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減少勞動力 童工雇用再現危機

宋秉謙 2022/05/17 11:36 點閱 2235 次
非洲童工問題隨著疫情大流行又更嚴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國際勞工組織的消除童工行動受阻。(photo from wikimedia)
非洲童工問題隨著疫情大流行又更嚴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國際勞工組織的消除童工行動受阻。(photo from wikimedia)

【台灣醒報記者宋秉謙綜合報導】非洲童工問題再度浮上檯面!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由於疫情打擊,勞動力缺乏,過往略有成效的反童工行動陷入停滯,非洲近四年增加了1700萬名童工,至今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有超過8千多萬兒童是童工,有的童工在礦場工作、有的生產經濟農業作物(如可可),甚至有的是孩子兵,但聯合國對阻止童工行動感到無力,鮮有積極措施應對。

非洲童工已是沉痾

非洲並非首度因童工問題備受抨擊,但現在卻因疫情大流行又添一把火。根據《德國之聲》報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近期表示,長年打擊濫用童工行動略有成效,但最新報告顯示,非洲近四年童工數同期又增加約1700萬人,這是近20年來終止童工行動首度「開倒車」。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將矛頭對準疫情,疫情讓非洲大缺勞動力,同時也因經濟更加貧困(隨著全球原物料或進口物資價格上漲),剝削童工成為非洲多國的無奈之舉。光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就有超過8千萬名童工,意即該地超過5分之1的兒童都是童工,非洲童工數約佔全球童工的半數。

沙烏地公報報導,這些童工有多數都進行農業相關活動(約佔7成),多是與其家庭成員一起工作,舉例像在象牙海岸和迦納,就有約210萬的童工從事可可生產,全球可可有3分之2是靠非洲生產的,市面上美味誘人的巧克力,多是這些童工的血汗勞動成果。儘管跨國可可產品公司雀巢,積極在可可種植區替兒童建造教室,盼能轉移使用童工的負面印象,但顯然成效不大。

礦場、戰場都有童工

除此之外,像在坦桑尼亞、剛果,不少童工是在危險、勞累的礦場採金礦,甚至更危險的職業:孩子兵,像是南蘇丹此前就被聯合國報導過,仍約有2萬名全副武裝的孩子兵。對於這些危險的童工職業,聯合國難以阻止,針對性的防止措施很少見,畢竟作為童工的父母有權力送孩子去「職場」,而這也很難一一通報或監察。

對此,本週在南非的德班市舉行了第五屆全球消除童工會議,峰會呼籲目標是2025年前結束雇用童工,南非總統拉馬福薩聲稱,童工雇用是非洲發展的最大敵人,而國際勞工組織(ILO)總幹事蓋伊萊德也與會響應,表示童工是對基本人權的侵犯,這也是首度在非洲舉行的童工議題高峰會,但針對疫情將更多兒童推入勞動力市場,峰會上似乎還未有實際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