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b0%e5%b8%ab%e5%a4%a7%e6%94%bf%e7%a0%94%e6%89%80%e6%95%99%e6%8e%88%e6%9b%b2%e5%85%86%e7%a5%a5%e3%80%81%e5%89%8d%e5%8f%b0%e5%a4%a7%e6%94%bf%e6%b2%bb%e7%b3%bb%e6%95%99%e6%8e%88%e5%bc%b5%e4%ba%9e%e4%b8%ad%e5%8f%8a%e6%9d%b1%e8%8f%af%e5%a4%a7%e5%ad%b8%e7%99%bc%e5%b1%95%e8%88%87%e7%a4%be%e5%b7%a5%e7%b3%bb%e6%95%99%e6%8e%88%e6%96%bd%e6%ad%a3%e9%8b%92%e9%83%bd%e8%aa%8d%e7%82%ba%ef%bc%8c%e4%b8%ad%e5%9c%8b%e6%80%a5%e6%8e%a8%e9%a6%99%e6%b8%af%e5%9c%8b%e5%ae%89%e6%b3%95%e6%98%af%e5%90%91%e7%be%8e%e5%9c%8b%e6%96%bd%e5%a3%93%e3%80%82%ef%bc%88photo_by_piqsels%ef%bc%89

香港立法保國安 專家:內政難干預

施凱文 2020/05/24 19:33 點閱 2788 次
台師大政研所教授曲兆祥、前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及東華大學發展與社工系教授施正鋒都認為,中國急推香港國安法是向美國施壓。(photo by Piqsels)
台師大政研所教授曲兆祥、前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及東華大學發展與社工系教授施正鋒都認為,中國急推香港國安法是向美國施壓。(photo by Piqsels)

【台灣醒報記者施凱文、呂翔禾台北報導】針對近期延燒的國安法爭議,香港民眾24日下午湧入街頭與警察發生衝突。台師大教授曲兆祥表示,中國選在此時立法,是試圖解決香港擁有類似「治外法權」的地位,以避免美國等外國勢力介入及施壓。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及前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則認為,國安法屬於國家層面的法律,香港既是「特區」,其立法會恐難以反撲。

國安法向美國喊話

香港民眾24日在灣仔和銅鑼灣一帶舉行反對國安法遊,示威者與警方爆發衝突,警方在崇光百貨附近施放多枚催淚彈。曲兆祥教授24日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香港從23條以後就存在的這個問題,代表香港從回歸以來跟中國大陸並不一致,可以看到兩邊的差異性還是很大,去年的反送中則是積壓已久的總爆發。」

另外,他也表示,根據一國兩制香港擁有司法終審權,因此香港變得有點像「治外法權的存在」,也導致以美國為首等外國勢力能利用此差異在香港運作。中美衝突提高的這2年,美國也加大在香港的活動,他說:「以北京的角度思考,現在不推立法的話就來不及了,就像當年的古巴飛彈危機,美國人已經欺負到家門口了。」

香港獨立地位是否會被限縮?曲兆祥表示,要看香港的內部表現,他說:「香港如果還要接受外國勢力的操弄或是慫恿也好繼續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那中國不排除全面深入控制,甚至不排除撤除一國兩制。」他認為,國安法其實主要是對美國做反應。

香港立法會難反撲

施正鋒教授則認為,中國想透過兩會時制定國安法,是考量去年反送中條例修訂,對台灣大選造成的影響。現在反送中的影響已經降低,便希望在立法影響最低的時候通過,他也提到,香港本來就是中國的「特區」,因此國安主權問題本來就是中央立法,香港立法會無可置喙。

「涉及主權,中國確實無法妥協。」張亞中教授也贊同表示,中國並沒有干涉一國兩制,因為涉及主權完整,香港做為特區當然要遵守「一國」。他說,由於澳門早在過去就已經將國安法納入澳門法律中,但香港歷經雨傘革命、反送中遊行後,香港立法會已無法將國安項目立法,只好由中國出手。

多版本一國兩制

至於對台灣的影響,施正鋒說,兩岸在實質上早就是分開的政體,中共這樣做會讓台灣人民更同仇敵愾而已,不過他也感嘆,無論是反送中、雨傘革命等,香港問題都會成為民進黨政府操弄民意的手段。

張亞中也說,中方敢這樣做也是算好美國等國家都會有反彈,因此外界也無可奈何,「對於北京來說,就是要向外界宣示香港是屬於中國的,境外勢力或是恐怖主義都無法動搖。」另外,張亞中認為,中國此舉不是做給台灣看的,因為台灣在民進黨執政後,無論如何都不會贊成一國兩制。

cari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