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有用心的追求 看眼神就知非善類(20211205三角談愛-溫小平、蘇家宏、樊雪春)

醒報編輯 2021/12/07 08:49 點閱 41354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溫小平(資深作家)
蘇家宏(恩典法律事務所律師)
樊雪春(台師大心理諮商教授)
記錄整理:竇興韻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最熱門的話題就是立法委員高嘉瑜被男友毒打,讓我們來思考男女之間的相處。高嘉瑜在記者會中聲淚俱下的承認,雖然她在國會殿堂非常犀利的問政,但是對感情卻像個白癡一樣,識人不明,會上當受騙、甚至被打,大家是完全無法置信。

知人、知面、不知心

一方面覺得這個會打女人的男人是很爛的,禽獸不如;但是民眾也不明白怎麼像她這麼優秀犀利的立委,竟然也會被打,而且還不敢聲張。她在記者會說自己「我白癡」、「我識人不明」,但識人不明這句話不只是她,我相信我們中間每一個人都可以感同身受,在人際關係中我們也是常常知人、知面、不知心。

在人生中,每個人大概多多少少都被騙過,被騙錢、騙色、騙名,什麼都有過,因為社會上人心非常的險惡,先請小平老師來分享,人心是如何的險惡、識人不明?

情路不順遂

溫小平:我會先從女性的角度切入,單以高嘉瑜這個人來講,她有名聲、有地位,但她也需要愛情、也會空虛寂寞。一般來講,41歲的女人都已進入家庭、有了孩子,可是我在想她一路的情路不是那麼順遂,因為她的母親也提過,她交過好幾個男朋友,可是好像都沒帶回去過。所以我在想可能,她還沒有辦法確定哪個人是可以跟她共度一生的,所以一直處在尋找的過程中。

我覺得這樣會很有壓力,尤其對女性來講,有年齡的壓力,也有自己的孤單寂寞的壓力,所以當她遇到一個覺得還不錯、在某部分很契合她的需要時,一定有某部分打動了高嘉瑜。

需求被滿足

我想任何人在這樣孤單寂寞的時候,很容易會被打動,很容易就被填滿,就覺得自己離不開對方。她明明知道這個人可能不是一個良人,甚至是一個「狼人」或「涼人」,可是因為他可以滿足我某部分的需要,譬如愛情或有個伴侶的需要,或是講出去說我最近交了男朋友,聽起來也不錯之類的,可能滿足某部分的虛榮。

我相信一個已經交過幾任男友的人,一定都有某種的敏感度知道,這個人對不對、好不好、適不適合?可是有時候可能因為另一方面的需求,我就自己好像視而不見、視若無睹。那這可能只有當事人才知道,可是我們也自己去設身處地想一下,是不是有時候我們也是被自以為的愛情,迷失了自己的眼睛?

別有用心的追求

問:蘇律師你以前有沒有看過這種上當受騙,或者是識人不明的?明明以為他是朋友,後來發現他是別有用心的情況?

蘇家宏:有。我在想的問題是,如果是男方刻意的去追求,他可能是千錘百鍊,獵豔高手,他已經可以抓到那個女人的心,他會很下功夫,把它當作一份工作,一般人很難抗拒。

他知道什麼時候、做什麼樣的事情可以套住她的心,她也會乖乖的不敢聲張,我覺得這都是有一些經驗值,因為從對他的報導裡面說,之前他有交過幾任女友,而且是用同樣的方法監禁,所以我才想這個高嘉瑜其實是碰到世界高手,難以防範。

每個人都有罩門

不論立委高嘉瑜或有些知名人物、專業人士都是一樣,妳也許在專業的領域工作很厲害,可是當你下班、卸下盔甲之後,你還是一個「人」,不管是誰都有「罩門」。當對方就是要親近你、接近你的時候,你又沒有那樣的知識、根基,這時候你已經不是專業人士,不會是立法委員,妳就是個女人。

我年輕的時候也有人對我很好,可是看到最後,他的「很好」,到底是不是真好?可能你當下不會知道。

你覺得這個人很好(不一定是男女朋友),然後他告訴你,他要投資、要買什麼東西,你也就相信他。可是現在反過來看他的眼神,其實才知道他並不是真正跟你做朋友。

用一百天看清楚

男女朋友也是這樣,當他的道行比你高深的時候,你就會被他吃掉,要很小心,特別謹慎不要太有自信,不然很快就陷入了,這很可怕。

問:沒錯,剛剛蘇律師的意思是說,交友的事很難防備,人家是別有用心;自己也不要太自責,因為每個人都有罩門,你碰到這種別有用心的,防也防不了。

請心理教授樊老師來分享一下?

樊雪春:事實上,這個男人的確是在認真經營與高嘉瑜的關係,所以我完全同意蘇律師講他別有用心,他就是要跟高嘉瑜有一些關係。而高嘉瑜就是真的陷進去了,她真的是愛上她,跟他變成男女朋友。

投入就不知如何拔腿

他在其他關係的經營上,若說是拍個照,可能人家就是就拒絕,也沒有機會,可是他跟高嘉瑜的狀況是變成男女朋友。他就曾叫高嘉瑜下跪,她就下跪了。其實,一段關係怎麼樣,如果有問題,其實一百天內就可以看得清楚,一個月內會看到大概一半。

在感情的路上,女性如果已經投入感情,就不知道要怎麼拔腿了。所以我在猜他們的關係是在一百天以內,高嘉瑜就陷下去了。等她陷下去之後,後來即使罰跪的事件發生,發現他有問題,那個愛跟痛苦之間就變成一種選擇,當然她最後還是選擇愛,或是有些方式來說服自己。

男女角度不同

問:以這樣的狀況,想請問為什麼男生跟女生在處理感情時不太一樣,女生跟他上床,心也跟著去了;但男生不會,他可以上床,但心不會跟著去?

樊雪春:所以還是回到一個古老的議題:男人的性跟愛似乎是分開的,女人的性跟愛似乎是在一起。我自己輔導這麼多年發現,大概80%女人的性跟愛是在一起,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他們中間有身體親密關係時,她的愛就在那裡。

放下去就走不了

可是男性不一樣,他是分得很清楚,「性」是因為我現在有需要,但是愛是另外一件事,所以可以談戀愛時找一種女孩子,要結婚時找另外一種女孩子,因為他覺得這樣子對我比較好,所以在這種狀況下,我們必須提醒女性,要提醒我們自己,愛要放慢一點,過一百天以後再說。

一百天之後才能有親密關係,是因為一百天後才能看清楚,看清楚了還要走再走。但一旦妳親密關係放下去就走不了,就變得很矛盾,我很痛苦,可是我很愛他怎麼辦?

問:剛剛樊老師提到,男生跟女生對於處理性跟愛或是關係,是不同的,蘇律師你同意嗎?

蘇家宏:我同意,雖然我沒有什麼這樣的經驗。(笑)

獻殷勤未必是愛你

但是我發現這個狀況就是,這麼有能力的人,不管是男女朋友或婚姻關係,在女人接受這段感情之後,甚至發生性關係之後,不管男生怎樣,甚至家暴,她也不會離開。

因為感情投入進去之後,就很難離開。雖然女生條件很好,不管是外貌或是經濟狀況都很棒,可是都會遇人不淑。所以我才覺得,那些男的真的是有用心去經營這種事情。

但打人絕對是不對的事情、不應該做的事情,那為什麼大家都無法辨別?就要知道更要小心,畢竟有時候你眼睛看見的未必是真相,他的殷勤未必是愛你,就必須真的要經過一段比較長時間,甚至用別人的眼光來看,才可以投入。

一看眼神就知非善類

問:我老公第一次看到林秉樞的照片就說:「我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是善類」,到底識人之明要看哪些?

蘇家宏:我想看電視的話,就聽他所講的話,跟他行為是不是一致?例如有人說自己很有錢,有開保時捷,是911,然後他又講,後面的行李箱很大,那我就知道他騙人,因為保時捷行李箱在前面。

女生的例子的話,就可能他說自己很會照顧人、很愛小動物,可是突然踹了旁邊小狗一腳。他講的話,跟他所做的不一樣。可是這通常都會被忽略,覺得他很有愛心、有捐款收據,可是看到他踹狗一腳卻沒什麼感覺,這就要很警覺,這不行,那個人他有矛盾。

問:沒錯。小平老師怎麼看?建議年輕未婚男女要如何做?

眼神會閃爍

溫小平:我覺得剛剛提到,眼神是很重要。當然有些人到最後連眼神都會掩飾,那已經是道行高到不行的高手了,可是一般來講,眼神真的騙不了人。他會閃躲或者會很心虛。

另一方面,我覺得要看平常的行為。男女之間的交往,一個不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我覺得他不要認為他愛妳。父母親都不曾叫自己下跪,我覺得那時候她就要開始想,對方為什麼叫我下跪?再愛都要去思考,也許當時不得已、可能軟了膝蓋,就跪下去了。

可是事後要去想這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甚至於那個人可能不用叫她下跪,他自己會下跪,因為他試圖用虐待自己的方式來獲得同情。

我最近腦海一直想到聖經裡的話,「愛是恆久忍耐」,可是沒有要你忍耐被打、被人家欺負,一個人不尊重你、不疼惜你,是沒有資格說愛你的。

小心慣性說謊

問:剛剛歸納出第一個就是他的眼神,第二是說的話有沒有做到?第三,他如果不懂得尊重你、尊重別人,在旁邊看他跟別人的關係,其實就可以看得出這個人到底是本質什麼。

但是常常很多人是被愛沖昏了頭,樊老師您怎麼看?

樊雪春:所以我還是要強調,請在一百天之後才跟對方有親密關係。我不是老古板,是因為你在一百天後,比較看得清楚對方,當你一開始把自己給了對方,就拔不出來了,就會陷入我看清楚他不是我要的,可是我感情已經下去了。

所以我常跟身邊的女性講說,請妳們觀察一百天。第一個就是剛才小平姐提到的眼神,特別是一個人他騙你都沒有猶疑的時候,這種人要趕快拔腿就跑,因為他欺騙已經是一種慣性,因為第一次說謊的時候都會有些徵象,這個東西就是我們在測謊時會做的。

但是如果你知道他說謊,可是他跟你講的時候非常堅定,那就慘了,因為他一定是慣性說謊。

觀察他的親朋好友

第二個就是要觀察。高嘉瑜曾說,她都不知道他住在哪裡。其實要盡量去接觸一下他的朋友、兄弟姊妹、家人等親朋好友,因為一個人在親朋好友面前,它會有另一個樣子,你其實是可以感受到的,如果你去參與他的生活,有親朋好友,你要走的時候,或許他朋友會來告訴你,其實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最後是跟他來往的時候,最好一開始是跟大家一起,然後再縮小到個人;要看到他的挫折忍受力,當這個人遇到不滿意的事時,比如說,他開車找不到停車位,他是罵了一聲「幹」,還是他就說,「沒關係我們再去找」,或是他就在那邊敲鍵盤?如果他敲鍵盤,他將來就會敲你。

首次就蒐證、檢舉

問:最後做個結論,最近調查高達四分之一的女人在一生中有被家暴過,面對這樣的家暴,我們也要對女性講講話?

蘇家宏:就是要相信法律,我們是活在法律之中,不是活在暴力之中,法律裡沒有暴力,法律不會把犯人抓起來打一頓,只會判他坐監。

樊雪春:最重要的是,第一次被家暴時你做了什麼,第一次一定要解決,我也大家一些希望,就是第一次有解決的、有好的結局,就不會帶來第二次家暴。但第一次常常沒有做任何事情處理,常常就會有第二次。

溫小平:我覺得蒐證最重要。要留下驗傷證明,現在錄影、錄音都很方便,萬一有一天一發不可收拾時,這些可以保護你。

主持人:「情」字這條路真的很難走,特別是碰到這些人性裡有很多污穢、卑劣的一面,只有在兩人單獨時才會顯現出來,在外面都是道貌岸然的,我們一定要培養自己識人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