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即賽局 情緒才是你的優勢

醒報編輯部 2019/07/29 09:54 點閱 3601 次

舉個比較明確的例子,比方說一場兩性之間的戰爭賽局:一對夫妻必須決定今晚去哪約會。這賽局有兩個可能性:去看芭蕾演出或拳擊賽。不幸的是,先生跟太太喜好分歧,先生堅持要去看芭蕾,太太卻拒絕放棄享受一場精彩拳擊賽的機會。

兩性戰爭一場賽局

在經過漫長無結果的討論之後,他們決定用下列方式做決定:雙方各自在紙片上寫下「芭蕾」或「拳擊」,而他們既不知道另一個人寫了什麼,也沒有互相討論過。

這兩張紙片會交給鄰居布朗太太,然後一到晚上7點,布朗太太就會大聲念出紙片上寫了什麼。倘若兩人寫下同樣的活動,就能一起去看那個活動;倘若兩人寫下的活動不一樣,那雙方都得待在家裡,晚上哪裡也別想去。

現在假設夫妻倆都覺得自己想要去看的活動價值200美元,不是那麼想看的活動價值100美元,在家裡蹲則價值0美元(就兩人的觀點來看這是最糟糕的選項)。那麼這個賽局的均衡點在哪裡?

賽局均衡與陷阱

唯一可能的均衡點,只有在兩人都寫下「芭蕾」或「拳擊」才能達到。倘若兩人都堅持寫下自己最喜歡的活動,那最後就只能夠在家裡蹲。

因此唯一能夠改善這個狀況的方法,就是兩人之中必須要有人放棄堅持,願意去看自己比較不想看的活動,但這正是「陷阱」所在:要是夫妻倆都決定不要斤斤計較,遷就對方的喜好,最後還是會落得在家裡蹲(要知道兩人無法彼此討論要寫下什麼)。

那麼,這對苦命夫妻有機會選到同樣的活動,確保他們至少能出門透透氣嗎?當然可以!比方說迷上拳擊的太太可以在餐桌上放個拳擊手套,明確地暗示無論結果如何,她一點也沒有要妥協的意思。

釋放訊號提高機率

這樣做或許可以說服愛好芭蕾的先生,除非他打算在家裡度過一晚,不然就沒有選擇,只能順著老婆大人的意,從而提升他選擇寫下「拳擊」的可能性。

或者先生可能想要先發制人,在客廳大聲播放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釋放出無論如何,他都堅持要去看芭蕾的訊號,從而提升老婆退讓,配合他寫下「芭蕾」的可能性。

這對夫妻雖然無法彼此交談,卻能夠藉由釋放這些訊號,提升他們在這場兩性鬥爭的賽局中,達到均衡點的機率。不過這跟情緒有何關係?

情緒機制改變賽局

情緒事實上是一種釋放訊號的機制,讓我們得以協調彼此的行動,在日常生活中參與的各種賽局中達到均衡點。情緒也能夠讓我們創造出不存在於純粹理性思維世界裡的新平衡,很多時候情緒可以透過這個機制,改善我們的社會處境。

若要了解這個重要的概念,我們可以回到囚犯困境,指出即使在賽局僅進行一回時,情緒仍然能夠創造出合作均衡。為了說明這點,我們現在用稍微不同的方式,重新描述囚犯困境:

想像一下你跟一個全然的陌生人參與一場實驗,每個人都先拿到100美元,然後你們要在「全拿」跟「慷慨」中擇一行動(你們兩個在做出決定之前,沒有機會彼此討論)。

平分或全拿?

倘若你們當中有人選擇全拿,另一個人選擇慷慨,那麼選擇慷慨的人,就必須把100美元全部轉給選擇全拿的人。要是你們兩個都選擇全拿,那你們每個人都得要把50美元還給主持實驗的人。

最後,倘若你們兩個都選擇慷慨,主持實驗的人就會另外再發給你們每人50美元,於是你們各自都可以帶著150美元回家。倘若你念茲在茲的就只有拿到可能拿到的最高獎金,那你無論如何都該選擇全拿。無論另一個人怎麼選擇,你這個選擇總是能讓你得到更多錢。

現在我們把情緒帶入這個賽局。假設你在這場賽局中除了拿到金錢報酬以外,也會在意是否能夠作為一名正直的人,但同時又不會淪為「濫好人」。倘若你選擇全拿,另外一位玩家選擇慷慨,你會對於自己的貪婪感到慚愧,這股愧疚感的價值為負,比方說相當於損失100美元好了。

將情緒算進成本

另一方面,倘若你選擇慷慨,另一名玩家選擇全拿,你會感到被羞辱而很生氣,我們就當成這也相當於被罰了100美元好了。倘若你們兩個都選擇全拿或慷慨,那麼你的情緒反應就很中性,不賺不賠。

現在假設另一位玩家在這些情況下,跟你有完全一樣的情緒反應,賦予這些情況的金錢價值也完全一樣,那麼這場賽局的分析結果,就會有顯著的改變。以前選擇全拿最好的結果是帶回200 美元,如今因為有慚愧感罰金,只剩下100美元。

這比你選擇慷慨,最多能夠拿到150美元的情況來得差,因此兩位玩家同時選擇慷慨,就會成為新的均衡點,意味著雙方都最有可能選擇合作,而不是自私自利。

簡單來說,一旦把情緒納入考量,即使是憤怒跟愧疚感這種負面情緒,也能把雙方導向比較好的結果。不過這個解釋還是不夠完整,我想要指出上例中描述的情緒,並非隨機選擇的結果,事實上還會讓感受到這些情緒的人,也能夠得到一些物質上的切身利益。

倫理黃金法則

我們先假設擁有情緒反應,能夠讓玩家具有預測他人情緒反應的良好能力。接下來請想像,倘若囚犯困境裡的其中一位玩家全無情緒可言,滿腦子都只有想要拿到最多錢的冷酷算計,另一位玩家則擁有合理的情緒反應(同時也有預測他人情緒的能力),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姑且把冷酷算計的玩家叫做大腦先生,另一位玩家叫做情緒先生吧!大腦先生既然不會覺得愧疚,他一定會選擇全拿。不過情緒先生可能會發現他對上的是大腦先生,因此預測大腦先生會選擇全拿。

情緒化行為較有利

在這種情況下,倘若情緒先生選擇慷慨,他會有雙重損失:先是輸掉他在賽局開始時拿到的100美元,然後在感到被羞辱時,再蒙受相當於100美元的精神損失,總計損失200美元。另一方面,倘若他選擇全拿,就只會損失50美元。

因此情緒先生會得到他也應該選擇全拿的結論,這麼一來他跟大腦先生就會各自帶著50美元回家。這跟兩位玩家都是情緒型玩家,能夠達到讓他們各自帶著150美元回家的情況,形成強烈對比。結果是情緒化行為比較有利,在這個簡單範例中,情緒化反應具有正向的金錢優勢。

保護他人不受傷害

這個範例取自我建立、歸納奈許均衡概念的數學模型。這個模型顯示,在許多跟囚犯困境類似的賽局中,玩家會合作的主要動機,在於追求互惠互利的情緒需求,比方說在他人慷慨時因自己表現貪婪而感到羞愧,或是在他人貪婪時自己感到憤怒或遭到羞辱。這兩種情緒綜合起來,形成了「倫理黃金法則」,有時候也稱為「互惠倫理」。

這條黃金法則在許多宗教文本中被奉為圭臬,教給每個學童,以保護他人的情緒不受傷害,即使這有違你個人所欲,你也得這樣做。不過就如同上述實驗所示,這對於保障我們自身的切身利益,也同樣重要。

《情緒賽局:揭開決策背後的情緒機制》

作者: 艾雅爾.溫特

譯者: 高英哲
出版社:大牌出版
出版日期:2019/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