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4%ad%e6%96%87%e9%be%8d%e8%aa%aa%ef%bc%8c%e7%8f%be%e8%a1%8c%e5%9c%8b%e6%b0%91%e6%b3%95%e5%ae%98%e5%88%b6%e5%82%99%e5%8f%97%e6%93%94%e6%86%82%e7%9a%84%e6%ac%8a%e5%a8%81%e6%95%88%e6%87%89%ef%bc%8c%e5%b7%b2%e5%9c%a8%e6%a8%a1%e6%93%ac%e5%ba%ad%e4%b8%ad%e6%b5%ae%e7%8f%be%e3%80%82%ef%bc%88photo_by_%e6%9e%97%e5%bf%97%e6%80%a1%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權威效應不減 民團籲檢討國民法官制度

林志怡 2021/05/12 12:11 點閱 2149 次
鄭文龍說,現行國民法官制備受擔憂的權威效應,已在模擬庭中浮現。(Photo by 林志怡/台灣醒報)
鄭文龍說,現行國民法官制備受擔憂的權威效應,已在模擬庭中浮現。(Photo by 林志怡/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林志怡台北報導】「法官內心鄙視國民『你怎麼不懂』,國民想『我怎麼會不懂』!」國民陪審團協會創會理事長鄭文龍痛批,現行制度是一種「愚民制」,讓國民法官無法在審判中貢獻其社會經驗與判斷,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強調,在模擬階段發現的問題需重新檢視並進行修正。

國民法官設計失靈

制度設計之初所擔憂的「權威效應」問題已經浮上檯面,永社專案研究員彭至誠指出,國民法官事前收到的審前說明書跟法學教科書一樣,但國民法官看不懂只能問參與審議的法官,法官形同老師,國民法官很容易被拉票,且很難公正表達意見。

鄭文龍以親身經驗指出,審判長對國民法官做審前說明時,根本是在上法學院課程,討論專業法律人員都不一定能懂的議題,檢討時有9位國民法官都說:「法律人好厲害」,只有一名與他交談過的國民法官質疑,「國民法官制的初衷是什麼?」

鄭文隆強調,法官、律師是法律技術專家,但不是事實專家,國民法官最厲害、最有價值的應該是以事實與多元的社會經驗判斷,因此國民制度應該要讓國民輕輕鬆鬆來、用經驗判斷即可,現在的制度設計根本就是一種「愚民制」。

國民法官制度應改善

此外,現任理事長陳為祥指出,目前模擬法庭多設在週間,且動輒2到3天,也沒有直播,想要監督一定得到現場,很難有組織能派出人力參與,且台灣的法院判決程序中,準備、審判是混在一起的,國民法官很難參與過程中的討論,也因此失去其效用,使最終的評議階段形同虛設。

彭至誠則指出,提供給國民法官的審前說明書應該要寫得更完善、更容易理解,但寫太多對國民法官也將造成額外的心理壓力、時間壓力,且應提供國民法官看不懂相關文書時的公正詢問對象,更要重新考量陪審制的可能性,或檢討國民法官制,將國民法官的職責修正為參與判斷事實,但不要討論量刑。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