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雖然殘酷卻是自己的風景

醒報編輯部 2019/07/24 09:59 點閱 1509 次

「歡迎來到現實世界,它糟糕得要命,但你會愛上它的。」
這個世界本就是傻瓜的狂歡,我們都傻得心甘情願,所以才勇敢做自己,沒心沒肺地認真浪費人生。而我知道,我們身在同一個磁場,相信正面的吸引力,因此才會相遇。

世界的美好

世界對你好,因為你值得;偶爾欺負你,相信它是無意的。有時候努力一點,是為了讓自己有資格不去做不喜歡的事,為了能讓自己遇見一個喜歡的人時,不會因為自己不夠好而沒能留住對方。為了避免與朋友拉開差距,未來也能看到同一個世界。為了看清自己最後能走到哪裡。

歲月是慢性流浪,遠方仍然是遠方,如今與別人無關,謝謝自己夠勇敢。這段路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青春的回憶

畢業同學錄裡最愛寫「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的人,到現在很多都失聯了,倒不是說不懂得珍惜,而是停停走走岔路太多,大家都腳下有風,各自燦爛,剩下為數不多還有交集的同學裡,印象最深的,小序算一個。

我跟小序嚴格上說不算是同學,中學那會兒隔了兩個班,全靠玩網遊建立了迷之友情。在當時的大環境下,男女沒有純友情,男生跟女生玩要麼是娘炮要麼想勾搭,很幸運,我兩項都占了,當時聲音細確實夠娘,也確實挺喜歡小序。

因為她什麼都大,臉盤子大,眼睛大,胸部尺寸也飛揚跋扈的,再加上她爸是我們年級出了名的最帥數學老師,就更添了光環。小序起初對我也有點意思,交換日記寫了好幾本,不過等到她有次去開水房打水碰見那位後,我就成了單方面意淫。

小序覺得那位像陳冠希,我酸她說是挺像的,都有鼻子有眼睛,也帶把兒。那麼多可歌可泣的校園愛情,小序最後選了最要命的一種──暗戀。幾乎每節課下課都會去開水房打水,生怕碰見,卻又好想看到他。後來打探到他上高二,在我們樓上,於是只要沒事就站在二樓欄杆前張望。

往往課間操跟我樂此不疲聊遊戲的她,後來一個人做得無比認真鏗鏘有力,尤其是第八節體轉運動,每次回頭都眼帶雷射在人群裡直掃那位。更嚴重的是有次升旗儀式,我們班上週總評分在年級裡得了倒數,校長當著全校一頓批。

小序站我旁邊眼含淚花看著校長的方位,我想說她啥時候這麼有集體榮譽感了,只聽她碎碎念道,你看啊,那位怎麼能這麼帥。我當時就幡然醒悟,此前會喜歡這姑娘,應該是青春期荷爾蒙瞎起勁所致,並且起得有點兒糙。

後來小序真的認識那位了,據她說是在我們那個網遊裡認識的。賣藏寶圖的時候,標價後面少打了個零,結果被那位不小心買了,於是小序死纏爛打在「世界」窗口黑他,逼得那位直接甩給她藏寶圖二十倍的銀子,就當認栽。小序被這霸道總裁俘獲,又在「世界」窗口隔空表達愛意,兩人一來二去成了網友,等一見面,小序圓滿了。

她偷偷地把那位的QQ設置成好友上線通知,不錯過任何一次聊天的機會,儘管只有我知道,她每次激動腦袋空白的時間比聊天的時間要久。他們放學一起坐公車,兩個人推搡地擠在人群裡,話也漸漸變多了,儘管也只有我知道,她回家根本不用坐公車,兩步路就到了。

真切的愛過

那年冬天,成都第一次下大雪,街上無論多晚都會有年輕人在雪地裡打鬧。小序和那位並排走著,她冷得把臉縮進羽絨服帽子裡,看著自己鼻子裡呼出的白氣,神經已經被凍傻,談笑間突然對那位說:「我喜歡你。」那位馬上接了一句,「我知道啊。」

一點猶豫都沒有。

小序愣住,被落在鼻尖的雪花嚇出了寒顫。那位說,「把手放在我口袋裡吧。」小序照辦了。「那隻手也放進來吧。」他又說。「哦。」小序走上前轉身,跟那位面對面,然後乖乖把另一隻手伸進去。那位突然把雙手放進兜,兩人手一牽,一高一低看著對方,最後以親吻收場。

小序說直到今天,她仍固執認為,那位是她見過最特別、最好的人,不然怎麼會在自己最懵懂、最青春、最不懂愛,或許也是最懂愛的那幾年,那麼真切地喜歡著他。

小序和那位進入到戀人常規的相處模式,吵到天翻地覆,愛到海枯石爛。一晃到了高三,那位比我們大兩屆,已經上了市裡最好的大學,一有空就來找小序。大學生身上自帶高人一等的背光,加上生活費多,小序的生活質量也噌噌飆高,還被不少同學羨慕過。做為雞犬升天裡的那隻雞,我自然也成了吃香喝辣的高瓦數電燈泡。

後來是SNS社區流行起來,那位戒掉了網遊,開始混豆瓣,流連於各種小組,偶爾發點照片和三兩句不成文的段子,身後一群女文青追。當時豆瓣有一個交友小組,叫「假裝情侶小組」,用文青體翻譯是說對生活的一種態度,因為找一個人開始很難,分手的時候又是那麼的痛苦,為了避免痛苦的經歷,就選擇中間最美麗的一段,說人話就是姑娘小夥我們看著順眼去床上吧。

美好的破滅

第一次發現那位出軌的時候,小序剛結束第一次診斷考試,成績還不錯,後來幾次診斷考試直接從本科苗子一落千丈到了專科。小序沒跟那位分手,不過進入冷戰,任憑那位如何自責道歉,她都不動容。高考成績下來,非常沒有意外地,小序被影響得很嚴重,分數說出來都寒磣,選擇題全選C應該也比她的分高。

最後小序去讀了科技大學旗下的一個技術學院,五年制,專業是電子商務,聽著還挺有前景的,結果大一還沒上完,學校就給她下了警告,因為逃課太嚴重。

她跟那位又和好了,常跑去他的學校跟他膩著。我問過小序好幾次,真的還喜歡那位嗎?她反問我,直到今天,我的所有密碼都跟他有關,你說這是喜歡還是不喜歡?怎麼分?這輩子,分不開了。

迷惘的情感

那位的學校外面有一個非物質遺產公園,婚紗攝影聖地和情侶棲息地,小序跟那位躺在草地上一遍一遍聽金海心的〈陽光下的星星〉,租自行車在公園裡浪費人生,在還沒修好的洋樓裡接吻,兩個人纏在一起從白天親到晚上,掛著紅腫的嘴巴回寢室偷笑。那時小序似乎又找回了熱戀的感覺,覺得初中暗戀他那麼久,不是白費氣力的,他一直都是自己心目中那個最迷人的少年。

小序大二的時候,新的專業老師估計也是鴻鵠之志沒處發揮,熱中於點名,三分鐘一小點,十分鐘一大點,被點名超過三次就不用參加考試了。小序乖乖上滿了他半學期的課,那位也為了畢業實習奔波,兩人多數時間靠手機聯繫。

開始還會積極分享今天誰狗屎運碰上了大鍋菜裡的小強,後來寥寥幾句話,最後恨不得直接道晚安。小序沒大吵大鬧,而是無聲地把抗議都寫在QQ狀態上、微博上,但那位好像都自動屏蔽。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講究一個共振頻率,一次可以找藉口說忙,兩次可以說意外,但多次以後,就能知道對方心裡到底有沒有你。這之後,他們快一個多月沒有聯繫,小序終於忍不住,直接殺去他們學校找他,兩人去電影院看了《瘋狂的賽車》,笑到飆淚,卻不敢伸手牽住對方。

當晚他們在學校旁邊的快捷酒店開了房間,那位洗澡的時候,小序看見他手機收到一條短信,來件人「10086」,內容是「老公,我想你了」。後來一整晚,兩人背靠背躺著什麼也沒做,小序突然問他,你愛我嗎?他猶豫片刻說,我也不知道。

那一瞬間,似乎又回到初中那個冬天,兩人牽著手交換鼻息,只是她一直誤會了,那份溫柔並不是她獨享的。

成了米其林三星備胎,小序覺得自己太廉價了,肯原諒他出軌,為他逃課,為他影響高考成績,壞事做盡徹底貶了值,女人看不起,男人愛不上。她從沒哭得這麼傷心過,抱著胳膊抽泣,有些東西,即便知道它過期了,但還是抱著僥倖的態度吃,吃到拉肚子才能信,就跟抽獎券刮出「謝」字也不信邪,一定要把「謝謝參與」四個字都刮出來。

大二一結束,小序就被她的最帥數學老師送去了法國,也是到了那個時候,我才發現從前不可貌相的同學都是隱藏富二代,成批蓋上外國的戳,四面八方地送出去。因為時差的緣故我跟她的聯繫也變少了,最多就是在她的部落格、人人看看她的近况,看到幾張身材走樣的照片,還會好心提醒她,臉本來就大,別太任性。

愛情的頑劣

我從來都沒敢問小序後來的心情,我知道,愛情比任何事物都頑劣,它不會以你想像的那樣發展,你以為那個人來到你的世界,他就不會走,你以為他走之後前路險惡再也不會這樣愛一個人了,但最後會有另一個人出現,把回憶變得微不足道。時間最會騙人,但也能讓你明白,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留下的盡力珍惜,得不到的都不重要。

「唯願你以後有酒有肉有姑娘,能貧能笑能幹架,此生縱情豁達。」這句話一度占據小序個性簽名很長一段時間,我按讚的時候,發現那位按點了讚,小序竟然沒有拉黑他。

後來我跟小序見過一次面,她棄自己的身材於不顧,我嗆她要不是出於革命情感,我也是不太想跟她做朋友。席間又聊起那位,說是好像已經結婚了,在同學的朋友圈看到,一個特別土俗的婚禮現場,那個新娘子是個臉比她還大幾號的路人,當然,胸比她小太多。

那年法國國慶日,巴黎鐵塔被煙火包裹,小序發訊息給那位說,我們還是做普通朋友吧。不久後,那位回了訊息,小序直接關上手機,仰頭看天空。她說,分手以後,才知道心裡有人真的曾進來過,但時間久了以為忘不了的也在不知不覺中忘了,他生日什麼時候來著,4月……算了,終於是忘了。

記得也好,最好忘掉

我說,記得也好,最好忘掉,就讓那段記憶好好放著,不打擾,不是你的溫柔,而是你太聰明。如何跟喜歡很久的人說再見?時間懶了點,沒給我們明確答案。

不過真正地放棄一個人是無聲無息的,不會把他拉入黑名單,不會刪掉他的電話,看到他過得好可以毫不羨慕地按讚,即便路上碰見也可以給一個恰到好處的微笑,只是你心裡清楚知道,你們不會再熱絡地聊天到深夜,不會因為他矯情到死陰晴不定,當初那麼喜歡,現在那麼釋然,沒有猶豫,這段路,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對不起,真的就喜歡你到這裡了,感謝你在昨天出現,現在我們都很好,留下的當作故事,離開的後會無期。

謝謝自己夠勇敢
作者:張皓宸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9/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