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5%b0%8f%e5%9c%96)%e6%a2%85%e5%85%8b%e7%88%be%e4%b8%8a%e4%bb%bb%e4%b9%8b%e5%be%8c%ef%bc%8c%e6%ad%b7%e7%b6%93%e5%9b%9b%e6%ac%a1%e5%85%a8%e5%9c%8b%e5%a4%a7%e9%81%b8%ef%bc%8c%e5%9f%b7%e6%94%bf%e8%87%b3%e4%bb%8a%e5%8d%81%e5%85%ad%e5%b9%b4%ef%bc%8c%e4%bb%a5%e8%89%af%e5%a5%bd%e6%93%8d%e5%ae%88%e3%80%81%e7%a9%a9%e5%81%a5%e6%ad%a3%e7%9b%b4%e5%8f%88%e8%a6%aa%e6%b0%91%e7%9a%84%e4%bd%9c%e9%a2%a8%e8%b4%8f%e5%be%97%e5%be%b7%e5%9c%8b%e4%ba%ba%e7%9a%84%e6%84%9b%e6%88%b4%e3%80%82(%e4%b8%ad%e5%a4%ae%e7%a4%be)

德國憶往---我所認識的梅克爾

汪士淳 2021/09/26 20:24 點閱 1865 次

(胡為真/前駐德代表/口述、汪士淳/資深媒體人/撰寫)

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領導德國長達16年之後,即將正式卸任。她冷靜而溫暖、穩健務實卻又正直、堅持自由和人道的行事作風,多次帶領德國及歐盟度過了難關,也讓她成為全球最具聲望和影響力的領袖之一。

見過三次面

在歐美各國威權民粹主義風起雲湧之際,梅克爾甚至被視為「自由世界的領袖」,我則在出使德國四年之間,曾約訪過她,總共和還是在野黨領袖的她見過三次面,對她待人處事的認真、為人的幽默親切,印象深刻。

梅克爾現年67歲,稚齡時期隨著牧師父親的調職到東德境內,在鐵幕下的東德成長,是萊比錫大學物理博士;在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後,梅克爾轉身投入政治,並逐步成為在野的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領袖,並在2005年秋成為德國首位女性總理。

在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期,我於2001年春天抵達德國任駐德代表,當時德國執政黨是社會民主黨,總理是施若德(Gerhard Fritz Kurt Schröder)。

德國人十分嚴謹,認真奉行其「一個中國」政策,所以我初到德國時,工作很困難,幾乎可謂處處碰壁。我必須積極開拓,執政黨及政府固然是我的主要聯絡對象,但我也必須與在野的基民盟建立關係,設法尋求突破。

獲得梅克爾黨魁接見

梅克爾所屬的政黨,是基督教民主黨和德國南部巴伐利亞邦最有實力的基督教社會民主黨結成同盟,簡稱基民盟(CDU)。那年9月26日下午,我終於在副代表陳正治先生的努力下獲得安排,偕同他到基民盟總裁辦公室拜訪梅克爾,她前一年才成為黨魁,她的外交顧問郝爾茲(Dr. Guido Herz)也在場。

我可以看出即便是短短半個小時的晤談,梅克爾也有所準備,毫不含糊;桌上有厚厚的一疊資料,看得出來是有關亞洲、中國大陸及台灣的資料,我們的談話很自然用英文,因為她的英文非常好。

問及兩岸關係

梅克爾的態度很嚴謹、慎重,但也不失親切幽默。她把握和台北駐德代表見面的機會準備了很多問題,首先問到兩岸關係,其次問大陸未來發展會如何,對台灣方面反而談得不多。

因為德國人關切的重心之一還是在於強權中國大陸,認為臺灣與大陸只有一峽之隔,台北代表所知道的,應更接近真實且會毫無保留地講出來。而我過去在外交和國安單位服務多年所累積的知識,在這方面確有幫助。

我講到我們跟德國過去的友誼,其次談到我們對中國大陸的影響,以及我們內部的發展;在民主化的過程當中,我們實在可説是華人世界的典範,再來是我們要加強和德國合作,因這完全符合我們雙方的利益。梅克爾步入政界得益於前西德總理柯爾的提拔,也是她的政治導師;所以我特別指出,雖然德國的一中政策造成了我方外交上的攔阻,但柯爾總理內心裡是同情我們的。她回答:「不錯,大家都很同情你們。」

期待與東歐交流

我請她協助台灣拓展與東歐的關係,而且期待投資德東,也希望能夠在政黨方面有更多的交流。我說,(陳水扁)總統很重視德國,所以把我派到這裡來。她顯然做了功課,知道我和陳副代表都是國民黨籍,接口戲謔地說:「這是為了免得你們在國內作亂!」這麼一講,大家都笑了。她接著誠懇地表達很願意交往,並指著旁邊的外交顧問郝爾茲說:「可以跟他多往來。」

我又邀她來台訪問,建議如果她有困難,可以用非正式的方式——如赴大陸或日本、韓國訪問,之後「順便」到台灣來看看;她四兩撥千金地回答,現在很困難,因爲國内政治的需要,而且她連匈牙利以東都沒去過呢。這次晤面,我以曉芳窯的精緻磁器做見面禮,她很喜歡,特地寫了謝函。

音樂會再遇梅克爾

我們第二次見面,是在已成為好友的前東德總理德梅季耶( Lothar de Maiziere)的生日音樂會上。德梅季耶是音樂家,自1989年起出任東德CDU主席,1990年4月至10月任最後一任東德總理,代表東德赴莫斯科簽署「二(東、西德)加四(美英法俄四個二戰後的德國占領國)」條約,也就是東西德統一條約,而梅克爾曾是他的東德政府副發言人。

德梅季耶和我有相當深的往來,他曾到我的宿舍晚餐,在日後被視為柏林象徵的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整修時,他是整修委員會的主席,還曾邀我和內人惠英及同仁們上去參觀。他曾興奮的告訴我,簽署「2+4」條約用的金筆,都是Made in Taiwan——台灣製。

那天生日音樂會賓客極眾,十分擁擠。我們在門口,梅克爾恰好走進來,惠英迎上前說:「哇!梅夫人,妳竟然比電視上還要美麗!」她立刻幽默地回答:「那就太不幸了!」言下之意是怎麼在媒體上的容貌卻是扣分的!這就是她的平實與幽默。

與美國駐德大使友好

第三次則在我深80八零年代在華府工作時認識的美國衆議員好友,和我同有基督教信仰,曾擔任共和黨籍美國參議員;陳水扁政府派我駐德之後,我給寇茲寫了一封信,信裡除了問候外,也把我即將赴德國出任代表一事告訴他。

沒多久,寇茲就打電話到我家來,他在電話裡說:「Victor(我的英文名),我收到你的信了——你知道嗎?(小)布希政府也派我到德國做大使!」我感謝上帝,他雖然因爲美國的「一中政策」,在工作上對我必須有所保留,但他夫婦卻是我和惠英可以共同祈禱的好朋友。有趣的是,他和我同時奉派出使德國,也幾乎同時離任。
2005年1月6日,以色列大使斯坦因(Shimon Stein)在他的官邸設宴為寇茲大使餞別,我應邀赴宴,以色列因為有國際恐怖分子的威脅,所以安全上絲毫不敢怠慢,真是門禁森嚴,有如城堡。

這場餐會出席的有德國總統科勒(Horst Köhler )的辦公室主任詹森、義大利大使法吉歐勒(S.Faciolo)、也是我好友德國國會外交委員會副主席、曾任聯邦副議長及漢堡市長的執政社民黨克洛澤議員(HansKlose);還有就是梅克爾,那時她在德國政壇已極有實力,我離任之後當年秋天,因爲德國經濟狀況不理想,她就勝選成為德國總理。

餐會中,談話主題在於美歐對中東政策、對伊朗的核問題等等,梅克爾顯然對這些議題很深入,她和克洛澤兩人的談話最多。

寇茲後任情報總監

寇茲大使要離開德國時,在一群德國政府派的護衛人員陪同下,親自牽著狗「散步」到我的宿舍告訴我,他即將離任返美,重執律師業。沒想到我們之間如此的有緣,隔了不到一個月之後我也接到調職命令,調任駐新加坡特派代表,我們幾乎同時離開德國!

冠茲返美後,又競選參議員成功,他服務於情報委員會,直到2016年退休。後來由於他的幹練、資歷和品德,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又任命他為美國情報總監(U.S.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領導美國17個情報機構,於兩年半之後離職退休。

梅克爾執政16年

梅克爾上任之後,歷經四次全國大選,執政至今16年,以良好操守、穩健正直又親民的作風贏得德國人的愛戴,她的才華與智慧表現在治理德國上,如組織大聯合政府,增進政治上的和諧並運用反對黨的人才;提振德國工業生產力,使工業欣欣向榮,並積極發展綠能。

她極重要的一項政績在於支持歐盟的運作,因為歐盟成立以來,德國與法國這兩個歷史上多年的宿敵卻成爲合作極密切的火車頭,所以梅克爾最注重的是對法關係,取得法國支持後,她在歐盟的領袖地位就已成公認,歐盟諸國對她也心悅誠服。她已成為世界領袖,即便宣布不繼續擔任德國總理,她的聲望也應是當今世界各國領導人中的佼佼者。

收容難民贏得尊重

談起梅克爾對中共的態度,由於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和龐大市場,她顯得非常積極,在位期間訪問大陸約有12次。而中共也一向以德國是歐盟的「領頭羊」而全力經營了數十年,甚且在16個邦都設了工貿據點。即便如此,梅克爾仍然在對中關係上堅持了她做事做人的原則、立場與價值觀,以至於其訪問大陸時表現的作風都贏得了普遍的尊敬。

另外,她基於人道與公益的考慮,在十餘年前中東變局時,竟然願意接收大量難民,如此行為誰都知道必然會拖累德國的經濟與社會安定,但梅克爾在這決策上所表現出的道德勇氣,顯得在這處處講究現實的國際社會中,是何等的難能可貴。

我很高興,也很榮幸能跟這樣的一流領袖見過幾面、談過話。梅克爾即使退休,她的風範已深植人們的心中,而在德國境内,居然還能超越黨派,而成為德國人「選總理的標準」──候選人中誰能讓選民覺得他的政策和作風最像梅克爾,誰就可能出線繼任總理。

相信歷史會記載,21世紀德國曾出現過一位難得的、偉大的女性政治家,便是梅克爾,她的風範當會長存在人們心中。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