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e%8e%e5%9c%8b%e5%96%ae%e6%a5%b5%e9%9c%b8%e6%ac%8a%e7%9a%84%e6%b6%88%e4%ba%a1

美國單極霸權的消亡(20190623外交事務)

邱慕天 2019/06/23 18:43 點閱 17794 次

What Happened to the American Century?
美國單極霸權的消亡

一個世代以前,美國自信地引領世界進入了一個本來應該是和平、繁榮、自由和社區的新千禧年。這個美帝誕生於1989年柏林牆的倒塌之時,卻在2003年伊拉克戰爭時開始頹傾。但是,美國這個特殊地位的消亡是外部原因造成的?還是華盛頓的不良慣習所導致?

知名政治評論人法里德•扎卡利亞於《外交事務》撰文分析,原來所謂的「美國世紀」從1945年二戰後起算的說法並不準確,因為不僅那時英、法帝國主義的的全球遺緒仍在,更有蘇聯在冷戰中挑戰中國霸權;所以美國僅是在1989年鐵幕倒塌後短暫正式成為全球的單極霸權。而所謂的短暫,首先是因為:中國的崛起勢頭在1999年就展開了。

9/11恐怖襲擊和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崛起,對美國霸權的衰落開起了雙重作用。起初,這些襲擊似乎激怒了華盛頓,讓經濟總量實力超越全球2到6名總和的美國決定一舉在國防年度預算增加500億美元。這是美帝野心的高峰:它試圖憑藉軍事在數千英里之外重新整頓阿富汗和伊拉克這兩個國家,它也無視國際間的異見,把聯合國當成橡皮圖章、摧毀巴格達政府、甚至虐囚。

扎卡利亞指出,小布希在這段時間剛愎自用,遠離了許多傳統國際盟友及背離協議,傷害了美國與加、法等盟國的情誼。此外,如果說中國的崛起不可避免,則讓俄國東山再起,就是美國的外交失誤了。

蘇聯解體後的首任外交部長安德烈•科濟列夫原來是一位捍衛人權的自由主義者。90年代的整個俄國其實曾洋溢著轉型為自由民主政體的渴望;但美國(為了照顧波蘭)迅速而激烈地擴大了北約,反倒激起了俄羅斯反抗和復仇的力量,讓後來崛起的普丁獲得高支持。

扎卡利亞指出,美國在能夠扮演負責任的霸權的1990年代,選擇了廉價的「經濟休克療法(制裁)」以及「泡麵式(快熟)民主」,這種外交干預方式彷如「沒有承諾的性愛歡愉」,最後「轉型的修辭」誇誇其言,卻落得不斷妥協的現實,引發各地天怒人怨反美浪潮。

到了如今的川普,則更為明目張膽地將全球共同利益至於不顧。他的「美國優先」能換來世人多少尊重呢?我們拭目以待。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2019-06-11/what-happened-american-century


可用鍵盤操作