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聽到老歌 竟然也恍了神

醒報編輯部 2022/03/07 19:13 點閱 1426 次

(張立/資深媒體人)

還是個慘綠少年的80-90年代,從高中一直到研究所,有著很重的課業壓力,也讀了些閒書,明白了三毛、張愛玲的眉角;很少看電影、連續劇,知道二秦二林,但一直到他們老了,才分得出誰是秦漢、誰是秦祥林。

聽音樂是必然,特別喜歡民歌,卻對鳳飛飛的歌琅琅上口。就是那個混亂、激昂的年代,走過、路過,有些步履似乎還停在那兒。

《南村有歌》音樂會,主打復刻80年代,以「這是我的愛情宣言,我想告訴全世界」開場,當年齊秦頂著一頭長髮,我只覺得男生怎麼搞個女生樣,現在再聽,已經沒注意歌者的髮型了,在外頭點餐時也不再以「先生、小姐」相稱,避免誤認時的尷尬,時間啊,讓這年,頭都變了!

我醉了 我的愛人 在你燈火輝煌的眼裡;
多想啊 就這樣沉沉地睡去 淚流到夢裡 醒了不再想起;
在曾經同向的航行後 你的歸你 我的歸我

李泰祥的《告別/不要告別》是個曲折的故事,先問世的《不要告別》因為版權問題,讓他無法唱自己的歌,而後才有了《告別》。知道每首歌曲背後的脈絡,一如看展覽時總要有個導覽,故事才真正鮮活。

兩位歌者林姿吟、陳章健,在這個舊時眷村的屋櫺裡唱來楚楚動人,「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是嘛!時光也是,像這場音樂會的結尾、七匹狼電影裡的「永遠不回頭」。

因為電影《瀑布》讓《抉擇》這首歌再讓人想起,不同年代的人,靠著歌曲有了連結;聽著《月朦朧 鳥朦朧》,想到當年總覺得歌詞就八句然後重覆兩次,其中還包括我完全不懂的鳥為什麼會朦朧,但它畢竟是被鳳飛飛唱紅了;幾十年了,我依然記得幾句可以跟著唱,化繁為簡也是一種工夫,確實。

這些年來,聽過許多場演唱會、音樂會,總是在小巨蛋、國家音樂廳等大型場館,難得這次身處四四南村的小廳裡,聽著80年代的歌,彷彿回到那個西餐廳、夜總會的年代(當年沒錢,都沒去過)。

回憶是一種老化的徵兆,但懷舊可以是一種品味,過年了,又老了一歲,至少還能聽聽成長時的歌,講講小時候的故事,只是偶爾聽到老歌時,突然也恍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