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91%82%e7%b4%b9%e5%98%89%ef%bc%88%e5%8f%b3%ef%bc%89x%e9%99%b3%e5%85%b6%e9%8b%bc%ef%bc%88%e5%b7%a6%ef%bc%89%e4%bb%a5%e9%9f%b3%e6%a8%82%e4%bd%9c%e7%95%ab%ef%bc%8c%e3%80%8a%e7%92%80%e7%92%a8%e9%9f%b3%e7%95%ab%e3%80%8b%e9%9f%b3%e6%a8%82%e6%9c%83%e6%94%9c%e6%89%8b%e8%a9%ae%e9%87%8b%e6%b3%95%e5%bc%8f%e6%b5%aa%e6%bc%ab%e3%80%82%ef%bc%88photo_by_%e7%a5%9d%e6%bd%a4%e9%9c%96%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艱難名曲萬年歡 NSO+格里爾完美演繹

祝潤霖 2019/11/06 16:45 點閱 7952 次
呂紹嘉(右)X陳其鋼(左)以音樂作畫,《璀璨音畫》音樂會攜手詮釋法式浪漫。(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呂紹嘉(右)X陳其鋼(左)以音樂作畫,《璀璨音畫》音樂會攜手詮釋法式浪漫。(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台北報導】呂紹嘉X陳其鋼以音樂作畫,攜手詮釋法式浪漫。NSO國家交響樂團8日將於國家音樂廳舉辦《璀璨音畫》音樂會,由指揮呂紹嘉攜手小號演奏家大衛.格里爾,共同詮釋陳其鋼難度甚高的小號協奏曲《萬年歡》,同場曲目還有拉威爾《鵝媽媽》組曲、雷史畢基《羅馬之泉》及《羅馬之松》。

作曲家陳其鋼說,《萬年歡》歷經坎坷滄桑修改,首演的音樂家覺得曲子太難,但大衛.格里爾說其實不難,他認識至少15個小號演奏家能駕馭,阿根廷演奏家也曾說一定要演奏最初最難的版本,相信這次的演出會更為出色。
cari
小號演奏家大衛.格里爾說,《萬年歡》要吹奏高難度的技巧,同時又要保持輕盈優雅。(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蛻變自崑曲名曲牌

《鵝媽媽》組曲包括《睡美人的孔雀舞曲》、《小拇指》、《塔之女王蕾德隆奈》、《美女與野獸的對話》、《神仙花園》等5個童話。《羅馬之泉》就是電影《羅馬假期》的4個噴泉,呈現城市從清晨至黃昏的景色,《羅馬之松》借景物的斗轉星移描繪羅馬帝國盛衰,曲曲都充滿畫面感。

陳其鋼旅居法國,是中國出身的世界知名作曲家,2008年擔任北京奧運音樂總監,2013年法國政府文化部頒發「藝術與文學騎士勳章」;他曾與呂紹嘉及NSO合作錄製《二黃》、《逝去的時光》、《失樂園》等曲目。《萬年歡》是崑曲的曲牌名,陳其鋼幼年在《牡丹亭》初次聽到,希望能發掘小號幽雅與粗獷兼具的豐富表現力。

高難度兼顧優雅

小號演奏家大衛.格里爾說,他是第2次來到台灣,也是第2次演奏《萬年歡》,要吹奏高難度的技巧,同時又要保持輕盈優雅,很期待與呂紹嘉跟NSO的合作。格里爾曾獲得安德烈國際大賽首獎,並於2004、2007年獲得法國勝利大賽最佳器樂演奏家勝利大獎,曾任法國國家管弦樂團及盧森堡愛樂法國號首席。

指揮呂紹嘉說,《萬年歡》有艱難的小喇叭技巧,甚至被許多演奏家當成生涯履歷註記。這場音樂會圍繞著他的音樂風格,《鵝媽媽》的童話故事像風景圖畫,還有雷史畢基曲風的羅馬風土民情,讓觀眾聽得很過癮。
cari
《萬年歡》作曲家陳其鋼說,首演的音樂家曾覺得曲子太難,但大衛說其實不難。(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