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b%b8%e5%b0%81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

醒報編輯部 2020/05/17 09:37 點閱 2921 次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CPTSD)很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被簡略誤診為邊緣性人格障礙、焦慮症、憂鬱症等,導致採用不當療癒方法措施,造成治標不治本的狀況。

CPTSD是後天因素所造成,多數是在虐待或忽略的家庭中成長,遭受長期創傷經驗所致,而這創傷經驗,可以發生在語言、情緒、心靈或身體的層面。

作者在書中多次強調多元取向的治療方式才是對CPTSD 有效的療法,同時也以精闢詳細的說解,讓讀者得以正確地了解並確認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幫助當事人更正確地了解自己,擺脫種種錯誤標籤和無效治療的自卑感。

標題:難忘童年創傷自我療癒擺脫陰影
引言:來自童年的創傷有時是一輩子的陰影,影響成年後的生活,唯有徹底了解,才能擺脫過去迎來新生活。
插言:醫師所診斷的憂鬱症、成癮者、焦慮失眠患者等,其實根源來自童年所受的虐待、貶抑甚至忽視。
插言: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很容易被誤解為一般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以致採用不當療癒方法,造成治標不治本。

凱蘿是家裡的代罪羔羊。自戀型和邊緣型人格的父母通常會拿至少一個孩子做為家裡的代罪羔羊。

施暴者透過攻擊較弱的一方,把自己的痛苦、壓力、挫折歸因於外,往外卸除,而這個受害的弱者就是「代罪羔羊」。

利用代罪羔羊,施暴者通常可以得到短暫的紓解,可是這無法有效地代謝或解除痛苦,於是當他內在的不舒服再度發生時,他又會找代罪羔羊來發洩。

威爾漢‧萊克(Wilhelm Reich)在他傑出的書《法西斯主義心理學》當中,說明了找代罪羔羊是一個連續性光譜,從施暴父母迫害特定的孩子,到納粹恐怖地拿猶太人當代罪羔羊,都是例子。在功能特別差的家庭,像是凱蘿的家,找代罪羔羊的父母通常會把其他家人組織起來,一起來對付這個代罪羔羊。

回顧童年的傷害

凱蘿透過看家庭影片而更了解自己的童年。她的父母是那麼地自戀又無感,他們無恥地多次錄下凱蘿被他們言語虐待和情緒虐待的事件。那些紀錄通常是在他們拍攝偏寵的那個孩子時,也就是凱蘿的哥哥,順便錄到背景的虐待事件。

重度自戀的父母絕少為自己的攻擊行為感到丟臉,他們覺得因為孩子不順他們的意而處罰孩子是理所當然的,無論他人看來有多麼不合理。

凱蘿的父母在她還不滿一歲時,就因為她弄髒了尿布而鄙視地責難她。到了她三歲時,她已經常常因為說話和玩著、探索著家裡而產生噪音,被頻繁處罰,導致她時常處在恐懼的狀態中,並產生了像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症狀。

大後院是避風港

凱蘿家的大後院是她的避風港,她可以在那裡盡興地玩耍—攀爬、奔跑、跳躍;用玩具、樹葉、樹枝、石頭建造村落,再洗劫它。她會從早餐時間忙到晚餐時間,當中常忘了進屋吃午餐;後來回想,她認為這讓她母親的日子更好過,因為她母親從不會喚她進屋去吃飯。

那時期的一段家庭影片,是使凱蘿無法再否認家庭虐待的最後一根稻草。在影片中,她玩著一種遊戲:她搖搖晃晃地在客廳走著,觸摸各種小東西,並反覆地用力打自己的手,說自己是壞女孩。有很多段錄影是她的父母與手足在背景中大聲地、開心地嘲弄她。

年幼的輕蔑取代慈善

年幼時的輕蔑取代了人類慈善的滋養,會使這孩子感到羞辱並難以承受。這孩子太過無助,無法抗議,甚至無法了解被虐待是多麼不公平;她最終會相信自己是有缺損的、是徹底有瑕疵的。因此,她常相信自己應該承受父母的迫害。

凱蘿四歲時,她「不小心」從二樓的窗戶摔了出去。大約三年後,她走到街上的車子前被撞倒在地。成年後,她認為那兩次的受傷,造成了她嚴重疼痛的早發性脊柱側凸。她也相信自己因為承受了那麼多的痛苦,而不自覺地試圖結束自己的生命。

幸運的是,學校提供了凱蘿一絲喘息的機會。一位慈善的三年級老師看出了她的聰明,給予她足夠的讚美,使她很快地成為優秀的學生。不幸的是,她從早到晚、日日夜夜地生活在糟糕的焦慮中,那焦慮很快地變成了對課業的強迫傾向,後來這又發展成破壞生活的完美主義和工作狂。

寵愛後的悲劇

凱蘿的哥哥,鮑勃,是父母最寵愛的孩子和英雄。他不像凱蘿被恐懼和拒絕所框架,鮑勃接受了父母的自戀型期望,他表現不完美時,父母就會收回認同,於是他被形塑成多方面的成就者。如果他的傑出成就可以讓父母有面子,他就會得到些許的讚美。他也被收編去把凱蘿當作代罪羔羊,漸漸地,他對凱蘿的折磨更勝於父母。

我相信,困擾著許多功能不健全家庭的手足虐待,是很普遍的。這些家庭中的兄弟姊妹會對「代罪羔羊」受害者產生創傷,其嚴重程度和父母所造成的創傷是一樣的,因此在父母疏離冷漠的家庭中,這些兄弟姊妹實際上會是主要的創傷來源。

對孩子忽略

父母對孩子的情緒忽略相當普遍,他們慣性地被建議「讓孩子自己搞定」,這在我們的文化中尤其如此。但是,一個力氣只有哥哥、姊姊一半大的孩子,如何在沒有強力同盟的情況下自己搞定,停止被折磨呢?

鮑勃自己並沒有逃離父母的病態影響,找代罪羔羊變成了他的習慣。他發展出自戀狂的第六感,能辨識出被家庭所害的受害者,並且拿這些受害者當靶子。父母的利用和對完美的要求傷害了鮑勃,使他長大後成了徹底的自戀狂和控制狂。

他強勢地試圖塑造他「愛」的人,就像他的父母那樣塑造他。所以,當凱蘿在接受心理治療時,鮑勃正試圖把他的第四任妻子鞭斥至他想要的樣子。

強迫性重複的創傷

我們再回來談凱蘿。在她青春期時,她的社交圈很讚賞她哥哥的成就,他們和她的家人一起對凱蘿貼上「壞胚子」的標籤,使得凱蘿的創傷更痛、更深。

很不幸地,凱蘿成年後,事情越來越糟,即使她看似已經脫離了她的家庭。然而,凱蘿掉入自戀狂的圈套,他們就和她的父母一樣地虐待她、忽略她,她象徵性地仍被她的家庭所困。這個廣為人知的心理現象叫做「強迫性重複」(repetition compulsion)或「重演」(reenactment),極常發生在創傷倖存者身上。我們會在此書中詳細探究這個現象。

僵,解離型的茉德

老三茉德比凱蘿晚兩年出生。此時他們的父母已經因為無時無刻地雕塑鮑勃與凱蘿而筋疲力盡。把鮑勃和凱蘿鞭斥成英雄與代罪羔羊後,茉德已經沒什麼用處了。他們沒有足夠的精力或興趣去把茉德打造成任何東西。

典型的失落孩子

茉德變成了典型的失落孩子,靠自己長大。她很快地發現,食物和白日夢是她慰藉的唯一來源。然而,因為鮑勃也喜歡拿她當靶子,所以她盡可能地待在自己的房間裡。

凱蘿後來回想,她認為鮑勃曾性騷擾茉德。她推測這是茉德無法忍受媽媽把她丟在各家托兒所和幼稚園的原因。漸漸地,茉德把自己麻痺至一種低度的解離性憂鬱,並且在社交場合感到極度的焦慮和逃避。

茉德四歲時,有位自我中心的阿姨在她房間放了臺電視,茉德很快就迷上了。她發展出一種依附疾患,她與電視的依附遠勝於與他人的依附。令人難過的是,她依然迷失在那樣的關係中,靠身心障礙補助過活,住在囤積著大量廢物的雜亂擁擠公寓中。

如同許多來自CPTSD 製造工廠的孩子,茉德無法向她的手足尋求慰藉,因為她的父母無意識地施行「分而治之」原則。她的父母向孩子們示範了譏諷和經常性的找麻煩,並鼓勵他們這麼做,合作或溫暖的互動甚至會被慣性地嘲笑。

慈悲的天賦

討好,關係依賴型的尚恩

兩年後,尚恩出生了。一開始看似他也會和茉德一樣步上迷失、解離的命運,但隨著他的成熟,他成了愛麗絲‧米勒(Alice Miller)《幸福童年的祕密》書中所描述的「小大人」(gifted child)。

尚恩帶到這一世的天賦,是他的慈悲心,以及他覺得如果他足夠了解他的母親,並且搞懂她需要什麼,他就能給予她需要的。有時候,這會使她平靜下來,並使她比較不危險,比較不尖酸刻薄。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我療癒聖經》簡介
作者:彼得‧沃克
譯者:陳思含
出版社:柿子文化
出版日期:2020/02/17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