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6%ab%e6%83%85%e8%ae%93%e8%a8%b1%e5%a4%9a%e7%80%95%e8%87%a8%e6%bb%85%e7%b5%95%e7%9a%84%e7%89%a9%e7%a8%ae%e5%a4%b1%e5%8e%bb%e4%ba%ba%e9%a1%9e%e4%bf%9d%e8%ad%b7%ef%bc%8c%e5%8f%af%e8%83%bd%e8%ae%93%e7%89%a0%e5%80%91%e6%bb%85%e7%b5%95%e7%9a%84%e6%a9%9f%e7%8e%87%e5%a4%a7%e5%b9%85%e5%a2%9e%e5%8a%a0%e3%80%82%e5%9c%96%e7%82%ba%e9%87%91%e7%8d%85%e9%9d%a2%e7%8b%a8%e3%80%82%ef%bc%88photo_from_wikimedia_commons%ef%bc%89

人力、財力短缺 瀕危動物保育困難

呂翔禾 2020/06/07 15:30 點閱 14563 次
疫情讓許多瀕臨滅絕的物種失去人類保護,可能讓牠們滅絕的機率大幅增加。圖為金獅面狨。(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疫情讓許多瀕臨滅絕的物種失去人類保護,可能讓牠們滅絕的機率大幅增加。圖為金獅面狨。(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綜合報導】雖然疫情讓大自然獲得喘息,但需要人類保育的物種卻可能因為缺乏照顧,反而加速滅絕。巴西、非洲等地的國家公園因疫情緣故關閉,研究員無法進入保育,外加國家公園門票收入銳減,保育園內物種的經費短缺。巴西的保育學家受訪時表示,今年對於瀕臨滅絕的物種來說,將會非常難熬。

保育進程受阻

根據《美聯社》報導,路易茲是巴西金獅面狨協會的科學家,他表示,金獅面狨在巴西野生數量大概只剩下1000隻,是瀕臨滅絕的物種,而且去年牠們在黃熱病的疫情中傷亡慘重,今年又因新冠疫情影響,政府將國家公園關閉,不許任何人進出,許多國家公園的員工也有染疫風險而居家檢疫。

沒有人類的照顧,他很怕金獅面狨熬不過今年黃熱病的侵襲。而且即使政府有禁令,很多非法捕捉稀有動物的販子也照樣闖入公園、濫捕動物,這使得保育的工作更加艱鉅。在瓜地馬拉,當地原住民也正遭受近20年來最嚴重的森林大火季,當地NGO不諱言,這種森林大火99%都是人為,現在因為疫情沒人管理這些森林,山老鼠就更加猖獗。

面臨盜獵危機

而在非洲,許多保護區、國家公園都依賴門票觀光收入,做為保育物種的主要經費來源,在疫情蔓延之下,他們的收入幾乎為零,當地的非洲象、長頸鹿與犀牛都是瀕臨滅絕的保育類,如果沒錢管理,牠們除了面臨可能的天災以外,也有遭大量盜獵的危機。

Vox》提到,單一物種的滅絕,影響範圍比人類想像中還要廣。每個物種在生態系中都扮演不同角色,如狐狸可能是獵食者、羊是初級消費者等等,如果生態系中其中一個物種滅絕,會導致生態鏈失去循環,牽連其他物種跟著滅絕。另外,有些物種數量少到一場森林野火就可能讓牠們全面滅絕,這都是需要人類幫忙的物種。

cari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