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a%9e%e5%a1%9e%e6%8b%9c%e7%84%b6%e5%92%8c%e4%ba%9e%e7%be%8e%e5%b0%bc%e4%ba%9e%e7%88%86%e7%99%bc%e6%bf%80%e7%83%88%e8%a1%9d%e7%aa%81%ef%bc%8c%e6%b0%91%e6%88%bf%e7%9e%ac%e9%96%93%e6%88%90%e4%ba%86%e6%96%b7%e5%9e%a3%e6%ae%98%e5%a3%81%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高加索兩亞爆衝突 歷史宿怨難解(20200930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20/10/05 17:57 點閱 16338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郭淑鳳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在南高加索山地有個地方叫作納哥拉-卡拉巴(Nagorno-Karabakh),簡稱納卡,這個地區幾乎等於台灣的面積的10分之1或9分之1大,人口差不多只有15萬人。可是他的問題是這塊地區是在亞塞拜然穆斯林的境內,但是住的9成卻是信基督教的亞美尼亞人,所以長久以來,到底他們的衝突是怎麼發生的?

未按族群劃分邊界

嚴震生:很多時候當你劃分國界的時候,可能沒有完全按照族群來劃分。當蘇聯在統治這個地方的時候,外高加索有三個他的共和國,是喬治亞、是亞美尼亞、亞塞拜然。這三個其實在種族或宗教信仰、語言上面是有一點不一樣,但是當你把部分的亞美尼亞人劃到亞塞拜然的境內,在蘇聯解體的時候,他們變成了亞塞拜然境內的一個區,就會引發一些矛盾。

因為他們想要跟亞美尼亞人統一。就好像我們看到,中東很嚴肅的一個問題是,在土耳其、敘利亞的這些庫德族。我們提到庫德族的時候都說,在伊拉克有三分之一是庫德族的話,那庫德族應該獨立成為一個國家。可是如果他一旦成為國家,那不得了,敘利亞的庫德族說,我們這塊要加入,土耳其的庫德族在東南邊也說要加入,那就會引發很多衝突。

所以今天就是這個情況,明明亞美尼亞獨立了,可是我有十五萬人集中在這個地方,在亞塞拜然境內喔!拿台灣來講好了,譬如說,我們常常講新竹都是客家人多一點,但是新竹市就是閩南人多,所以這個就是等於是在裡頭的一塊「飛地」
,跟我不連結的一塊土地。那當然在這塊土地的人,他就會有一種渴望,說我要回到祖國的懷抱。

所以亞美尼亞人在亞塞拜然境內,就希望跟亞美尼亞統一,但是對亞塞拜然來講,我怎麼可能會讓我的土地平白的給割出去?所以這個實際上的行政掌控在亞塞拜然裡頭,那當然,這裡頭的亞美尼亞人就不斷的抗爭,希望能夠跟祖國統一。所以才會造成今天的衝突。

土耳其若介入 增添複雜性

那最重要的是,今天土耳其作為一個中東地區附近,高加索附近的穆斯林國家,他自然是支持亞塞拜然。

土耳其最糟糕的就是,他在1915年曾經屠殺過一百萬亞美尼亞人。所以你知道,他跟亞美尼亞人的歷史是有宿仇的。而且,經過國際法庭要審判要認定說,這是一個很糟糕的種族滅絕。所以今天當我們看到,這兩天好像土耳其也介入,站在亞塞拜然這邊,情況就很複雜了。

問:好,請教一下嚴老師,這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兩個國家,背後有什麼大國軍事力量支持他們,以及他們的軍力高下如何?

亞塞拜然獲俄、土支持

嚴震生:我覺得,當然,亞塞拜然不僅是有土耳其,再說,俄羅斯也比較支持他一些,雖然俄羅斯跟亞美尼亞關係也還好,但是這個情況之下就是俄羅斯不會去單獨支持亞美尼亞,所以亞美尼亞比較孤單一些。

問:那國際社會有沒有同情亞美尼亞人? 比如說,美國?

嚴震生:我自己的一個教授是猶太人,很在乎猶太人二次世界大戰這種被希特勒德國謀殺、屠殺的狀況,所以他寫了一本書,就專門討論亞美尼亞這個(種族滅絕),那土耳其是完全不承認,否認這件事情,但在這個字(genocide),為什麼大家以前不太知道,是因為在一次大戰期間發生的,1915年時,一次大戰是1914到1918。

亞美尼亞人遭土屠殺

那時候土耳其還是站在德國這邊,所謂的同盟國,所以這個議題其實埋藏了很久。但是,如果今天我們要討論所謂種族滅絕的時候,一定會把亞美尼亞人這樣的悲劇拿出來提。

如果今天亞美尼亞人在納卡這個地方被歸在亞塞拜然境內,然後他們又開始有一些抗爭,希望能夠回到祖國跟亞美尼亞結合的話,萬一又被屠殺,我覺得這是對這個族群蠻大的一個悲劇。

問:總而言之,這兩國在邊境不斷地發生衝突,歐盟希望他們趕快停火,但他們之間實際上並沒有協調者。因為剛剛提到,不管是俄羅斯、土耳其都選邊站。理論上,因為他們同屬前蘇聯共和國,俄羅斯理應出來做「公親」。

嚴震生:對,他應該出來做個公親,就是我不站在哪一邊,我幫你們促成和平。可是看起來,普丁並沒有這麼強烈的表態,所以這是蠻可惜。那這個是在外高加索,我們都知道,外高加索這個地方都是山區,不容易介入。土耳其剛好是在附近所以容易支援,但是你今天要請歐洲或者美國再進入,怎麼可能再去關心。所以我覺得這完全取決於普丁的態度。

問:那亞美尼亞他的背景都是基督徒,有沒有一些基督教國家可以在武器或財力上支持亞美尼亞,跟亞塞拜然作戰呢?

嚴震生:基本上歐盟是不會去打仗的,但歐盟可以做一些道義、道德上面的譴責,或者希望就是能夠做到達成和平。能夠照顧他們的難民,如果有難民的話。美國的立場最重要,可是現在沒有看到川普總統做出回應,因為他在選總統。

我們很希望這個衝突暫時能夠解決,能夠對話。這個衝突是很難一次解決,就像過去從90年代中期到現在已經都20多年了,不太容易解決,但至少不要有這麼多的人受害。

問:所以現在大家有點使不上力。這個也算是國際間重要的一個衝突點,或者駁火的地方,那我們好像什麼都不能做。

無戰略地位 難受重視

嚴震生:因為他不是在戰略上最重要的位置。譬如說,我們會去關心烏克蘭,因為克里米亞就是裏海進入黑海很重要的樞紐。中亞這些國家或外高加索,在這個非常內陸山區裡頭比較沒有人管。阿富汗若不是當初賓拉登藏匿在那裡,大概也沒人想進去那邊,一進去以後脫不了身很麻煩。

問:所以看起來,現在亞美尼亞只能靠他意志力,夠堅強的民心士氣,設法贏得勝利。

嚴震生:也不能說是勝利,而是說,你怎麼樣讓這一批住在亞塞拜然行政管理之下的亞美尼亞人,能夠得到比較好的待遇。

問:把他們接回來呢?

不願做次等公民

嚴震生:我覺得接回來是一種,但他們有些人不願意離開家鄉。我就舉個例子,芬蘭境內有很多瑞典人。瑞典以前北歐最強的時候蠻大的,他控制很多地方。現在芬蘭裏頭還有說瑞典話的人,還有瑞典黨,但是他可以受到公平的待遇,所以就在芬蘭裏頭競爭。

所以你一定要讓他們覺得你就是一個基本的、受到跟一般亞塞拜然是平等的,你的宗教信仰都會受到尊重,那我就在這裡了,過去我的家鄉在這裡很久了,我也不想離開我的家鄉,那就繼續留下來,但是可以獲得公平待遇,不希望作為次等公民。

主持人:好,嚴老師講到一個重點,可以透過談判,彼此之間的尊重,讓他的衝突降低,因為在吵架的情況是不會得到結論的。但是現在如果亞塞拜然援引了土耳其的勢力進來了,那亞美尼亞當然也要去找歐盟找俄羅斯出來給他主持公道,所以這整個事件恐怕也會糾纏一段時間,我們只能遠遠的賦予關懷跟禱告了。

圖說:亞美尼亞人曾經在1915年遭到土耳其人種族滅絕,但土耳其至今否認此事。(photo by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納哥拉—卡拉巴地區領土爭議造成亞塞拜然與亞美尼亞駁火衝突。(photo by 網路截圖)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