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

醒報編輯部 2019/12/09 10:36 點閱 5489 次

「我還能跟他/她聊些什麼?」、「為什麼好像無話可說了呢」……種種失落與憂傷環繞心頭,聽孩子說著我們難以習慣的語彙,你可曾陷入焦慮?或者上前以「關心」之名開啟對話,卻換來無數沉默尷尬,衝突一觸即發。

在與孩子對話之前,番紅花建議可先有以下自我建設:「身為一個不放棄更新腦袋的母親,我並不害怕面對改變的這一切,我始終準備著去了解孩子的世代;或者說,我始終準備著不緊緊抱住「道德」這兩字去強制孩子接受我這樣那樣的意識形態。

當時代巨輪不斷滾動,日復一日淬鍊出新事物與新價值,很多觀念不再是一翻兩瞪眼的非黑即白,甚至直面挑戰傳統,以往深信不疑的教養法則逐漸鬆脫剝落,我們要如何陪伴孩子走進光怪陸離又遍布姿彩的世界?是牽著他們無懼面對?或是以「保護」之名,用父母的大手遮住孩子雙眼?

父母要放開心胸和孩子討論什麼是「愛情」,並不容易。一來多數人所認知或經歷到的愛情路,起伏跌宕、有憂有傷,偶有向陽卻也難逃黑暗,愛情複雜而難以釐清界定,它既無所謂的健康亦無所謂的正面。

但和孩子談愛情好重要啊,去年夏天才有個十五歲男孩為了對心儀女生告白失敗而選擇永久離開世界,別笑他傻,如果我們還記得自己年少時失戀的天昏地暗、傷哭不睡,我們就必須放掉為人父母後那可能不自覺的威權或傲慢,笑孩子不懂愛情,而不好好地和他們討論。

身體的裸露

而如何和孩子談論「色情」,那就更困難了。日常和孩子走在路上等紅燈時,不就有很多深闊乳溝、性挑逗意味十足的電玩車廂廣告,在孩子和你我的眼前跑來跑去嗎?你是否和孩子聊過,當他們看到這些肉體飽滿的廣告,心裡想的是什麼?

還有,他們班上的男生和女生,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曾經我和孩子行經熙熙攘攘的忠孝復興捷運站,看到電影《聶隱娘》裡一位演技出色的女演員,為一個知名胸罩代言,廣告裡的她胸形渾圓、巧笑倩兮,孩子忍不住停下腳步,在看板前仔細端詳數秒以後,淡定地說:「欸,她胸部上面那顆痣蠻可愛的,美術設計沒有把它修圖修掉,蠻有特色的。」

我為孩子這突來的反應不禁莞爾,三十幾年前和她同年紀的我,哪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停下腳步欣賞胸罩廣告還對媽媽發表評論,時代起了如此巨大的變化,新世代孩子,不再只以「道德」角度來觀看「身體的裸露」這回事了。

不放棄更新腦袋

看看《暮光之城》多麼受青少年喜愛、BL小說如何悄悄占進孩子的書包裡,如今許多孩子每天都透過各種不同的載具與軟體,在父母不一定察覺的情況下,接觸到各種與「色情」或「情色」或「藝術」或「愛情」等等相關的新聞、廣告與APP,至於什麼是色情什麼不是色情,這定義早已隨著時代的巨輪壓境而開始鬆動、而不斷被拿出來討論與對話。

身為一個不放棄更新腦袋的母親,我並不害怕面對改變的這一切,我始終準備著去了解孩子的世代;或者說,我始終準備著不緊緊抱住「道德」這兩字去強制孩子接受我這樣那樣的意識形態。

「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是最讓孩子難以打心裡接納的八股威權話語,我透過大量的雜食閱讀與社會觀察,也透過與孩子們開放性的日常對話,深深感受到,如何進入並尊重孩子的新世代,是我永不停歇的學習。

初見鋼管女郎

孩子念小學時,有一次帶她們去參加鄉下親戚的結婚宴席。吃著吃著,正午的露天宴席舞台上,突然出現了好幾位穿著「清涼」的鋼管女郎,她們搔首弄姿、擺款跳舞、熱情歌聲揚送在空氣中,佇立一旁的主持人,也配合擊鼓的節奏而忘情吶喊「搖咧搖咧搖落去」,一時之間原本略嫌悶沉的喜酒氣氛,就這麼被炒熱了。

這是我兩個孩子第一次親眼目擊鋼管女郎跳鋼管舞,顯然她們有點嚇一跳,忍不住轉過頭來看著我,似乎是想聽聽媽媽會怎麼說。也或許,孩子們預期媽媽我會對這樣的音樂與穿著打扮,露出尷尬的表情吧。

此時我意識到自己必須謹慎地和孩子討論這議題,真正的我是開放的或腐朽的,是保守的或是有彈性的,都在潛移默化、影響孩子看待世界的方式。

工作專業

我對孩子們說:「哇你們今天好幸運,竟然有機會看到現場的鋼管舞,這是主人的心意。他希望喜酒場面熱鬧華麗,客人一邊吃飯一邊看秀,留下開心的回憶。你們問媽咪鋼管女郎穿得這樣閃閃發亮、清涼裸露,會不會覺得噁心?

其實你們想想天后蔡依林,她在MV和小巨蛋載歌載舞,不也是類似風格的打扮,銀閃閃又辣度破表,你們會覺得低俗或噁心嗎? 如果你看待Jolin穿輕薄透紗是音樂工作的整體表現,那麼你當然不必覺得吃喜酒看鋼管女郎跳舞,就是品味的低俗。

你試著去專心觀賞舞台上的女郎,她們的表演結合了體操和現代舞蹈,鋼管舞是利用垂直的支柱,嫻熟、優美地做出攀爬、旋轉、身體倒掛等動作,需要經過嚴格訓練的技術和身體力量,這可是一種專業呢!或許有些人用道德的眼光去批判鋼管女郎、鋼管舞,但媽媽認為你們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想得和別人不一樣。」

我謹慎地和孩子們談「鋼管舞」,我希望自己能夠避免置入我個人不中立、不理性的評論,我不想當那種動輒對孩子好發議論、端出自以為是、其實是姿態傲慢的大人。

清涼的檳榔西施

我又想起往中南部旅行時,不論夜晚或白天,孩子們經常看到省道上一間又一間小小鐵皮屋裡,坐著一位又一位低頭包裝檳榔的女孩,一群被稱為「檳榔西施」的各種年齡層女性,從女兒七、八歲起,我就開始試著用彼此可以理解的語彙,聊起關於「檳榔西施」的種種。

孩子們當然不了解也不理解「檳榔西施」的源起和文化,她們只能從爸爸媽媽的解說裡,慢慢去建立她們對檳榔西施這產業、這些人的好奇、認識與想法。

我們開的車子,正經過一間又一間的檳榔西施攤,孩子正凝視著窗外那跑出來遞一包檳榔給貨車司機的女子,此時你會用什麼角度和孩子談「檳榔西施」?

階級歧視

我自大學開始關注檳榔西施的報導與論述,時光倏忽二十幾年過去,就這產業我可以和孩子聊的不算少,我說:「當然你可以和有些衛道人士一樣,覺得檳榔西施穿這樣是一種色情,但為什麼你就不覺得模特兒在舞台上穿比基尼是色情呢?

她們的工作其實是一樣的,都是藉由展露的身體,來換取客戶的注意。那為什麼Model不會被歸類為色情,檳榔西施就被視之為低俗呢?是Model比較高級,檳榔西施比較低級嗎?這算不算是一種階級的歧視?」

開放性對談

我不給孩子標準的答案,只因開放性的談話或許更可顯示我內心的真誠,我和孩子們聊好多好多,例如為什麼檳榔西施要穿這麼少?面對記者和社會學者的訪談時,她們說過哪些內心話?她們是不是正面對著什麼樣的家庭困境,或者就只是純粹喜歡這份工作?

她們因穿著暴露而承受社會道德的歧視或偶有顧客的言語肢體欺負,我告訴孩子,但吃檳榔的客人裡也有熱情、溫暖的,我看過報導,有個貨車司機還曾經把一隻活雞、放在箱子裡包得好好的,送給檳榔西施帶回家加菜呢,是隻活雞哪!

想想那荒冷公路上這畫面是多麼的溫柔光亮。那樣的產業和日子,不是我們這種中產階級可以理解,但親愛的孩子,我們可以不急著用道德或倫理的枷鎖,高姿態批判世間他者的人生。

故步自封的大人

不只是鋼管女郎和檳榔西施挑戰許多成人對「倫理」的想像與理解,我還希望有那麼一天,那些在我孩子小學、國中、高中階段,曾經聚在一起閒聊時,脫口而出「唉唷同志好噁心喔」的那些孩子們,多年以後當他們長成大人,能夠試著改變或調整他們承襲自原生家庭父母親對這世界狹隘的觀看方式。

這麼多年過去了,從葉永鋕到畢安生,我感覺握有話語權的大人,改變得好慢好慢。我們大聲以為自己很同理很尊重,但其實我們的心,未曾真正的打開,未曾真正的聆聽,未曾真正的仁慈,也未曾真正的接受。

畢竟,改變是讓人害怕的。不自覺自己對孩子強迫式的意識形態,那是更危險的父母。感謝我的孩子還願意推薦我一起聆聽「草東沒有派對」,不知不覺她們已剪掉了來自父母身上有形的無形的臍帶,但我們依舊擁有跨世代「傾聽、包容、對話」的幸福。

「食安」教育

女兒這天的早餐是煎荷包蛋、海苔醬燙青江菜搭配一碗糙米飯,雖然是極簡料理,但正在為學測衝刺的她,這陣子不是在學校、圖書館就是在補習班,外食次數遠遠多於家裡,因此這一碗媽媽味的米飯,就是她黎明即起的小確幸了。

女兒也立即品嚐出這顆荷包蛋的別有滋味,雞蛋來自講求動物福利、人道飼養的畜牧場,蛋黃刻意讓它七分完熟、維持鮮嫩滾動的狀態,蛋白則在火候控制得宜下,捲起赤褐色蕾絲邊,酥脆焦香、討喜迷人,再淋上一小圈旅行時自日本帶回來的小豆島橄欖花醬油,這碗飯焉能不讓她吃了喜悅?

重視「吃」的家庭,對於飲食新聞必然有著相當的敏感度,因此很自然地我就和女兒聊起了這禮拜不受太多人關注、但我頗下功夫研究的已流入烘焙店餐飲業的「液蛋長蛆」新聞。這批沾有雞糞、破殼及蛆蟲的蛋品所混製成的問題液蛋,究竟是冰山一角或只是一粒老鼠屎?我跟孩子們說,莫忘隨著食安記者一路追下去。

新聞閱讀素養

每天和孩子們在餐桌上聊新聞,是從她們小學一年級開始就建立起來的生活習慣。孩子與我分享校園種種趣事或鳥事,我則和她們聊聊一兩則當日的重要新聞。別小看這一日一則,累積下來一年也和孩子聊了三百六十五則,等到她們小學畢業,母女之間所熱烈討論過的新聞議題,經過六年後已超過兩千則,是不是很驚人?!

與其放任孩子在網路上無邊界隨意瀏覽新聞,不能掌握孩子接收到哪些錯誤訊息或價值觀混淆,不如父母親每天固定撥出一、二十分鐘和孩子就新聞議題,彼此交流、互動,更能循進培養孩子的「新聞閱讀素養」。

只是從浩瀚的新聞海裡,要挑選哪些類型的新聞和孩子共享,何嘗不是考驗父母的智慧。如今多少大人難逃「假新聞」的襲擊,往往跟著大家的Line和臉書轉貼來轉貼去而難覺察新聞的真偽,在這數位時代,父母也要從頭學習:如何選擇中立、客觀的新聞來源。

芬普尼事件機會教育

來談談與「吃」相關的新聞,這也是孩子最感興趣的。隨著網路資訊的發達,我們的日常生活充滿了各種與飲食相關的新聞報導,有些讀來輕鬆有趣帶著娛樂效果。

有些黑心食物的報導則帶給我們恐懼與不安,例如2017年爆發的全世界雞蛋芬普尼汙染事件,國內也有超過五十萬顆雞蛋被封存銷毀,這新聞強占版面好一段時間,因為全國共被檢驗出四十四個牧場、124萬隻雞含農藥芬普尼,新聞一出,家有幼兒的家庭無不恐慌。

女兒問我,那什麼是芬普尼呢?我跟孩子一起搜尋農委會的網站,才知曉芬普尼是一種廣效型殺蟲劑,可使用於環境清潔和寵物驅蟲,但食用動物不得使用,對人類來說屬於中等毒性、C級的致癌性,在動物實驗中證實會產生甲狀腺癌,對生態環境的傷害也不斷被提出。

和孩子一起關注汙染雞蛋的新聞,絕對不會只知曉「雞蛋」而已,還會連動到化學科學、生物常識、農業等相關領域,我和孩子就是這樣一點一滴成長的。

一日三餐,每一餐不僅僅是「今天吃什麼」而已,每一餐的背後,都關乎嚴肅的環境、土地、農業、自然生態、商業操作、國際政治角力等議題。因此,一個客觀、透明的網路新聞平台,是我日常極重要的閱讀來源。

環境新聞

自2000年開始發行的《環境資訊電子報》和《環境資訊中心》網站,同時由專家學者和民間環團組織提供國內外環境教育與環保資訊;十年來我每週固定在這網站汲取多元的環境資訊新聞,消化之後再轉述分享給放學後的兩個孩子。

例如去年八月份讓我印象深刻的報導與文章,有書摘推薦了生物多樣性之父愛德華.威爾森的著作《半個地球》的白犀牛篇。透過這篇書摘,我和孩子們才知道,曾經是非洲野生動物象徵的黑犀牛,其西部族群已完全滅絕,個體早已杳無蹤跡,連豢養的也沒有,最後致命的一擊,係來自將犀牛角粉做為傳統中醫藥材的中國與越南。

犀牛角粉被廣泛用來治療性功能障礙與癌症,而中國人口高達十四億,無異是犀牛天大的災難,每公克犀牛角粉飆至與黃金等價。到1992年只剩下35頭,1997年時,悲劇性只剩下十頭黑犀牛,最後全數遭到獵殺,使黑犀牛在此星球上數百萬年的榮耀演化,終因人類劊子手而畫上了休止符。

這篇書摘使我得以注意到這本「輓歌般的優美文字記錄」科普書,進而成為全家人八月書架的搶手物。

國際新聞

而關注國際新聞更不可少。像是《環境資訊中心》曾轉載「公民行動影音資料庫」的報導:〈追蹤福島核災/核食污染破紀錄,官方管理現疏忽〉,為讀者揭露了從福島第一核電廠二十公里內海灣所捕捉的黑鯛身上,測出到目前為止最高劑量的鍶90。

鍶90透過食物或飲水進入體內後便不容易排出,會導致骨癌及鄰近組織癌變或白血病。福島核災食物該不該開放進口的爭論始終不歇,在食物跨國流通的現代,這是個不容忽視的民生問題,但主流媒體甚少把力氣投資在這議題,因此像《環境資訊中心》這類獨立的新聞載體更顯存在的必要。

唾手可得的資訊

2、30年前的小時候,我們是習慣新聞有價的,那時大人會給我們一些銅板,差我們去巷子口的雜貨店買份報紙回家配早餐,銅板所費不多,卻是一家子日常的閱讀來源所在。

如今我們打開手機就有太多太多怎麼讀也讀不到盡頭的免費即時新聞,我們寶貴的閱讀時間和視角悄悄地淹沒在無邊際的網路新聞海,然深度、深入的追蹤報導幾希。

深度報導的重要

幸而還有像《環境資訊中心》、《報導者》、《端傳媒》這樣的獨立新聞媒體,致力於國內與國際的公共議題深度調查報導,讓我和孩子觀看生活與世界的角度不限隘於島國的偏仄。

《端傳媒》曾讓我讀到了西非漁業下的中國與台灣,《報導者》則讓我讀到了韓國年輕人在看不到前景下獨鍾開炸雞店的社會現象,這是韓星韓流和韓國旅遊新聞背後,另一個觀看韓國的獨特視角。

如果每天付出一個銅板,即可閱讀到這些重大新聞的深度調查報導,如果每天不願付出一個銅板,而讓這些獨立新聞媒體無以為繼、終而消失在我們的日常閱讀網絡,那最終是我們閱聽者的損失。

我認為這不是對新聞媒體的贊助或捐款,而是回到我父執輩古典的閱讀年代。好的新聞是值得付費訂閱的,那使我們打開手機時不再處於被動、無意識的滑滑滑,而成為一個視角豐富、不隨波逐流、不被商業宰制的閱聽者。
(黃聖誠/輯)
《你可以跟孩子聊些什麼》
作者:番紅花
出版社:麥田
出版日期:2019/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