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憂外患紛擾 2020台灣經濟喜憂參半(20191219財金論壇─聶建中、李述德、林火燈)

醒報編輯部 2019/12/22 18:03 點閱 32432 次

主持人:聶建中(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
與談人:李述德(前財政部長)
林火燈(前證交所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
記錄與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聶建中(以下簡稱「問」):一年又要過去了,在這過去的年中,台灣的經濟像雲霄飛車般,有下跌有上升,受到了很多內在及外在的影響,不管過去是好是壞,我們都要往前看。2020年到來,美中貿易戰部分,川普和習近平打得火熱,美其名叫貿易戰,其實背後的科技戰、法律攻防戰、金融戰,甚至是軍事戰備上的較勁不斷。

這些都牽動著整個國際的金融情勢,不僅產業動能受影響,消費動能也受影響,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明年經濟情勢會怎麼樣呢?到底是喜還是憂?再加上1月11日台灣的總統大選將至,各種因素下,到底會產生怎樣的變化?我們先請前財政部長李述德部長分析。

不同角度的看法

李述德:就務實面來講,也是最直接的方面,就是2020年老百姓口袋的錢到底會不會增加?從個人、家庭到企業到社會再到國家。先從國家的高度來看,經濟是好還是不好,景氣到底是怎麼樣?數字會說話。

台灣屬於海島型的經濟體,最主要的就是從進出口貿易的數字成長來分析,到底是成長還是衰退?這幾個月來跟前一期來做比較,基本上是負成長的。幾年前,台灣貿易依存度可以高漲到GDP的150%,這幾年慢慢降下來,到了大概100%
左右。

仰賴進出口貿易

這屬實不容易了,海島型經濟體完全是靠進出口來支撐經濟發展。主要是觀察進出口的數字,而數字又能從很多的面向來看,第一、規模的大小,我們都希望進出口的數能夠逐年增加,從以前一年進出口總額3000億到現在6000億快要7000億了,帳面上是逐年成長沒錯,但問題在於成長率是不是很理想?

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這影響到國內整個經濟成長率,最近主計處在修正經濟成長率,大概落在2.5%到2.6%左右。就總體來看,雖然進出口貿易的數字不是非常理想,沒有達到預期成長的規模,但對於國內經濟成長動能的影響,就我們各個經濟預測單位所發布的數字來看,好像還是處於經濟成長的狀況。

從這兩面來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台灣經濟成長率還有上修的機會,憂的是我們進出口貿易的總額成長得不夠,所以這兩個問題值得我們做後續的深入探討與觀察。

問:部長在台灣經濟的喜和憂都分別做了註解。就像部長說的,台灣是一個非常小型的開放經濟體系,屬於淺碟的市場,很容易受到國際情勢或是國內的動盪所影響。就像近期國際間的大事情,美中貿易的摩擦,也確實對台灣的出口造成些微影響。請林董事長分析,關於台灣明年的經濟走勢如何?

未來經濟好壞參半

林火燈:剛剛部長所提的台灣經濟概況有喜有憂,我非常認同。我們看去年IMF所估計今年的全球經濟成長率的數據,幾乎是每3個月就修正一次,換句話講,現在要去估計全球或是估計一個經濟體的經濟成長率,恐怕也是差不多,每3個月要修正一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現象?

就是剛剛部長也提到的,台灣是一個依賴出口導向的經濟體。既然是依賴出口的經濟體,所以我們就受國際經濟情勢的影響很大。所以中美貿易戰爭的進程理所當然成為大家最關切的議題,對台灣經濟情勢來講也是最重要的關鍵。

易受國際情勢影響

其實還有其他因素的影響,比如說日韓的貿易摩擦、歐盟國家間的嫌隙,以及英國的脫歐勢在必行,脫歐以後對台灣的影響又會有多大的效應?這些都值得去關注,經濟的狀況並不能只看單一事件的影響,所涉及的層面及角度很廣,並不單純只有美中貿易戰會產生影響。

台灣的經濟體是非常難得的,我們固然是以中、美為主,但如果去細看出國的數字,對於美國、中國、日本、歐洲,我們的出口分布還算平均,現在全球的經濟情勢其實都很動盪,不僅僅是台灣經濟會有跌宕,全世界皆是如此,大家都會受到各種國際情勢紛擾的影響。

中美貿易角色轉換

對於台灣未來的經濟狀況,我想是喜憂參半,譬如看中美貿易戰的結果,台積電前董事長張忠謀也說了,台積電將成為兵家必爭之地,美國要靠他,中國大陸也要靠他,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對台灣是有利的因素。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因為中美貿易摩擦,中國遭到美國各方的圍堵,造成很多系統不支援中國,現在中國大陸想盡各種辦法要去創造屬於自己的供應鏈,那台商過去在大陸的市場供應鏈裡所扮演的角色會不會有影響?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因為外在不確定因素真的很多。

問:林董事長也為我們講解了有關於世界動盪對於台灣的關係,不是只有中美貿易還有更多的因素在影響台灣的經濟。光從IMF,每3個月調整一次全球經濟成長率來看,不管怎麼樣的修正,這就是一個波動的產生,波動就是我們財務所講的風險。兩位都提到關於台灣屬於出口導向的國家,倚重於與外國的貿易。

從經濟學角度來講,如果政府支出大幅增加,其他的民間或者產業沒有增加,這樣的經濟成長也只是一種假性的成長。

談到明年經濟情勢,剛好是台灣的總統選舉年1月11日,多多少少也都會有一些影響,相信有很多台灣人都非常關心這件事情。選舉對台灣經濟會有什麼影響?部長您有什麼樣的建言或感想?

核心問題才是關鍵

李述德:當然,選舉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會影響到台灣整個國內的經濟情勢,我們先回到核心,經濟情勢是什麼意思?簡單來講,從貨幣所得基本的組成要素來分析,消費、投資、政府支出加上進出口的狀況。所以經濟情勢好不好,就從這些組成要素的數據去分析就好。

選舉多多少少會造成影響,但是我們要先把核心抓住。第一、消費主要是講國內消費,我們所有平民老百姓每天消費的金額次數是增加還是減少?夜市的人多還是少了,觀光客的消費,這些都會影響,數字會講話。消費增加還是減少它的趨勢、它的結構都可以做很多的論述與分析。

觀察投資與支出

第二、投資分為民間投資以及政府投資,政府為了積極鼓勵台商及外商投資,也推動了很多的優惠獎勵措施,我們直接從結果而論最快,這才是最具體的展現,到底國內的民間投資有沒有增加?近期有很多大廠、大公司有回流投資、台商回流拉的金額,是實際數字還是估計數字?也可以來做探討。

政府的投資相對來講,得透過預算去執行,所以很多預算書裡面,實質固定資本的形成、執政政府投資的對象、數額是不是有個明顯的增加?這些都可以去統計出一個確切的數字,才是最實在的經濟成長效果呈現,而不是去擔憂選舉會造成什麼後果,數字是不會說謊的。

第三、政府支出的規模,就是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的支出加總,台灣政府支出以公務預算來看1年大概是2兆左右,再加上非營業特種基金等細項及各種政府部門有關的支出加總起來,大概8、9兆。國營事業、半官方的、半公股的事業等,這些種種加起來將近80、90兆,這些支出的動能就會影響到整個國家經濟,而且是巨幅的影響。

所以觀察這些數據,當然每個人的解讀不同,有各種方面的說明,那我們如何去從一個角度,從消費觀、投資、從政府支出觀察等,都能得出不一樣的見解。

不確定因素多

第四、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貿易依存度所牽扯的進口跟出口數量,它成長的力道、裡面結構的變化,是最能影響到台灣經濟成長的動能。所以講這麼多,總體歸納一下,又回到兩個層次的思維,就是現在的數字以及估計明年的數字。

整體而言,我認為,今年國際經濟景氣疲弱,受制國際整體經濟不確定性,經濟成長略受影響,而國際經濟情勢瞬息萬變,影響明年台灣經濟成長不確定性因素尚包括美國總統大選、中美貿易談判後續發展、兩岸關係走向、台商回流實際投資成效,以及政府公部門投資預算執行度等,均將影響國內經濟後續表現,有待追蹤觀察。

問:部長從經濟學的基本面,及支出法去探討我們的GDP成長的面向,從每一個部門、民間消費、企業投資、政府支出到進出口都做了一些探討,讓我們能夠更有所了解。

有民間金控認為明年美中二大經濟體成長都將減弱,美中貿易爭端難持續,中國保6困難也是關鍵。第4季景氣雖強勢,但後續利多效應降低,2020第一季景氣預料將由朗轉陰。

但是台綜院卻認為全球貿易成長應有較大反彈空間,再加上台商回流投資以及公部門建設計畫的持續落實,維持台灣內需成長的基本動能,因此,預估2020年台灣經濟成長優於今年,明年全年經濟成長率為2.63%。

兩者的意見是完全對立的,應該說一個比較樂觀一個比較悲觀嗎?請林董事長分析。

數字背後的意涵

林火燈:我覺得其實經濟成長率的數字是一個被簡化數字。我們要去看它的組成,跟它的的消長,應該進一步去分析說,它背後代表的經濟的意涵,到底是什麼?
因為我們現在看到政府發表的數字雖然有一些說明,但這些說明我覺得太過簡略,導致很難去評論說,到底哪一個的預測的數字是比較準確的。

不過如果要看明年經濟情勢倒是有幾個觀察的方向,因為明年11月是美國的總統大選,到目前為止,看起來川普是要在大選前營造美國經濟是好的。

像是中美貿易戰跟中國大陸有了初步的協議後,川普第一時間就在推特上面大肆宣布,告訴美國人民這個消息,就代表他非常的在意,所以明年如果是從美國的總統大選,川普個人的心態及風格,可能對於台灣會是有利的。

選前政策利多

台灣其實對於美國的貿易依存度還是很高,另外一個因素是,我們1月11日就選完總統了,在今年這一段時間,當然大家多多少少會覺得說,這個執政黨的盡量利用這個執政的優勢,越靠近選舉的這段期間,近期內宣布了很多的撒錢利多,不管是對於台商、或者是農漁民等政策。我想,這個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每次的選前這樣子的情形都會重複發生。

但明年1月11日選完以後,政府宣布的這些利多會繼續存在嗎?這可能是有一部分的投資人會比較擔心的一點。會不會只是選前的政策買票?選後不認帳等等的問題,這也是明年選後觀察的重點。

企業投資率

另外,剛剛提到的投資是一個很重要的項目。如果台灣是依賴所謂的政府的資助來做投資的話,正確來講是編列預算,這樣的數字還算明確,可是我覺得對台灣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企業投資率會不會提高?

這就是您剛剛提到的所謂的台商回流的問題,我覺得現在不太需要去爭議說錢到底投資在哪?證據在哪?我倒覺得我們應該要去思考,它的背景是為什麼會有台商回流?台商回流其實從馬政府時代,就已開始在制定,只是沒有真正落實。

一個世界兩套系統

因為基本上中國大陸,所謂的騰籠換鳥的政策,很多的台商的經營環境其實越來越困難,再加上CRS 稅務新制的影響下,台商錢藏在外面更辛苦了,中美貿易戰的結果,雖然他們初步有一個協議,但是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我想有非常多專家學者、企業家包括郭台銘等,他們都一致認為,以後大概就是一個世界兩系統,中國一個系統,美國一個系統,這個對於供應鏈的影響當就非常大。

所以,我想台商的回流我個人的看法是勢必的,但這個回流金額的數字多少,可能也要看政府在歡迎這些資金回來的時候,提供的資源、政策會有很大的關係,我想這些大概都是影響明年的經濟情勢,不只是台灣跟美國的選舉而已。

主持人:剛剛董事長提到的,我非常的認同。選舉之前政府都會丟一些糖給大家吃,但選舉完後,這些糖是不是還依然甜?這是大家都不知道的,所以有人會擔心現在看起來的經濟景象,也不一定就是未來經濟所呈現的樣子,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還需要仔細的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