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98%87%e4%b8%b9%e5%8f%8d%e5%b0%8d%e6%b4%be%e5%9c%a86%e6%9c%88%e5%ba%95%e5%86%8d%e5%ba%a6%e7%99%bc%e8%b5%b7%e6%8a%97%e7%88%ad%ef%bc%8c%e5%9c%8b%e9%9a%9b%e7%a4%be%e6%9c%83%e7%b4%9b%e7%b4%9b%e5%91%bc%e7%b1%b2%e8%bb%8d%e6%94%bf%e5%ba%9c%e4%b8%8d%e5%8f%af%e5%86%8d%e4%bd%bf%e7%94%a8%e6%9a%b4%e5%8a%9b%e9%8e%ae%e5%a3%93%e3%80%82%ef%bc%88photo_by_al_jazeera_english_on_flickr_under_c.c_license%ef%bc%89

告別抗爭動盪 蘇丹過渡政府考驗多(2019082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8/22 08:58 點閱 122469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經過長期的抗爭後,蘇丹終於有了穩定的跡象,首先告別他們內政的動盪,然後將會成立一個比較民主的政府。

和平協議終達成

嚴震生:也不能說民主,但至少是一個雙方的決定,畢竟過渡軍事委員會,也就是軍人為主與民間的抗爭一直沒有辦法做決定。之前蘇丹在強人巴席爾統治約30年後,因內部的一些抗爭活動,最後軍人倒戈,他也下台、現在還被囚禁當中,等待審判。

至於接替的軍人執政,一開始好像也不是那麼願意讓文人能夠進入政權,而且他們當時仍有在鎮壓抗爭活動。抗爭活動是由一批專業人士,包括醫生、律師、公務員等出來抗爭,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專業團體跟執政軍人算是終於達成協議。

11人執政團

所謂的協議,就是蘇丹未來三年將由他們共同執政,等同於集體領導新的政府,由文人5個、軍人5個,然後再一起選出1個文人,等於軍方必須要同意第6位文人才行。有點像是中國的政治局常委7個、9個,而他們是11個人的執政團,可能奇數會讓決策比較好決定。

但無論如何,這是11個人的執政團,並且在未來21個月,等於是到2022年後,就會有一個民主的選舉。這是好不容易達成的協議,而且讓大家感覺到很有希望的是,至少前總統巴席爾也準備要接受審判了。

強人巴席爾受審

之前我們提到,巴席爾曾被國際刑事法院(ICC)通緝,未來也有可能會交給國際刑事法庭審判。畢竟巴席爾在任內發生很大的問題,雖然說南蘇丹獨立也有一些衝突,但最嚴重的問題是,他對於蘇丹西邊的達佛地區,做出被視為人道危機或種族滅絕的決策。

蘇丹今天等於是在一個人民起義的情況之下達成,我覺得真的很不容易。但問題還是在軍事執政團,因為當中有很多過去有參與達佛地區種族滅絕的人,到底他們會不會被清算?如果會被清算,他們會不會願意交出政權?我覺得這是比較值得注意的地方。

聯合政府只是個開始

問:簡單來講,蘇丹經過了30年的獨裁統治後,人民終於起義成功,而且不但成功了,人民的起義還能跟軍方共同合作,形成組織聯合政府的過渡期間執政方式。

對此,不只是蘇丹人民額手稱慶,全世界也覺得鬆了一口氣,能夠看到蘇丹擺脫動盪,人民的抗議也能夠成功,獨裁者還會接受審判,種種事件我想大家都會覺得蠻振奮的。

只是剛剛聽嚴老師的描述,恐怕蘇丹未來在共同執政的情況下,還是有很多不穩定的因子存在。也就是說,告別30年的獨裁、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法律、執政、發展方式等,估計要面對的挑戰還不少?

文人累積實力

嚴震生:當然!至少現在看起來文人是佔多數、6對5;另外就是他們馬上還會有一個新的這個總理要選出來,而總理也是由文人這邊來做;包括他們的國會席次也有3分之2是文人,所以我覺得至少在這方面,文人新的組織、自由與變革力量聯盟(FFC),都有獲得一些實際參與政府的機會。

這一些機會,就會讓他們在未來下一次總統大選中,可能會有實際的政績來參選,而不是說,軍人執政2至3年後,一下子開放選舉,導致文人要參選,反倒一點政績都沒有,也會很難說服選民,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問:目前大家所關心的議題,應該是蘇丹因長期動盪不安、經濟發展受到不少影響,透過這次聯合執政的團隊組合,未來是不是能夠在穩定的情況下,慢慢發展經濟?

非洲最年輕領導人

嚴震生:我認為,這一次簽署的和平協議,算是歷史性的一刻。至於鄰國,我們可以看到衣索比亞的總理有來,他是現在非洲最年輕的政府領導人,除了把衣索比亞從專權國家變成民主國家外,也開放了過去很多沒有的自由,以及幫忙促成蘇丹和平協議,看起來衣索比亞總理絕對是一個好範本。

另外一個是南蘇丹,南蘇丹總統這一次也有參與。但南蘇丹本身是一個非常混亂的狀況,南蘇丹當年從蘇丹獨立,就是因為地區大部分是黑人,而整個蘇丹政府當時是在阿拉伯人的統治之下,才會一直希望分離,最後南蘇丹在巴席爾執政間達成分離,只是沒想到獨立到現在都快十年了,竟然自己打起內戰來。

所以對於南蘇丹這樣內戰衝突又不民主的國家,,我希望他們能在看到蘇丹政府開始變民主之後,也能夠達成協議,讓反抗軍可以走向民主。

政府透明化

至於經濟負擔。蘇丹讓南蘇丹獨立後,也失去了最重要的石油資源,因為絕大部分的石油都在南蘇丹,導致蘇丹整個經濟產生問題。更何況巴席爾下台,就是因為他不想補貼一些民生用品,結果老百姓食物價格飛揚,才迫使他們抗爭,所以到底該如何兼顧?既要走向市場經濟反映物價,又要顧及到民生需求,這也是蘇丹的難題。

另外,蘇丹過去曾有不少的恐怖主義的份子窩藏在那裡,從賓拉登1990年代就在那裡;如果蘇丹現在走向一個比較開放的國家,未來是不是在這方面,能有國際組織或西方國家透過援助,讓蘇丹的政府比較透明。我認為這也是一個蠻重要的發展。

問:總而言之,蘇丹第一、外債還很多;第二、它缺錢也缺糧食,甚至還缺燃料,所以將來蘇丹要在推翻獨裁者,且貧窮的狀況下面臨選舉總理等內政治理問題,也是一大考驗。

海灣國家也參一腳?

嚴震生:絕對是!蘇丹總統巴席爾下台後,也被人發現他藏了好多的美金,而他的律師辯護說,這是下台以後發現的,應該不算,但這些錢從哪來?從沙烏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來的。這些錢過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相信,這個部份肯定讓蘇丹老百姓覺得很糟糕,認為這些海灣國家是不是想協助蘇丹政府打壓他們的民主,所以未來蘇丹跟海灣國家的關係也很重要。

而且我們知道,海灣國家都是有錢的國家,對非洲一些伊斯蘭的國家援助也還蠻多的。如果往後蘇丹需要這方面援助,卻又有「他們過去支持獨裁者巴席爾」的刻板印象,蘇丹政府要如何拿捏,頗挺令人玩味。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的分析,蘇丹的問題仍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