

望著隔板前的每個同事後背,或厚或薄、或硬或軟,裏頭也許包含著傷了的筋骨或彎了的背脊。而坐在他後面的同事,又是如何看待他的背影?

他伸了個懶腰,隔著N95口罩做了不太深的呼吸,隱約覺得過了四十歲後,體力逐漸下降,就怕不經意之間,像公司的經理一般,心肌梗塞突然倒下,一去不回。

很難早知道

電腦裡,待處理的防疫保單和申請理賠的相關資料還有許多,當初引以為傲的幾百份保單業績,如今卻成了負累。雖然公司做過風險評估,誰又能料到去年誇耀的防疫成績,今年新冠肺炎的確診者卻暴增,加上政府主責單位的說法不斷改變,身為保險業務員的他,處理著一通又一通的客戶電話,答覆或解釋理賠等問題,更是讓喉嚨沙啞,腦袋發漲。

許多事很難早知道,以為風平浪靜的防疫保單,如今卻成了燙手山芋。前五志願大學畢業的他,也以為自己會成為人生贏家,結果卻在命運的波濤起伏間跌跌撞撞。

工作告一段落,他收拾完桌面,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並不全是業務繁多的緣故,而是不想太早回去,面對那張給他更多壓力的臉。

面對那一張臉

車上只有他一人,口罩戴了一天,真想摘下來,卻仍然留著,遮掩他疲憊又心累的面容。聽著「上了年紀的男人」這首歌,用手掌敲打方向盤,跟著大壯的歌聲一起嘶吼,唱出他的不甘平庸,汗流浹背卻無法與眾不同,唱啊唱的,似乎就能把男人的痛、難忍的痛宣洩出來,然後呢?回家的方向依然是不能改變的。

他已經結束過一次婚姻,單純的想找個可以一起流淚的女人,卻不可得。他不像有些男人,不滿家裡的妻子,就去找外面的女人發洩。他只想在婚姻裡尋找溫暖的懷抱,沒有婚約,誰願意付上真心?

前妻是他的保險客戶,彼此欣賞後決定共度一生,他以為前妻因為愛他才嫁他,未料,她的離婚理由竟是「我當初看你長得帥,對客戶體貼又細心,以為你是個好老公,誰知道你婚後每天給我的卻是一張冰山臉。」

壓力與束縛

他只是摘下了在客戶面前的一張臉,哪知,前妻愛的卻是那張他自己都不愛的臉。所以,當他換了一個女人戴上結婚戒指前,他還再三確認女人的愛。哪想到,前後出入了兩樁婚姻,卻讓他明白,即使有了婚約,真心也可能摻假或變質。

妻子的辛苦,他多少理解,也儘量配合,可是,無論他多麼小心謹慎,總是無法達到妻子的標準,婚前的寬容大度,婚後竟變得斤斤計較。

如果婚姻帶給自己的只有壓力與束縛,而不是敞開雙臂在自家沙發躺成大字形,他何必進入婚姻?可是,他總不能又換一個妻子吧?況且,他也懷疑,再換一個,也可能會有新的難題。

停妥車子,搭電梯上樓,他走入自家玄關前,先用樓梯間的次氯酸水噴過全身,尤其是鞋底,他經常忘記,妻子就會從玄關一路嘮叨到臥室、浴室。他累得只想倒在沙發上,妻子卻又盯著他消毒車鑰匙,脫掉西裝外套,掛到陽台外吹風,他若是不這麼做,他真懷疑妻子會把他連同西裝、襯衫一起塞進洗衣機。

婚姻的本質

她可不可以先關心他累不累?問他是否先吃飯再洗澡?而不是計較他是否帶著病毒回來?他很想問她,如果他就要死了,她會介意最後的擁抱無毒或有毒?

渴望妻子懂他,決定不把話藏在心裡,而是說出自己的煩惱。妻子卻說,「如果只是喜歡你,我不一定要進入婚姻,婚姻是要彼此陪伴,相互扶持,我需要你的時候,你要在我的身邊…。」所以,他除了上班忙得不可開交,還要抽空幫她排隊買快篩劑,學會如何快篩,了解PCR的流程,提前備好各種退燒、消炎、止咳的藥物,以及萬一確診要隔離時的備用食物。她的理由是,「你是保險業務員,這些你不懂,誰懂?」

她難道不曉得,接了一天的電話,他的喉嚨痛得要命。他如果開口了,妻子會嚇得把他當病毒推出家門吧!

當他終於可以躺在床上,卻覺得自己好像處在靈魂死去、軀體活著的狀況下,他背對著妻子,讓淚水流啊流,濕透了枕頭,濕濕地貼著他的臉龐,而他同床的妻子,卻彷彿隔離在另一個空間裡。

中年以後的男人,只要有個懂他的女人,怎麼就那麼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